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希腊日常生活 > 86.歌队队长

    此为防盗章

    十六七岁的金少年得意洋洋地说:“怎么样,  满意吗?”

    塞雷布斯由衷地说:“美极了。”

    马库托利斯也难得地觉得自己五德拉克马没白花,笑得合不拢嘴说:“满意,  满意,  欧弗罗尼奥斯不愧是阿提卡最好的陶匠!”

    雅典陶罐闻名地中海,  是雅典对外出口的重要的商品。陶匠在雅典是收入最高的职业之一,  陶罐最重要的部分是装饰画,最好的陶匠也是雅典最好的画匠。

    金少年说:“如果把底子涂黑,用赭色颜料作画,这幅画会更美!”只可惜颜料太贵了,  马库托利斯出的价钱还不足以让老师为他费那么多颜料。

    马库托利斯问:“就像你的老师现在烧的那种红底黑纹的新式陶瓶那样?”

    金少年说:“是的。”

    马库托利斯大为动心。

    他见过欧弗罗尼奥斯烧制的新式陶瓶,  确实比红底黑纹的老式样好看的多,  虽然比老式样贵的多也极受欢迎。马库托利斯能想象他们的毯子若能织成那样会有多漂亮,  整个希腊世界都会为它疯狂的!

    他看向儿子,想知道是否可行,  “塞雷布斯……”

    塞雷布斯向他点点头。大名鼎鼎的古希腊红绘,  他前世就在博物馆见过,确实漂亮极了,与这幅画的风格也极为相符。所用颜色又少,还便于他染纱。

    金少年好奇地问:“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在这块亚麻布上画画吗?”

    此时地中海的人们会往墙壁上、各种器具上、甚至自己身上画画装饰,  但少年还没见过有人往布匹上画画的。他想不出来一幅画在布上的画会有什么用。他想老师也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要求,  因为新鲜才画了这幅画,不然马库托利斯出的那几德拉克马根本请不动他。

    马库托利斯笑眯眯地说:“过段时间你就会知道了。”

    他一定会让全雅典人都知道!

    回到雅典的住宅,  塞雷布斯计算了下每十分之一平方肘尺地毯所需要的纱线,  又计算了下画面上赭色画面与黑色背景分别所占的面积,  大致估算出这幅画赭黑二色纱线各需要多少。算好之后,他和马库托利斯带着贡吉拉她们这段时间纺好的线,又回了尤尼科斯庄园。

    塞雷布斯决定先染黑色纱线,而且尽量一次性全部染出来。因为植物染料每一批都不可能和上一批完全一样,而印染本身又是一项特别精细的工作,温度、时间、染料与水的比例、甚至染料本身的细微差异,都可能会导致最终成品颜色有差别。他不希望同一幅地毯在不该有色差的地方有色差。

    贡吉拉她们这段时间纺出来的线还不够染黑纱的,塞雷布斯让马库托利斯在尤尼科斯庄园找了几个纺线手艺好的妇女帮着纺,自己和奴隶们去收集黑橡子、酿醋。

    很快纱线纺好了,黑橡子也收集的差不多了,选了一个晴朗的日子,他们开始染纱。

    塞雷布斯从雅典带来了不少锈铁皮、铁块、铁钉什么的,提前一天泡进酿好的醋里煮了煮,静置一夜,第二天将醋液滤出,加进了染液里。

    为了取水方便,这次染色还是在沙洲上。因为要染的线实在不少,为了不浪费难得的好天气,马库托利斯还从雅典又买了两个大陶罐,请了尤尼科斯庄园几个人帮忙,起了四堆火同时煮染。

    毛纱经过灰水处理,在四个陶罐里轮换着反复渲染了五六遍,颜色足够浓郁之后,被拿回尤尼科斯庄园,挂在事先在阴凉干燥通风之处搭好的架子上控水晾干。马库托利斯、奴隶们、和被请来帮忙的人们片刻不离地守着。

    地中海的冬季天气变幻莫测,上一刻还万里晴空,下一刻就有可能大雨倾盆,他们随时预备着在天气突变后把纱线抢救回仓库里去。

    晾线时天气变了两回,但他们收的快,纱线有惊无险地晾干了。晾好的纱线光润松软、色泽漆黑,尤尼科斯庄园的人一直认为粗羊毛只能做毛毡,看到这样的成品都啧啧称奇。

    黑纱染好后又开始染红纱。

    这次他们没有一起染。因为红绘虽然主要用赭红色,但要用许多深浅不同的赭红色。就像中国的水墨画。

    塞雷布斯从棕黄到红褐染出了十几种不同的色彩。那天取画时他详细请教过金少年画面各部位都应该用什么颜色。

    这次的活比较复杂,有好几种颜色需要反复实验,他花了快一个月才全部染好。马库托利斯看着口袋里的钱每天哗哗往外淌,只出不进,又焦躁起来。等纱线全部染好,回到雅典后塞雷布斯又让他去找木匠买一架垂直式织机,他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什么时候能织好?我们就快没钱吃饭了!”他不知道第几次问塞雷布斯。

    “别急,父亲。明年航海季到来之前一定能织好的。我们织的越精细,到时候越能卖出价钱。”塞雷布斯也不知第几次用同样的话安慰他。

    马库托利斯当然没有被安慰到,但是冬天所有人都在休息,连银矿都不再租赁奴隶,他束手无策。

    织机搬回去后,新买的女奴赫迈尔尼把它在室内架设好,将原色的经线绕在机梁上。

    塞雷布斯把各色纱线编了号,用烧黑的炭笔在亚麻布颜色对应的位置标好,将亚麻布悬挂到经线之后,照着布面上的画在经线上描出淡淡的轮廓,让贡吉拉三人照着编织。

    由于室内光线昏暗,他们点起了橄榄油灯。怕灯光下有色差看错,每次编织前贡吉拉三人都拿着纱线谨慎地再三比对颜色。

    三人都不是熟手,编织度很慢,每天最快也不过能编织出来3o平方厘米左右。照这个度,这张地毯织完最快也得两个多月。

    马库托利斯眼见地毯编织的进度慢的像蜗牛在爬,急得团团转,对着塞雷布斯长吁短叹。

    塞雷布斯想让他出城去继续收粗羊毛,他却说什么也不愿意再投钱进去了。

    塞雷布斯担心他焦急之下再出什么幺蛾子,建议道:“父亲,赫莫提穆斯和沙米德斯都闲着,何不在这里再起一个面包炉呢?”做面包利润虽然不如纺织生意丰厚,但他们全家以前也凭这个过的挺好。最关键是投资还非常小,回钱又快。

快3正规平台 pk10 上海11选五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注册 天天乐棋牌 时时彩 时时彩注册 秒速赛车登陆 pc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