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承运而生 > 第三百零三章 清风明月,有女如仙

第三百零三章 清风明月,有女如仙

    明月夜,千山前,一声剑来天外仙。

    一身黑衫裙翩翩,九天仙女落下凡。惊鸿掠过峰前松,孤影从来向云来。就像是风吹动的轻纱一样,落在了山边,俏生生如蒹葭扶风,笑盈盈似月落芙蓉。

    “如果在古代,这就是神迹。”吴子义看着那个落在他面前的黑影,懒洋洋的靠在台阶边的石头上,“或者你是在告诉我,鸿现,惊鸿一现,说的就是你吧?”

    利媌将剑在手上挽了个剑花,递给吴子义,笑嘻嘻的过来,紧挨着他坐下来:“这就是我送给你的剑的原貌。你现在明白我说的了吧,这真的就是和当时的名剑相提并论的。很锋利,要不要试一试?”说着她指了指旁边的一颗大树。

    “保证一剑就断。”

    “能不能有点儿环保意识?”吴子义白了她一眼,“都接受现代文明的熏陶这么多年了,一点儿也没有学到现代人的环境保护意识。”

    “赤霞剑怎么不是红色的?应该叫银月剑才对。”吴子义看了看手中的剑,果然比之前自己看到的腰白亮了很多,随口就问了一句,“银月剑在哪里?”

    “银月剑我送了人。”利媌也笑,“不过现在已经在博物馆了,有机会拿过来,毕竟是一对儿,拆散了多不好。”

    “送给红线女了?”

    “你说呢?”利媌就笑得弯起了眼睛,咪咪的看着吴子义,“现在这样的剑是没有用武之地了,都是热兵器了,谁还在乎这种冷兵器,再锋利,也比不上一颗子弹。”

    “人类总是在进步的。”吴子义就看了她一眼,“或许有一天,人类文明会超越你的这种形态,所以……你不能总拿老眼光去看待人类,以后你可能会吃大亏的。”

    “或许吧!”利媌不喜欢这样深沉的话题,就跳起来,对着吴子义不满意的说道,“不带我来,我就自己偷偷来,等她们见到我,肯定会大吃一惊。哈哈……到时候问你说,把我藏哪儿了?”

    “我说你是[悠悠读书 ]会飞的仙女,她们信不信?”

    “你怎么也变得宝里宝气了?能相信才怪呢,不过……这话也对了一半,说我是仙女这没什么人会怀疑的。”利媌就伸了个懒腰,“哥哥,你说……等有一天这些人都离开了,只有我们俩个一直存在,你会不会赶到寂寞和孤单?”

    “没想过!”

    吴子义心里在叹气,长生不老啊?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他能够深切的感受到体内气运对他身体的改造,他自己现在都不怎么明白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或许真的就像是活成利媌这样的老妖精?

    他甚至在想,利媌说自己是辛追夫人的女儿的身体,难道她真的没有说谎?或许是很多年以前,像自己一样的人,因为身体内的气运而一直活着,既不变老,也不会死,因为她说大部分时间都在辛追夫人的墓穴里。

    但是实际上,好像历史上有些事情,不管是野史还是传闻,都好像与她有点儿关系。

    如果她是一个真女人,那么她体内的气运为什么会成为有意识的肉球呢?难道是一种进化或者是变异?

    很多事情都有疑惑的地方。吴子义有个好处就是不追根究底,既然有疑惑,那么就放任不管就是了。等哪天利媌自己说出来,或者是等真相掩盖不住的时候,自动的浮现出水面,所有的问题都抵挡不住时间的侵蚀。

    “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忽然利媌蹲在吴子义的面前,将自己的小脸凑过来,还抓起吴子义的一只手,用他的手托住自己的下巴,眼睛眨呀眨,“要不……我们飞吧?在这里,有点怀念。”

    “像红线女一样的飞吗?”吴子义对着她笑,用手捏了捏她的下巴,小巧和滑腻的感觉真的很不错,而且这张脸,在月光下,越来越有出尘的味道了。

    “红线女啊,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但是绝对不是我啊!”利媌就笑着,然后一拉吴子义的手,脚一蹬,顿时两人就飘了起来,在空中就好像是乘着微微的风一样。

    “剑!”

    利媌清脆的声音在夜空里就好像是断玉一样,叮铃悦耳。吴子义顺手放在身边岩石上的剑忽然就化作一道流光飞到了利媌的手中。

    “走——”

    两人的身影顿时在空中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阵风,浮动着刚才他们经过的树叶。两人就像是空中自由飞翔的鸟儿。

    “御剑飞行的感觉?”吴子义转头看利媌。

    利媌一张笑脸,在月光下显得特别的明媚动人,就好像不带一丝烟火气息的瑶池仙女,又像是带着点甜美可爱的萝莉妹妹,眼波儿流转之下,抿嘴一笑。

    “仙侠小说看多了吧,哥哥。《蜀山》这样的小说,都是臆想出来的,总有人会吧这种能够飞起来的人当成是神迹。”利媌说着,松开吴子义的手,自己往前一跃,顿时就浮立在了空中,“我漂亮吗?”

    吴子义也浮立空中,利媌一直都很漂亮,在今天这样特定的环境里,在加上山风拂面,发丝轻飘,衣袂飘飘的样子,真的有点儿《倩女幽魂》里的聂小倩的感觉了。

    只不过这张脸不是凄美的感觉,反而是一种清纯脱俗,超凡除尘,让人无法去亵渎的仙子一样。所以吴子义无法否认,点点头:“确实很漂亮。”

    利媌就笑,展颜的一刻,简直让清风停驻,皓月黯然。

    吴子义一转身,朝着山边疾驰而去,就像是化身一颗流星一样。落到了山边,然后朝着远处的星星点点的灯火的地方走去了。那边是他预定的酒店,他要回去睡觉了。感时伤怀,伤春悲秋,或者傻坐到天亮不是他的风格。

    看着吴子义离开,利媌的嘴角忽然就歪了一下,有点儿抑制不住的笑。她飘然而飞,轻飘飘的落在了一块岩石上。她手中的剑依旧是那么盈盈的带着毫光。

    哥哥是不是害羞了?想起这个,她的嘴角就忍不住再次的弯了弯。她面对绝壁,身体笔直,裙裾飞扬,定定的站了好久,看着夜深露重,终究是暗自欢喜。

    “御剑飞行吗?”

    “去——”她将手里的剑轻轻的抛向了空中。人影一闪,两脚踏在剑身,化成一道残影,消失在夜空之中了。

    岩石的台上再次恢复了宁静。只不过一个刚刚小心翼翼爬到岩石下面的人,吃惊的看着眼睛的这一幕,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另一只手死死的抓住攀岩的栏杆,浑身都在抖个不停。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平台 75秒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玩法 pk10 吉利分分彩 上海11选五 159彩票 时时彩注册 立即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