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诸神!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岁月赠别离(16)

第一百一十三章 岁月赠别离(16)

    “苏琉,名字很好听啊!我叫陈璃画,很高兴认识你。”

    “我是兰斯洛伊。”

    “我是吴可非。”

    苏琉终于看了看他们,小声的说:“我知道你们的,在学校经常听到你们的名字,明微也跟我提起过你们。”

    “是嘛?他都说什么了?”陈璃画双肘撑在餐桌上,身体前倾。

    明微也不知道他都说什么了,应该不太重要,反正就是在散步的时候闲聊说的。

    “就是给我介绍你们,也没说什么。”苏琉回答。

    明微看向窗外,天上有一架飞机飞过,下方的车川流不息,高楼林立,外面肯定很吵,但他们在这里很安静,看出去也都是美景,看不到喧哗,但明微的心却没能静下来,他不禁想到如果苏琉未曾出现在他身边,那么现在的自己一定是望着兰斯洛伊和陈璃画暧昧的气氛心里发酸吧?

    肯定又像以前那样苦哈哈的想七想八、怨天尤人,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那种状态好像更适合自己,他身边不该出现一个天使般美好的女孩来解救他于苦海,他觉得苏琉对他而言非常特别,特别到独一无二,世界上很多人都是可以被替代的,你的老师、同学、朋友,甚至喜欢的人,不是这个也会是另外一个,可是除了苏琉还有谁会像天使一般出现在明微身边?

    明微想象不到,他觉得不会有,就像热恋中的情侣那样认定对方就是自己生命中的独一无二,只是他更理性一些,从认识苏琉到现在他一直很理性,客观来说,苏琉确实就是他的独一无二,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爱德华才把苏琉当作那么重要的筹码。

    可苏琉并不是神谕者,明微自己也不是,他们一个小地方能出吴可非和陈璃画两个神谕者就已经很难得了,要是苏琉也是神谕者,明微觉得他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喜欢上苏琉,然后生活渐渐美好起来,拜托多年暗恋的阴影。

    但苏琉就是个普通人,甚至在医院的时候老周和大家都见过她了,什么反应也没有,从她平常的表现来看也没有一丝被克苏鲁影响的痕迹,所以明微一直以来多少都有压抑自己对她的感觉,虽然现在看起来就算压抑好像也没用,他们的关系好像已经水到渠成,就差临门一脚。

    大家都很看好他们两个,明微也试着放开自己让他真正接受并喜欢苏琉,从爱德华那天说了那么多,最后他去把门票给苏琉就已经开始了,而不是在他还对陈璃画念念不忘的情况下就草率的跟苏琉确定关系,他觉得那才是渣男行为。

    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够完全放下陈璃画的,交易掉做同一个梦的羁绊就是开端。

    上菜了,先是一人一份的T骨牛排,光是看起来就让人胃口大开。

    “扒”是一种西式的烹调方法,可以让食物表面迅速收缩,却又能锁住内部的水分,说起来很高级,其实就跟路边的烧烤差不多,都是把肉放到铁板上烤,不同的是铁板下方的木头他们都有讲究,还有其他配料、肉质、手法什么的,总之绝对不会让你感觉跟吃烧烤一样。

    明微吃得很开心。

    另一边,老周坐在沙发上,面前一台电脑,他的手指飞快的起落,在屏幕上操作着什么,画面交织着数据流和三维模型,完全不是正常电脑会出现的东西。

    “神秘人?”老周收到了陈璃画发来的一些消息,他皱了皱眉。

    “湿婆这家伙细心到把监控给删了吗?”老周发现根本查不到那天在车间工厂里的任何监控,偏偏那天没有,他无法验证明微有没有对陈璃画说谎,要是在他面前或许还能看出一些端倪,但是陈璃画显然没有这种本事。

    光听这个回复就感觉很扯,但他们现在又找不到任何证据,周围的监控都有,偏偏没有车间工厂的,老周真的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老周不禁想到催眠明微时他的梦,他感觉最后一个画面寓意深长,明微手捧《克苏鲁神话》,上面是被风吹到末页的一段话:

    我所有的故事,都建立在这样一个基本前提上:在浩瀚的宇宙中,人类的法律、利益和情感毫无意义……若要了解世界以外那未知的真相,你必须忘记时间、空间、维度、生命机制、善与恶、爱与恨。这些不过是只有微不足道的人类才会拘泥的渺小概念。

