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希腊日常生活 > 78.燕子来了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买走维拉希雅的女人名叫拉米亚,  以前是个著名的高等妓/女,  现在年纪大了,  自己在陶匠聚集区开了一家妓/院。

    陶匠收入很高,陶匠聚集区从市中心广场向西北延伸到迪弗伦(意即双重门),  在古代算是高尚社区,  里面开着很多妓/院、商店等高档服务场所。

    拉米亚的妓/院名字很直白,  就叫欢乐之家,是一座两层的宅子,  一条长廊引路,可以从街上直接进入它的二楼。二楼有许多小房间,  门上方写着女主人的名字,还有她要收取的最低费用。大冷的天,  好几名妓/女就赤/裸着身体站在房门口拉客。

    塞雷布斯不知道的是,  如果是在暖和的天气,  这些姑娘们赤身裸体拉客的地方就是在大街上了。

    阿里斯提德陪着塞雷布斯去找拉米亚,她表现的热情似火,  和阿里斯提德调了半天情,嗔怪他从来不来风月场所,  又宣称自己的女儿爱慕他许久,叫来一个十分美丽的少女和他见面。

    阿里斯提德不为所动,  诉说了自己的来意,她立马翻了脸。

    她说自己多么多么喜欢维拉希雅,  这段时间养她怎样的精心,  教育了她多少技能,  为了教养她又花费了多少心思,敲了当初购买维拉希雅两倍的价钱才同意塞雷布斯为维拉希雅赎身。塞雷布斯与她说好三个月后来付钱领人,她趁机又多要了十德拉克马生活费。

    塞雷布斯告诉了菲多这件事,菲多感激不已。

    决心不让菲多涉入诉讼后,塞雷布斯和马库托利斯又去找了慕尼西非洛斯,问他少了一个证人,他还愿不愿意代理这场官司。慕尼西非洛斯考虑过后,还是答应了。但是他要求塞雷布斯父子一切都听他的。

    慕尼西非洛斯让塞雷布斯去找医药之神神庙的祭司,请他们帮忙作证,塞雷布斯当时的伤势确实是严重到险些丧命。神庙的祭司很痛快地答应了。神庙近来因为塞雷布斯和神木得到了巨大的声誉,何况塞雷布斯还是神眷之子,他们义不容辞。

    慕尼西非洛斯又说了十几个人,都是以往家里有过孩子丢失的公民,让马库托利斯和塞雷布斯去找这些人查询详细情况。并要他们宣扬出去,称在查谢尼达斯,怀疑他不是第一次在雅典做掠卖孩子这样的事,以前丢失的孩子也可能有他的手笔。

    塞雷布斯疑惑地问:“这恐怕不会有用吧?”

    这不是在后世,联合受害者,引起人们对人罪犯的痛恨,能让审判机关在舆论的压力下给犯罪分子重判。只要不犯到自己,古希腊人根本不会觉得掠卖奴隶算什么罪行。他们自己在外做生意时只要有机会都会毫不犹豫客串一把。

    《奥德赛》中有一个情节,国王涅斯托耳客气地问奥德修斯的儿子忒勒玛科斯:“你是商人还是海盗?”这个问题在古希腊不是质问,而是非常正常的询问。商人和海盗在此时都是很受人尊敬的职业,没有很大区别,只不过是人们获取自己所需物品时的两种方法。

    雅典人不可能因为城邦中有人丢失过孩子就对奴隶贩子感同身受地痛恨,这对他们来说是正常职业。而且谢尼达斯也不可能蠢到去动城邦公民家的孩子。掳掠塞雷布斯已经是他利令智昏之下的举动。

    慕尼西非洛斯并不解释,只说:“照我说的做就可以。”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马库托利斯和塞雷布斯照办了。

    与此同时,慕尼西非洛斯向管理榨油匠聚集区所属的派阿尼阿村社的案件提出人卡里阿斯提出了谢尼达斯掳掠塞雷布斯这件事的诉讼。

    克里斯提尼的改革将雅典分为了十个村社,每个村社包含三部分,一部分城市居民、一部分山地居民、一部分海滨居民。十个村社分别用巴勒尼斯、阿勒俄、派阿尼阿、阿勾斯、塞修斯、阿波罗、阿提米斯、阿尔忒弥斯、狄俄尼、赫淮斯托斯(1)十位神明或古代英雄的名字命名,规定村社成员互相不得再称姓氏,而只称呼村社名称。每两个村社有一名案件提出人负责向陪审法庭提出本月需要审理的案件。要诉讼谢尼达斯,必须先向案件提出人提出。

