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希腊日常生活 > 110.妓/女与女奴

    第一百一十章(修)

    科德勒斯不想瞒着百丽儿,他觉得塞雷布斯教育百丽儿的方法很对。雅典人养女儿的方法是把她们关在家里,  什么也不让她们知道,  养出来的个个都像白痴,他可不希望百丽儿也那么蠢。

    至于塞雷布斯,  也得提醒他一下,虽然男人嫖/妓很正常,  但高等妓&女都精明至极,像母狼一样贪婪,  有时候会给嫖&客设陷阱,  需要提防。

    塞雷布斯知道后犹豫了很久还是将这件事告诉了贡吉拉。如果是在后世,他会毫不犹豫地立刻让贡吉拉知道,  但在此时,  科德勒斯的行为甚至不会受到任何道德上的谴责,  贡吉拉知道了除了徒增烦恼没有别的益处。但是他想了很久还是没有瞒她,  就算没有用,她也有权知道真相。

    贡吉拉知道后倒没有特别伤心的反应,  还让塞雷布斯不用管这件事,塞雷布斯当然不可能不管。如果是前世的父母之间出了这样的问题,他不会无端插手,但现在不一样。雅典女性的地位之低,出生年代晚一些的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曾这样下过定语:妇女只是为男人服务和生儿育女的工具,  她们的地位居于人和动物之间。贡吉拉对马库托利斯是没有任何约束力的,  马库托利斯做什么她都只能忍受。

    旁听了谈话的梅加娜在塞雷布斯从贡吉拉那里离开后偷偷截住他,  问他:“小主人,  除了那个妓&女,男主人还看上了家里一个女奴,那个女奴已经怀孕六个多月了,你知道吗?”

    塞雷布斯吃惊地问:“什么?”

    这两年他将精力主要放到了普拉托,对家里的事情注意的少了,一点都没察觉。

    他问:“母亲知道吗?”

    梅加娜说:“知道。”

    那名女奴名叫多里卡,才十六岁,上个月肚子忽然鼓了起来,梅加娜问她孩子的父亲是谁,她说是马库托利斯,并拿出了马库托利斯给她的一枚黄金戒指为证。

    塞雷布斯沉下了脸,问:“那个女孩是自己情愿的吗?”

    梅加娜不解地说:“这有什么关系?主人的要求,她怎么能拒绝。”

    塞雷布斯闭了闭眼睛,说:“母亲怎么说?”

    梅加娜道:“女主人说不用告诉你,但我觉得还是应该让你知道。”

    塞雷布斯说:“你做的很对,梅加娜,这种事情不能瞒着我。我想见见那个女孩。”

    梅加娜带着塞雷布斯找到那个女奴时她正在整理毛线,费力地搬动盛放毛线的大筐子,看到塞雷布斯惊慌地打翻了一个筐,缠好的毛线球滚了一地。

    她并不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有点胖胖的,脸颊上还有许多雀斑,腹部已经凸出的很明显了。塞雷布斯本来想问她些问题,但看到她之后却又什么都不想问了。

    他一言不发地带着梅加娜走开,到没人的地方才又问:“除了这个女孩,父亲还碰过别的女奴吗?”

    梅加娜说:“这个我都问过,没有。”

    塞雷布斯稍微松了一口气,说:“给那个女孩换个轻些的活计,别让她再干重活了,或者就让她养着。”

    梅加娜愣了下,但还是回答道:“好的。”

    塞雷布斯站了一会儿,又返回去找贡吉拉,说:“母亲,多里卡的事情我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处理?”

    贡吉拉说:“梅加娜还是告诉你了?你别担心,我与你父亲谈过这件事。他说不管是男是女,都留在家里当奴隶,或者你要不喜欢了等生出来扔掉也可以,他也不想把家里的财产再分出去一份。”

    塞雷布斯难以置信地问:“什么叫‘留在家里当奴隶’,或者‘扔掉’!?”

    可能是他的神情过于震惊了,贡吉拉走到他身边,安慰地抚了抚他的手臂,说:“就是当成普通的奴隶养,或者放到集市或神庙那里,看谁愿意捡走。城邦里谁家的孩子不想养,都这么办。”

    塞雷布斯不相信地问:“这是父亲的意思?那可是他的孩子啊!”

    贡吉拉说:“你父亲说女孩得为她置办嫁妆,男孩得分出去财产,不如就当奴隶。反正奴隶的孩子也没有公民权。”

    塞雷布斯还是难以置信。他知道男人一旦冷酷起来可以有多冷酷,也知道马库托利斯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但家里又不是穷到养不起再养一个孩子,还是难以理解他的做法。他说:“这种事情做出来会被别人知道了会被嘲笑死吧?”

    贡吉拉神情也有些不以为然,但还是说:“你父亲说,这么做的人很多,不止咱们家。”

    塞雷布斯断然拒绝:“家里的奴隶我以后都要释放的,不能那么做!”

    贡吉拉对此并无意见,说:“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塞雷布斯说:“别让父亲再碰家里的女奴了,他再打谁的主意了告诉我。”

    贡吉拉答应道:“我知道了。”

    塞雷布斯无奈地离开家,决心给马库托利斯一个教训。

    他很快拿定了主意,让科德勒斯找了几个人设套,假装是颜料商人遇到了急事,要贱价卖掉一大批珍贵的颜料,用假货将马库托利斯手里的钱全掏干了。马库托利斯遭受到巨大的损失,心痛到小病了一场,难受了好些日子,别说去找红润双颊,许多天连饭都吃不下去。塞雷布斯做的很彻底,连下一季收羊毛的钱都没给他留下。

    马库托利斯不得不向塞雷布斯借钱周转,塞雷布斯给了他钱,但要求他不能再碰家里的女奴。马库托利斯虽然不觉得碰碰女奴是什么大事,但内心深处对塞雷布斯其实有些畏惧,就算塞雷布斯不给钱,只要说一声也不敢拒绝,答应了,安分了挺长一段时间。

    梅加娜按照塞雷布斯所说给多利卡安排了轻省的活计,还在生活上挺照顾她,但多利卡却没能顺利生下孩子。她生产时孩子脚先出来了,把她送到公共医生那里也没能救下她和孩子的命。

    百丽儿被这件事吓得不轻,梅加娜也挺不舒服,倒是马库托利斯若无其事。他只惋惜死了一个奴隶所造成的财产损失,竟然对自己的孩子死在母亲腹中这件事什么表示都没有,让人心寒齿冷。

    而且更让人心寒的事,这件事过去没多久,他竟然不知怎么又被红润双颊迷住了,因为没有钱,还偷了贡吉拉一枚戒指去讨好红润双颊。他不知道的是,那枚看似不起眼的戒指是塞雷布斯交给贡吉拉的信物,拿着那枚戒指的人可以调动普拉托所有的钱和人。

凤凰平台 pc蛋蛋 秒速赛车网站 上海快三 pk10注册 时时彩 秒速赛车网站 快3平台 pk10彩票 pk1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