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pk10彩票女市长迷途沉沦:权斗(全本) > 52.野花香亦浓:童养媳

52.野花香亦浓:童养媳

    [第18章  结局卷:仕途无止尽]

    第808节  野花香亦浓:童养媳

    链接:

    简介:

    情夫,情妇;情人,情敌;情欲,情事,山村里那一段段男女故事,无法用是非对错论断。或许,人生本空,性事更空,尤其是欢乐之后的结局!

    童养媳彩云因偷情怀孕,为掩饰真相,欲与公爹扒灰,却遭土匪非礼——一个乡村女人的人生,从此开始了漫漫苦旅。

    高潮之美,尽显浓郁原生态;真实画面,尽透男女性心理。

    VIP试读章节:

    后院的**那边,倒是有一个女人洗澡用的大木盆,但是,阿牛不可能把她们那些脏女人用的东西,拿来给在他心目中圣女般的苏含露用的。想了半天,阿牛也没有什么好招。突然,他透过窗户,看到天井边放着一个平日里接雨水用的大水缸。

    那是个直径有三尺多的瓷缸,重量估摸着也有百十斤重。阿牛跑到楼下,一看缸里是空的。这些天没有下雨,里面的雨水早被阿牛当拖地水用光了。阿牛用锅里刚刚烧开的水,倒进水缸里,认认真真地洗了一遍,然后一弯腰,就把若大的水缸扛到了肩上。

    苏含露看阿牛像戴着帽子一样,把大水缸扛了上来,着实吓了一大跳。继而,她就为阿牛的心意感动起来。“你这孩子,这么重的东西,也不找个人抬一下。唉,小心点,别摔着了。”不过,她看到阿牛能把这么重的水缸一个人扛上来,健壮身躯尽显,倒是十分欣慰。

    “不,不重。”阿牛放下水缸,抹了抹脸上的汗,“你先等一会,我先去烧两锅热水,就能洗澡了。”

    热腾腾的气雾,从大水缸升了起来。苏含露见热水放好了,试了试水温,见阿牛还愣在屋里,就轰他走:“你出去吧,我要**洗澡了。”

    阿牛听话地转身走出门外,但还没走远,就听到苏含露大喊一声。原来,这种水缸是有三尺多高、上口宽、低尖的缸,洗澡水也就只能放半缸水。苏含露要进到缸里去,整个身体重量靠到缸沿时,整个缸就出现倾斜了,吓得她直叫起来。

    阿牛以为苏含露出什么事情了,忙过来敲门。过了一会,衣衫不整的苏含露开门了。阿牛见她人没事,悬着的心就放下了,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当阿牛明白了怎么回事后,却也一时想不出什么好招来,只能再次挠挠头,说:“干妈,我在这里扶着缸,你进去吧。”

    “那怎么行啊,傻孩子。我一个女人洗澡,你站一边看着,像怎么回事?”苏含露当即否定。

    “干妈,我背朝缸,不看你。”阿牛说着,就背转过去,双手向后扶着缸沿,“这样就可以了。你赶快洗吧,要不一会水就凉了。”

    “你这个臭小子,不会偷看干妈洗澡吧。”苏含露还是有些担心。

    “我又不是没看到过。”阿牛嘴快,心里想着,嘴里就说出来了。他这一说,苏含露倒没话了。女人就是这样的,头一回生涩,第二回就无所谓了。所以,经常有人说,头一回叫强 奸,第二回叫顺 奸,第三回,就叫通 奸了。

    看到阿牛这样子,苏含露只好顺着台阶下:“那说好了,你不许回头看。”说完,她就把房门关死,脱了衣服就往水缸里钻。等一进到缸里,她才发现,刚才匆忙进来,连毛巾等洗澡用的物件,都没有摆放好,伸手够了两下也够不着,只好叫阿牛帮拿一下。

    阿牛本来老老实实地在一边抓着水缸,不让它倾倒。但听苏含露叫他,一回头,没看到要拿的东西,倒先看到苏含露光着身子缩在水缸里的身子。

    屋子里光线很弱,这反而使水缸里白晃晃的身体更亮。阿牛虽然与苏含露有过两次身体上的亲密接触,但赤 裸的身子,却还是第一回看到。苏含露一看阿牛在看她,本被热气熏红了的脸,娇羞模样尽显。她急忙双手环抱起来,护着胸前突兀的双峰,并顺势蹲在缸底,尽可能让身体少露出来。但是,这样的努力显然是白费的,阿牛还是一览无余地看到了整个身躯,包括下身那在水中飘扬的毛发。

