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诸神!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岁月赠别离(17)

第一百一十四章 岁月赠别离(17)

    明微小时候其实也有一些玩伴,那时候虽然爸妈会吵架,但至少还生活在一起,那时候的他也挺正常的,有时守着电视看动物世界或者动画片,有时跟小伙伴们出去玩。

    他们会划定一个区域玩捉迷藏,也会用石子在地上画跳格子,跟现在的小朋友不同,他的童年还没被大量的电子产品所充斥,虽然的确出现了很多新玩意,但大部分家长并不会特地买来让小孩玩,他们的童年应该算是一个过渡的时代。

    那时候可期待跟朋友们一起玩了,那是他最开心的时刻,无论是捉迷藏被找到,还是小心翼翼的跳格子过了一关,那时候的开心十分纯粹,纯粹到足以忘记除此以外的所有事情,特别是时间的流逝。

    他从来不会感觉天色在一点一点变化,而是在某一个时刻恍然发觉天已经快要黑了,那个时刻就是伙伴们的妈妈来喊他们回家的时候,然后他就会看到身边的孩子一个接着一个被领回家吃饭或者做功课,最后只有他孤零零的站在方格中,天和地都在睡去。

    明微的爸妈极少会来喊他回家,放学都不一定去接,别说放假了,所以他每次都是最后一个离开的那个,这样有好有坏,至少他的同伴都很羡慕他的自由,小孩最讨厌的一点应该就是处处都要被管,所以才一个个的都想快些长大,好像长大了就会自由。

    但明微不用,他可以玩很久都不回家,很多伙伴都说有时候真想离家出走,明微没有这个概念,离家出走是跟爸妈玩捉迷藏吗?只有玩捉迷藏才会不想被找到,但迟早还是要回到起点的呀,不然怎么开始新一轮的游戏?

    后来明微妈妈离家出走了,再也没有回来,只有爸爸知道她躲到哪里去了,但爸爸没有去把妈妈找回来,明微才发觉原来这不是游戏,这是现实。

    然后就如《寂寞的游戏》中写的那样,捉迷藏的乐趣就像一颗流星,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明微也忽然间长大了,其实他不太清楚那到底是不是长大,如果长大是变得敏感又脆弱的话,那是的。

    他害怕看到伙伴们的妈妈来喊他们回家,他害怕老师在上课总是提到母亲,也害怕老师总说父爱如山,他会很难过,就好像自己跟他们不太一样,小孩都希望自己能够融入群体,只有这样才容易获得认同和满足。

    明微开始野蛮生长,其实一直都没人来告诉他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可以去游戏厅玩一下午,也可以在网吧待到晚上,他爸也不太乐意管他,反正根本就没问过他在哪,还省了他撒谎的力气,他依旧是那个让人羡慕的自由的孩子。

    但他这样久了只觉得无趣,小学快毕业的时候,有个同学大概是看中了他吊儿郎当的气质,告诉他说到了初中得找个大哥,这样才不会被欺负,也就是俗称的“拜码头”,得会抽烟什么的,然后明微接过他递来的烟,试了一口,被呛得不轻,于是就放弃了“拜码头”的念头。

    好在小学毕业后他爸大概是连看都不想看到他了,直接把他送到城里读书,让他自生自灭,眼不见心不烦。

    城里的网吧经常都要身份证,是有些黑网吧,但又离他很远,他只有偶尔才去,于是他初中还是有些时间在学习的,让他不至于连高中都考不上,还百无聊赖的买下了麦当,直到某一天他听说书店里可以免费看书,倒是个不错的去处,再后来……就是认识老周和陈璃画的故事了。

    著名的个体心理学派创始人阿尔弗雷德阿德勒曾说过:“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老实说,明微不知道自己是哪种。

    但他觉得自己身边的大家好像根本就不需要被童年治愈或者治愈童年,他们天天都可以很开心,可以笑得那么好看那么自然,就好像根本没什么好烦恼的,除了他自己和吴可非。

    兰斯洛伊吃得差不多了,很期待的问明微:“这座城市还有哪里好玩的?考完试那天因为一些意外扫兴了,我们今天给补上。”

    “我也不太清楚,是有个游乐场连着水世界还不错,但我已经去过了。”明微对他说,这里还有苏琉,他觉得应该不能带着苏琉吧?万一要是又发生了什么怎么办?