    谢尼达斯消息灵通极了,慕尼西非洛斯刚向案件提出人提出诉讼,他后脚就带着一个德高望重的公民来找马库托利斯了,向马库托利斯提出赔偿他3o德拉克马,请他撤销诉讼。

    马库托利斯被塞雷布斯将心理预期调的很高,当然不会将这3o德拉克马放在眼里。

    谢尼达斯将价码提升到5o德拉克马,马库托利斯再次拒绝。

    谢尼达斯说:“老兄,那天在巷子里遇到塞雷布斯,他攻击我那里,你知道男人那里是多么脆弱。我在疼痛和恐惧之下失去了理智,对他出手重了些,这些天我一直在后悔。所以我愿意出这些钱对你们进行补偿。我敢肯定,你们在阿斯克勒庇俄斯神庙的花费绝对没有这么多。你这是想敲我一笔么?”

    塞雷布斯听着不对,插话道:“等等,你说我攻击你?”

    谢尼达斯猥琐地用双手捂住腿间,挤眉弄眼说:“小兄弟,难道你没有撞我这里一胳膊肘?我当时可是差点疼死啊!如果不是这样,我绝不至于失去理智。不过不管怎样,对你下了那么重的手是我的错。我愿意做出补偿,还请你能原谅我。”

    塞雷布斯敏锐地问:“为什么不提我因何攻击你呢?我,一名自由人之子,从爱罗莎小巷经过,你看到四周无人,起了歹心,试图将我掳走。我尽了自己力量反抗你,却差点被你杀死。如果不是有人制止了你的暴行,我此刻最好的下场想必也是在波斯做一名阉奴吧?你想赔几个德拉克马就让我原谅你?你的行径应该被判决饮一杯毒芹汁。”

    谢尼达斯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下,望着塞雷布斯目露凶光,旋即又敛去了,一副非常冤枉的表情对马库托利斯道:“马库托利斯,这孩子撒谎!我那天绝没有试图掠走他。那天我只是从巷子里经过,是他无故跑过来先攻击了我!我想他是记恨着那天你想把他卖给我,你看他报复心多重!我猜他只是没料到我被攻击之后还能捉住他。不过不管怎么说,出手太重是我的错。我愿意再多赔你十德拉克马,我给你1明那,请让这件事过去吧!”

    塞雷布斯惊讶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撒这么拙劣的谎言有什么用。

    马库托利斯对当时的情形不感兴趣,对这个数额仍然不满,见谢尼达斯一退再退,语气还有点低声下气,以为他很害怕这场诉讼,得意地说:“谢尼达斯,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你拿出一千德拉克马,我就不诉讼你,否则我们就法庭上见吧!”

    他说出这句话后谢尼达斯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喜色,之后才仿佛勃然大怒,说:“一千德拉克马!?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拉着来做调解人的公民转身离开了马库托利斯家。

    塞雷布斯清楚地看到了谢尼达斯异样的神情,蹙眉思考他是什么用意。半晌忽然想起了什么,赶快赶去了大富翁卡利亚斯家。

    果然,这次他进不去卡利亚斯家的门,也见不到菲多了。

    第五章(修毕)

    邻居们这才反应过来,米提卡和几个妇女人涌上前小心地劝说着拿走了贡吉拉手里的斧头。

    马库托利斯不敢和妻子视线相对,捡拾完银币嘟囔了一句:“我去还给谢尼达斯。”兜在衣服里拨开围观的人群匆匆地走了。

    邻居们拥簇着抱着塞雷布斯哭泣不止的梅加娜和满面木然的贡吉拉回到住宅,有人还细心地拾回了梅加娜的羊毛篮子。

秒速赛车 天天乐棋牌 秒速赛车玩法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秒速赛车官网 pk10彩票 秒速赛车网站 pk10注册 大资本彩票 秒速赛车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