    “看什么看,还不赶快把毛巾给我拿过来。”苏含露嗔骂了一句,“真是小色 鬼。”

    阿牛自觉得理亏,没敢吱声,赶紧从旁边拿了毛巾递过去,然而又背过身子去。但是,这一来一去,裤子就顶起了高高的帐篷。

    苏含露本来在阿牛面前洗澡,心里就有一种痒痒的感觉。让阿牛看到了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心里那条毛毛虫,就爬得更欢了。她一边用毛巾擦着身子,一边看着阿牛壮实的后背,就开始怨起这傻小子的傻劲了。

    事实上,苏含露同意阿牛留在房间里,就是给他一个暗示。但是,阿牛却是对苏含露言听计从,不敢冒犯她。“这傻小子,一点都不懂女人的心思啊。”尽管心里痒痒的,但苏含露却也不急。就当下而言,洗个热水澡,是最急要的。天天要洗澡的苏含露,差不多一个星期没有洗澡了,感觉自己身子随便哪里一搓,都能搓出汗泥来。这样的感觉,实在是要她的命了。

    过了一会,感觉水温有些凉了,苏含露看阿牛还背朝她,双手使劲地抓着缸沿,就拍了他手背一下:“水凉了,给我加点热水。”

    阿牛为防着水温变凉,早在边上准备了一大壶热水。但是,当他提起水壶准备往缸里加热水时,却为难了:苏含露在缸里蹲着,热水浇上去,不烫坏她才怪。

    “你站一下,行不,要不就会烫着你。”阿牛朝苏含露努了努嘴,说道。

    苏含露见他说的也在理,只好双手抱着胸,从缸里站了起来,背朝着阿牛腾出半边空来,让阿牛倒热水。

    苏含露后背一转过来,胖瘦适宜的后背,就整个呈现在阿牛面前了。白晰的皮肤上,还挂着晶莹透亮的水珠,宛如一块温润的碧玉般,透着让男人心动的魅力。她的臀部和腰身间的曲线,划了一条完美的曲线。这道弧线之美,让阿牛看得如痴如醉,提着水壶的手一动也不动,哪还记得起要加热水。

    等了半天,不见阿牛倒热水,苏含露就扭过身来。她的双手依旧抱着胸,阿牛却从侧面看得见那双峰。因为挤压得有些变形,鼓胀的圆球反而更显得弹性十足。由于双峰实在是太大了,而她的手却太小,虽尽力遮掩,依然顾此失彼。指掌间的水珠,凝在露出了头的两颗紫葡萄上,随着呼吸的起伏,缓慢往下滴。阿牛的呼吸,这紫葡萄滴水的气氛中凝滞了。

    苏含露看到阿牛张嘴傻愣的样子,想笑却没笑出来。她的嘴唇冲水缸里努了一下,提醒阿牛:“还看不够啊,该加热水了。”

    阿牛听到苏含露的话,才反应过来,忙往水缸里倒热水。这一回,苏含露也不客气了,身子往水缸里一缩,直接就对阿牛说:“给我后背搓搓灰。”说完,她就把双臂往缸沿一趴,整个人呈半蹲状态,后背大半个露出水面,等待着阿牛去擦背。

    阿牛闻言如同得到了最高奖赏,忙到水缸里捞毛巾。不想毛巾被苏含露不知道扔哪里去了,阿牛在后面摸索了几下,没捞到,就把手伸到她身前去捞。他的手这么一伸,竟直接伸到苏含露的两腿间。

    苏含露没防到阿牛会把手伸到那里去,一着急,双腿一收,竟把他的手给夹在大腿根了。阿牛见势,干脆就顺着腿根向里面抚摸起来。苏含露下面的那颗小樱桃核很敏感,让阿牛轻轻一捏,整个人都颤动了一下,口中也忍不住“嗯”了一声。

    阿牛感觉到了苏含露的身体变化,这种欢愉的信息反馈,让他有些激动。于是,受到激励的阿牛把另外一只手也伸了过去,沿着腰身,向臀部轻轻地拂摸过去。当摸到屁 股底部时,他的脸完全贴到苏含露的后背上去了。

    苏含露的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清香,在贴近她后背的阿牛闻起来,就如春天花园里的花香。这一刻,他整个从就羽化成了花间丛飞的蜂蝶,闭上眼睛,伸出采香的舌头,轻轻柔柔地舔吻起来。这时候,苏含露已经完全不能自控了,双手使劲地扒着水缸的边沿,屁 股尽最大可能地向上跷,双腿不断地挤压着阿牛的手掌。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含露终于释放出身体的最大快乐,一声长长的从心底深处奔涌而出的喊叫,把小镇夜空的宁静打破了,也将已经完全处于痴迷之中的阿牛喊醒了过来。

