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座赶海屋 > 第三十五章:报复来了

第三十五章:报复来了

    面前的画面令王佳良神情一下就僵在哪里。

    丁小乙跟在后面看了一眼后,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只见桌上,地上,到处都是乱七八糟。

    丁小乙第一反应是遭贼了。

    不过很快就发现,不大像,因为除了乱,但衣柜什么东西都没有被翻动的迹象。

    只是房间里的画面,简直堪比大型屠宰现场一般的惨烈。

    王佳良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上那些已经破碎的手办。

    有的手办完全被拆的七零八落,然后又随便拼接在一起。

    例如一个绿皮巨人的身子,放着一个萝莉的脑袋,身上还插着一冰一火两把大剑……

    看到这里,王佳良的眼睛顿时就红了。

    蹲下身子,把一条胳膊捡起来,然后是一颗脑袋,一只手……

    丁小乙站在后面,默默的看着王佳良把这些碎掉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放在自己怀里的模样。

    联想起一路上王佳良提及自己珍藏的手办时,脸上那种春风里的小骄傲。

    心里大概就能够理解到王佳良的心情了。

    就仿佛有人把自己辛苦调教好的发动机,拆的七零八落一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换做谁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被毁掉,心里都不大会舒服。

    这种时候,自己能做的就是帮王佳良默默带上房门。

    然后静静坐在一旁等着。

    看了一眼钟表上的时间,这才凌晨四点三十几分,也许是在医院里睡了一阵的原因,自己现在倒是一点都不困。

    只听王佳良一边捡起地上的那些“尸体”一边从怀里拿出手机。

    “嘟……嘟……嘟……小崽子,大半夜的你抽什么风!”

    电话接通后,就听电话里一位妇人的声音传过来。

    “妈,今天是我大舅带着孩子来我家了么?”

    王佳良的声音很平缓,就像是随口一提,微不足道的一句家常。

    “对对对,孩子不是刚放假么,吵着说要找你玩,我就把门钥匙给他了,后天你舅舅过生日,你可记得来啊!”

    “好,好!我一定去,一定去!!”

    王佳良脸上还挂着僵硬的笑容,能看到他额头上青筋绷紧,拳头上骨节发白,一阵嘎巴嘎巴的作响,双眼迷城一条直线,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墙上挂着的那把羊头大剑上。

    “行了,你早点睡觉吧,这么晚了才回来,越来越不像话,挂了!”

    直到挂掉电话,王佳良蹲在地上片刻后,突然长吐出一口气,仿佛一瞬间将所有的怒火全都压了下去。

    回头看向丁小乙:“抱歉,让你看笑话了。”

    王佳良看似很努力的平静下来,可那双通红的眼珠子,直冒凶光。

    丁小乙摇摇手:“没事,我能理解,要不你收拾好了再走?”

    王佳良现在是把火全都压在肚子里,鬼知道等他看到那位小表弟的时候,会炸成什么样子。

    虽然有点以己渡人的嫌疑。

    但若是换做了自己,如果不能给他一个说法,这件事就算是闹翻了天,他都不会在乎。

    王佳良苦笑了一下,但看了一眼面前满地残骸,最终还是没有继续收拾下去,稳定好自己的情绪后,他从房间里简单的拿出一些生活用品,以及换洗的衣物。

    “走吧!”

    房间里的是生活,房间外的是也是生活。

    既然房间里面的生活已经乱做了一团,总不能连自己的外面的生活也要乱作一团吧。

    等忙完了工作上的事情后,他会“平心静气”好好的用生活的方式,和自己的小表弟好好的,愉快的,甚至是和谐的谈谈心。

    一想到过两天就是自己舅舅的生日,王佳良的脸上笑容异常的灿烂。

    只是在丁小乙的眼里,怎么看都觉得这货的笑容,总是有点……不怀好意。

    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自己一个外人也没资格说什么,更没有资格去劝人家想开点什么的。

    看王佳良已经那好了东西,丁小乙就打开房门,迈步往外走。

    然而就在他一只脚刚刚要迈出房门的时候。

    跟在后面的王佳良突然脸色骤然一变,一把抓住丁小乙的衣领:“回来!”

    话音落下的刹那间,丁小乙面前的走廊骤然一沉,巨大的力量一把将他拽回房间。

    “轰隆隆……”

    紧接着整个房间都像是急速下坠的电梯,瞬间疯狂下坠。

    眼前的走廊一层接着一层的崩塌。

    从走廊上的层号上,可以看到,整个房间真的是在疯狂下坠。

    “楼房塌了?”