    “最近我们学校事情可能有点多,要不还是别到处玩了吧?”苏琉在这,明微只能这么说。

    “他们忙他们的,我们今天倒是难得闲下来,等有任务安排我们再说。”

    兰斯洛伊话音刚落,他们几个的手机齐声响了起来,兰斯洛伊一拍额头,哀嚎:“这就是传说中的乌鸦嘴吗?”

    他们都拿起手机看,只有明微不好意思的对苏琉说:“我们可能要去忙了。”

    “没事。”苏琉笑着说。

    他们对视一眼,兰斯洛伊说:“我们先把苏琉送回家。”大家点点头。

    明微其实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又有事情可做,本来以为今天可以跟苏琉在外面玩一整天,反正他也没有手机,大家都联系不上他,结果他们还亲自把手机送到他手上了,也带来了任务,不得不说还是挺让人心情复杂的。

    他们离开了凯宾斯基,回到车上,然后是一段沉闷的路程,除了兰斯洛伊开口问了两句苏琉住哪,车上就没有其他声音,有苏琉在他们确实也不好说太多东西。

    到了地方苏琉对大家告别,下车后还给明微发了条微信,说今天玩得很开心,并且认识了大家,明微觉得要是换一个女生说很开心他还会怀疑,但苏琉说很开心就是很开心,她是个心思单纯的女孩,应该不会觉得被兰斯洛伊他们打扰了,况且他们原本的计划也只是水族馆,已经完成了。

    明微这才拿出手机看到组织给他们发布的消息内容。

    另一头。

    “你就这点能耐还想干什么?毁灭世界?洗洗睡吧你,我看你也没几天好活了,趁早准备一口适合你这乌龟身躯的棺材,洗个澡躺进去得了,我以为你多牛逼呢,还让我来帮你,只能靠那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实现目的,关键是还被人质给搅局了,人家那么大个组织,你连一个小男孩都搞不定,难道他们组织没有更厉害的人?你拿什么跟他们斗?”

    洛基暴跳如雷的对着面前只有他一半高的湿婆说了很长一段,看起来他们刚才发生了单方面的激烈争吵,气得他来回踱步。

    “我竟然帮了一个废物这么多次,没我你早就死翘翘了你知道吗?”洛基双手插进浓密的头发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湿婆则冷静的看着他,并没有因为他的言语生出一丝的怒气,听他嘶哑开口:“明微是个意外,我相信他们组织也不了解他的情况,我们的确势单力薄,但没关系,他们可以打败我无数次,而我只要赢一次就够了。”

    洛基翻白眼,掷地有声的说:“现在的问题就是我觉得直到你死都赢不了一次。”

    湿婆抬起头看着他,说:“我在等,我能推算到在我死之前会有一次适合唤醒神的宇宙相位,到那时你我联手,亲手恭迎神的降临。”

    “你还是没告诉我你要怎么赢,而且他们已经有了应付我神谕的方法。”洛基冷冰冰的说,“难道他们不会再来阻止你?你打算怎么对付他们?”

    “我需要计划。”湿婆说。

    “我从你身上看不到一丝希望,简直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洛基毫不留情的打击,也是一件怪事,一向心高气傲的湿婆教主竟然能够容忍一个年轻人在他面前放肆,大概是因为真的缺人手吧?要是洛基都不帮他了,那他真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光凭我一个人可能真的很难,但是再加上你的能力足够我们伺机而动,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力量有多强大。”湿婆说。

    “要不是为了帮你,我也不至于跟他们组织作对,他们也不至于研发专门对付我的东西,现在我的神谕都成鸡肋了,再强大又有什么用?”洛基说。

    湿婆摇摇头,拿出古祭祀水晶,说:“你不用再对付他们,你或许不知道你制造的幻象可以被它吸收。”

    “什么意思?”洛基不解。

    “你的幻术结合古祭祀水晶,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我们根本没必要跟他们正面冲突。”湿婆说。

    洛基想了想,问:“我们为什么还要待在这里?天大地大,我们如果去其他地方他们不就找不到我们了吗?”

    湿婆苦笑了一声,他说:“你以为我不想?首先他们要找到我们并不难,其次我当初就是跟着指引才来到了这边,在一个小城待了很多年,还获得了强大的《拉莱耶文本》,证明这边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接收能量等各方面的条件都是可以执行召唤仪式的。”

    “所以即便我从那边逃出来,也没离开太远,换座城市可能就不好说了。”

时时彩注册 秒速赛车网站 时时彩注册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投注 快3正规平台 秒速赛车网站 pk10注册 秒速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