    “水凉了。”阿牛轻轻地附在苏含露耳边说了一声,“再不出来,就要感冒了。”

    或许是高 潮过后的感觉,也许是水真的是凉了,苏含露这时才觉得在水缸里的不适。她站了起来,正欲自己迈出来,却觉得脚下一空,整个人被阿牛托着屁 股抱了起来。

    “我身上湿。”苏含露小声地说了一声。但阿牛哪还顾得那么多,直接抱了她,就往床走去。

    苏含露一上床,就忙往被窝里钻。看到阿牛也跟着要上来,忙伸手把他挡住。这时候的她,感到浑身既舒服又疲惫,困意袭上心头的她,已经没有了继续亲热的念头。但是,她的手触碰到阿牛隆起的物件,就为自己的自私惭愧起来。

    苏含露的脑子反应快同,她马上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既可以让自己休息一会,又可以让这臭小子不失望。她把脸往阿牛身上一凑,一股酸臭的汗味就闻到了。她轻轻拍打了一下阿牛的脸,笑道:“阿牛啊,你多少天没洗澡了啊。这身上臭死了。”

    阿牛闻言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虽然每天睡觉前都会拿毛巾擦一下,但要论正儿八经地洗澡,还是要数到去年夏天了。让苏含露一说,他就知趣地把身子往后一缩。

    “还不赶快到水缸里泡一下?”苏含露推了他一把,“热水还有没有,没有了就再去烧一壶。”

    “不用,我不怕凉。”阿牛三下两下就把身上衣服脱下来,抬脚就进了水缸。没几下,他就把自己浑身搓得通红的,湿湿地从水缸里站起来。苏含露看他那猴急样,忙提醒他:“用香皂擦一下身,洗干净点。”

    阿牛听话地拿肥皂擦了身子,特意在一直处于雄起状态的雄壮上多搓揉了几下,然后又蹲下身子,把身上的肥皂泡沫冲干净。

    苏含露在被窝里把身子暖和了过来,看到阿牛挺着雄壮,心里又开始痒痒起来。然而,当她挪动身子给阿牛腾地方的时候,腰部的疲乏,还是在提醒她,自己有点累了。于是,当阿牛一进被窝就把她抱起来时,她轻轻地把他推开,让他仰躺着。

    把阿牛的身体摆平后,苏含露翻身骑了上去,但她并没有用下 身去寻找阿牛的雄壮,而是整个人贴着他厚实的身体,向下滑去。她细腻而润滑的肌肤,紧紧地贴着阿牛健壮的肌肉,向一片柔云般,滑向他的小腹。这一路上,苏含露时而用她硕大的双峰揉搓挤压,时而用两颗硬挺的紫葡萄轻轻划动,让阿牛感受到了一阵阵地酥麻,身子一阵放松,又一阵僵硬,呼吸也不断加粗,继而喘起粗气来。

    阿牛哪经得住这样的阵势,待苏含露下移到小腹间,把阿牛的雄壮夹在双峰中间,又是一阵时轻时重的摆弄,一股浓浆就喷了出来。苏含露倒没想到阿牛来得这么快,透过双峰间隙喷出来的浆液,直接喷了她一脸。

    苏含露急忙钻出被窝,想找点什么东西擦脸。阿牛一看她满脸浆汁的狼狈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苏含露一看阿牛笑话她,也不擦脸了,直接把脸往阿牛脸上拱去,把阿牛也涂了一脸。阿牛见苏含露扑过来,扭脸就躲,却慢了一步,嘴已经被苏含露的脸堵住了。

    两个人脸对脸斗了一会,嘴唇就对到了一块去了,舌头也缠到了一起。阿牛毕竟年轻,被苏含露这么一吻,刚刚泄了的雄壮又挺立了起来,往上一顶,正好对上了正叉腿趴在他身上的苏含露水沟间,屁股一抬,手都没用上,就钻进了正流着泉水的洞穴。

    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不需要一丝一毫的刻意,水与火的交融中,没有了年轮的阻隔,没有了言语的多余,没有了故作的虚伪,没有了世欲的困缚,有的只是享受欢愉,除了享受,还是尽情地享受——

    然而,当一切都安静下来之时,苏含露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看一下搂着自己进入梦乡的阿牛,一份负罪感,渐渐地占据了上风。

    〈野花香亦浓:童养媳〉

    

    亅

秒速赛车登陆 秒速赛车登陆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网站 159彩票 北京28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