    这个念头出现在丁小乙脑海中的瞬间,就见整栋房屋开始翻转起来。

    像是完全摆脱了物理学万有引力。

    “轰隆隆……”

    这个时候整个房间开始崩塌,但并不是那种正常观念中的倒塌,而是开始从外到内的收缩挤压。

    迅速崩塌的房间,完全不给人一丁点反应的机会。

    丁小乙心神一冷,下意识去抓向怀里那把黑铁钥匙。

    但显然是来不及了。

    “捂住耳朵!”在这时,身后传来王佳良的喊声。

    不知道王佳良要做什么,但出于对王佳良的信任,他还是下意识的去捂住自己的双耳。

    一颗黑色的球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滚了出来,在地上几次翻滚后。

    “咔!”的一声,就见球体上裂开红色的光痕。

    “嗡……吱吱……”

    一股肉眼可见的音波从球体上炸开。

    音波贯穿过自己的**瞬间,丁小乙顿时有一种耳朵快要被杂音灌满的感觉,脑子里嗡嗡的作响声,像是一瞬间有无数种声音涌入进来。

    吵闹、嬉笑、愤怒、等等情绪涌来。

    可不等他快要被这些声音给搞疯掉时,音波一扫,声音也在穿过他身体的刹那,像是一下关掉了音响的开关,一下就将耳边那些让人疯狂的声音给清理掉。

    顿时眼前音波所过之处,已经被挤压成一团的房屋,骤然在音波下开始迅速恢复到原本的模样。

    破碎的镜子,扭曲成一团的家具。

    这个时候犹如时光倒流一般神奇的恢复到最初自己看到的模样,甚至就连桌上的那朵花儿也在自己注视下骤然恢复如新。

    再一瞧开启的房门,外面黑漆漆的走廊,依旧还是32层的位置。

    “没事吧你!”

    身后的王佳良一头大汗的差点趴在地上,迅速从怀里拿出手机,但这时候手机已经没有了信号。

    见状王佳良的心一下就凉了半截。

    “刚才的是什么??幻觉么?”丁小乙快步上前搀扶起王佳良。

    “不是幻觉,是灵能生物身上强大的磁场导致空间出现了扭曲,具体解释很复杂,等以后再给你解释,咱们赶紧走,那个磁爆球,撑不住多久!”

    其实这个问题不难理解,就如上次丁小乙遇到那双高跟鞋一样,周围的人群消失,仿佛置身在另外一个世界中。

    而磁爆球,则是除灵工会开发出来的一种消耗品道具。

    借助强大的磁能爆发,打乱周围灵能生物所产生的磁场,令他们短暂的从异空间里逃脱出来。

    不过只是短暂的逃脱,一旦磁场恢复,他们依旧会重新被卷进去。

    王佳良也顾不上自己的那些行李,拉着丁小乙快步冲出房间。

    两人前脚从房间里跑出去,就听到房间中那颗磁爆球发出一阵不规律的嗡鸣声。

    回头一瞧,就见球体上爆出一串火花后,紧接着面前的整个房间瞬间消失在两人面前。

    黑漆漆的房门内一片黑暗空洞的世界,仿佛什么都不存在,什么都没有过。

    “是堕灵师!”

    看到面前消失的空间,王佳良脸色异常的难看。

    灵能生物是不会这样针对性的攻击居民。

    更何况,偌大的大楼,只有他们被卷进灵能生物的异空间,说明是有人早早就准备好了埋伏他们。

    敢这样做,有能力这样做的人,除了堕灵师,没有第二种可能。

    “这么快!”

    丁小乙心神一沉,他也想过,自己虽然把锅都推的一干二净。

    但如果胖子的同伙察觉到他们无法拿回放在2号仓库里的货物,很可能会对自己进行报复。

    这也是为什么,自己会很爽快的答应保护令,接受除灵工会监视的原因。

    只是丁小乙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霍霍……”

    这时,漆黑的走廊里,一阵刺耳的磨刀声传来。

    声音似远似近。

    远的时候回声悠长,仔细听让人琢磨不定声音的方向。

    近的时候又似萦绕耳畔,仿佛刀刃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令人只觉得头皮发麻。

    “你打得过么?”

    丁小乙看着前方昏暗的走廊,那阵磨刀的声音越来越近,不禁目光看向王佳良。

    毕竟这家伙也是除灵师。

    王佳良双眼始终锁定在前方,面对丁小乙的询问,王佳良脸上顿时有些苦涩。

    因为两者的特性不同。

    除灵师和堕灵师一对一的情况下,如果没有道具辅助,几乎很少有胜算。

    丁小乙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这时候,就见走廊里,一道倩影逐渐从黑暗中清晰起来。

    一个女人,金发蓝眼,容貌娇美。

    已经三十几岁的样子头上戴着一朵花钗。

    深V的衣领,衬托起她修长而光洁的脖子,在这个年龄段上的女人,就无疑就像是一朵已经绽放到极致的花朵。

    丰满,艳丽,成熟的气息,将会满足任何少年心中幻想的**。

    只是当看到女人那双另类诡异的双手时,相信每个蠢蠢欲动的男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夹紧自己的大腿。

    脑海中浮现出一把剪刀,毫不客气把黄瓜剪成片状的画面。

    那只是女人给自己切黄瓜做面膜的画面,却也足够熄灭任何男人的幻想。

    “哟!瞧瞧,看我发现了什么!”女人手掌上细长的刀刃交错在一起,发出冰冷的摩擦声。

    勾魂的眼神,凝视在王佳良的青涩的脸庞上。

    对于这样一个还处于情窦初开的小少年,总是会忍不住的一些额外照顾。

    王佳良脸皮一麻,看着女人指尖上的刀刃,心头反而泛起了一股恶寒,不动声色的往后一步,低声道:“我拖住他,你快跑!”

    只是王佳良的话音落下片刻,却不见丁小乙回应他,心中狐疑下,回头一瞧:“我艹,人呢??”

秒速赛车计划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时时彩 快3正规平台 上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