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锦乡里 > 第108章 谁也别想干净!

第108章 谁也别想干净!

    这么多的脚步声,后院早就听到了。

    周夫人迎出来,看到这阵势脚都有吓软,再看到侍卫们直闯进来把周荣架出去,两眼一翻又倒在了丫鬟怀里!

    原本,按规矩捕头拿人是要衙门手令的,可遭不住周家上下都是些不顶用的人,此时已经心虚腿软,根本也顾不上问人要什么凭证,一时间兵荒马乱,只能任凭陆瞻的人和大理寺的捕快们行事了。

    跟踪郑容的人当然就是周家的人,周荣还没人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杨鑫就把府邸四面给围住了,周家又不大,照着郑容所讲四处一搜罗,很快杨鑫就带着人在后院墙下逮住了个准备翻墙的人!

    捉来一看,果然单眼皮麻子脸,押到郑容面前,郑容飞起一脚踹在他脸上,当下把人踹到了地下跪趴着喊“姑奶奶”!

    一旦跟官府扯上关系,那就不像是内宅里玩阴私一般,还要讲究家丑不外扬了!也不可能存在还要受什么牵制。跟踪的人当场伏罪,捕快记下来,先押到一边。

    确定了周家确实跟这有关系,就接下查投毒的凶手。

    为防走漏消息,周荣找去投毒的人挑的是府里的护卫。但凡事有利就有弊,杨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守住了宅子,那么凶手就逃不出去了,就是弄死他,尸体留在府里也是铁证,再说无缘无故多了具尸体,那也是重罪!

    但是既然是个关键证人,当然也没那么容易找着,最后,那麻子被郑容打得一条腿快废了的时候终于指出了方向,在马厩里把人给找到了。

    “还有什么人要一起带走么?”陆瞻扫视着庭院。

    冷冽的目光滑过周荣,周荣冷汗淋漓往后一缩,再滑过他旁边的幽幽苏醒的周夫人,周夫人又是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郑容此时冤气有了泄口,也有了心思跟宋湘闲话:“这位陆大人倒是好样的!行事有条有理的!”

    宋湘瞅了眼她,没吭声。

    衙门这边,蒋家的案子因为递交重要证据的陆瞻突然离场,加上又需要再核审证据真伪,导致一时也无法有结论。

    大人们退了堂,坐着议了几句,纷纷吃了茶打算下衙回家的时候,突然又有衙役告知晋王世子又接到了人命关天的大案子!

    大理寺少卿连忙把脱下的官服重新套上,约好的茶饭局临时打发人推了,一面暗啐着这陆世子咋一天到晚都不消停,一面又马不停蹄地召人升堂。

    最后,周家母子都被带过来了,包括还在养伤的周胜。

    衙门里跟踪郑容的人先招了。被指认投毒的护卫也承认去药所投了毒,但却矢口否认毒是受周荣指使。郑容那爆脾气抬脚就要开揍,但这终是公堂上,不能让有理变成没理。

    宋湘拉住她,向堂上道:“周家与我之间的恩怨,想必各位大人已知前因后果,他不但有下手的动机,也有下毒的条件。

    “如今因为周家的报复,不但害得周云飞大人至今生死垂危,更牵连了许多无辜百姓!还请大人给个公断,严审周荣,让他招出事实,供出同谋,还我和药所一个清白,也给这些受害的病患讨个公道!”

    周荣面目狰狞:“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指使的?我让人跟踪就证明投毒的也是我的人吗?你倒是拿出白纸黑字的证据!”

    “要证据还不简单?”陆瞻走上来,“各位大人,我请求给凶手上杖刑!”

    大理寺少卿痛快地拍起了惊堂木:“准!”

    陆瞻颌首,转向投毒的护卫:“我知道周荣肯定跟你保证过,你死了他会替你照顾家人。

    “先不说他这种丧心病狂的人有没有这份信义,我只告诉你,周荣所犯之罪,不但害及了朝廷官员,还害及了无辜百姓,周家最后会没有一个人活下来!你先想想,你替他代罪值不值?”

    他这席话说出来,不但凶手瘫软了,周家人也瘫了!

    周荣道:“俞家会证明我清白的!”

    “俞家?”陆瞻冷笑:“那极好。”

    周荣在他笑容下抖瑟。

    本来陆瞻就是他高攀不起的人物,平日见了头都不敢抬,更别说眼下人证落到了他手里,他更是心虚得快要化成一滩水。

    他恍惚明白一个事实,面前的这位是皇孙,周家隶属俞家,而俞家又是汉王一系,涉及到皇权利益,就是他们没有证据,陆瞻要杀他们也还是能眼都不眨地杀!

    既然如此,他们抗争还有意义吗?

    但周荣并不想死啊!他跪爬到陆瞻面前,厉声道:“我请求把我姑父喊来,他来了我就招!”

    是的,周毅就是为俞家死的,凭什么此刻他想明哲保身?就算是他们周家要被灭门,他也要豁出去把他们俞家拖下来!

    俞歆好歹有个在宫里当贵妃的姑姑,他没有办法救,难道俞贵妃也没有办法救他们吗?她还不是只要在皇帝面前讨个好卖个乖就行了?!

    只要俞家没事,他们周家肯定也没事!再不济,他们倒霉了,那么谁也别想落个干净!

    “俞侍郎?”陆瞻望着他,然后朝堂上拱手:“既然他有这个要求,那么下官请命,让俞侍郎到场听审!”

    大理寺少卿道:“准!”

    ……被杨鑫放走的那几个人还不知身后情况,到了俞家果然不停拍门,誓死要见俞歆。

    前院里俞淮清望着被捶得咚咚响的角门,又看着浑身被怒意裹挟着的俞歆,大气也不敢出!

    因为被捶门,府里已有不少下人在关注这边,周毅已经死了,周荣要是再丢了性命,便只能剩下个瘸了腿的周胜,这时候周家来人又口口声声历数着往日周毅帮俞歆办过的事情,倘若置若罔闻,的确有过河拆桥之嫌!

    俞淮清忍不住:“父亲……”

    俞歆一拳砸在廊柱上转身:“这帮王八蛋!此番他们周家自己作死,还想来胁迫我不成!”

    俞淮清垂头。

    俞歆咬牙转身:“再由得他们嚷嚷,咱们日子也不用过了!去喊几个人,把他们都传进来,然后押下来!”

上海11选五 秒速赛车注册 广东11选五 江苏11选5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玩法 159彩票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官网 秒速赛车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