    ——H.P.洛夫克拉夫特

    但老周想了很久也没想通,还有一件事好像跟这有关,他也没想通。

    按照叶瑟琳娜所说,他们会出现在这里实际上已经改变未来了,因为她用“神之眼”看到的画面只在那座小城。

    首先改变未来需要很大一部分能量,其中多数已经由叶瑟琳娜的神谕承担,那可以说是最强大的神谕之一了,可这样还不够,多数和少数只是相对而言,要想改变未来仍需一部分非常可观的能量,本来可以由大家的神谕和荷电粒子武器共同承担,这样应该能够改变未来。

    可是情况显然不是这样,大家的确在很努力的在跟深潜者作战,但还远远不够,而荷电粒子枪又被尽数毁坏,只留下一支没被完全毁坏,而他只用其开了一枪,虽然命中了深潜者头部,但没有对深潜者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它仍有相当强盛的生命活力。

    所以从科学的角度而言,他们的能量需要强大到足够消灭深潜者才能改变未来,根本不像是明微说的什么深潜者看他们倒了就走了。

    所以他们当初怀疑明微是正确的,可是他有足够的能量去做这件事吗?老周其实想过明微是不是用仅存的荷电粒子枪来完成,毕竟明微曾在电梯中大发神威用枪干掉大票邪虫,这确实是很有可能的一种情况。

    但现在想来如果真是这样明微当初干嘛要用隐瞒的方式来糊弄过关呢?再联想到他的梦,确实应该还有更深的秘密才对。

    老周甚至有时候会想,要不是跟湿婆一见面就是你死我活,这些问题湿婆或许会有答案,比如前两天他们到底是怎么回来的,湿婆一定知道。

    “老大。”

    老周听到姜云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他走了出去问:“怎么了?”

    “既然那个洛基还是在帮助湿婆,我们是不是有必要再针对他展开一些新的行动?组织里之前的计划都因为明微的说辞暂时搁置了。”姜云顶着深度眼镜,手中还拿着文件。

    “洛基……”老周想了想这个人,他之前确实没太在意,直到最近发生的事情都跟他脱不了关系,这个人总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制造最强大的阻力,要是能加入IACO倒是得力干将,可惜。

    “我们也有了看穿幻象的装备,应该没多大问题。”姜云说。

    “如果能抓到他的话,洗脑吧。”老周说,虽然洛基做了这些错事,但他们向来是个具有人道主义的组织,不会轻易处置生命。

    本来这种事不用来请示他们老大,但洛基最近跟湿婆牵扯在一起,谁也不知道行动将造成什么影响和后果,但是有了周唐林的示意,他们可以免去后顾之忧。

    “还有,加强对湿婆的监测,我觉得他已经快要黔驴技穷了,竟然搞这么一出抓明微他们当人质,我们组织里应该有能够应对古祭祀水晶的神谕者,你安排就好,说不定还能将洛基、湿婆一举拿下。”老周对他点头。

    “好。”姜云领命而去。

    老周回房关上门,可不一会却传来敲门声,还有女人的声音在喊:“老大!”

    老周无奈,是叶瑟琳娜。

    他开门,说:“你别瞎喊。”

    叶瑟琳娜吐了一下舌头,纠正说:“唐林·弗拉基米尔·周。”

    气得老周连连摆手,“行了行了,有什么事你说吧。”

    “我刚刚,用神谕了。”叶瑟琳娜含笑说,长长的睫毛映在美眸中,如星河闪烁。

    “什么!”老周则大惊,“你干嘛乱用神谕?”

    “什么乱用啊?你前两天都差点回不来了,我再不用神谕,谁知道你下次会不会回得来?”叶瑟琳娜一哼,显得有些委屈。

    “你用神谕怎么没晕倒啊?”老周疑惑着打量她。

    “晕了,刚醒。”叶瑟琳娜又笑着说。

    “你真是胡闹,你这样乱来,我怎么跟你家里交代?”老周一瞪眼。

    “我没事,距离上次使用神谕都过去那么久了,消耗再大也补回来了,再说了,神谕不就是拿来用的嘛?”叶瑟琳娜说。

    “神谕部神谕者守则第一条就是尽量不使用神谕。”老周揉着鼻梁。

    “我又不是神谕部的,我只是你们的名誉成员,我爱怎么用怎么用。”叶瑟琳娜说,“除非你让我正式加入IACO,那我就乖乖听你这老大的话。”

pk10彩票     老周觉得自己老得腐朽的榆木脑袋实在斗不过叶瑟琳娜的古灵精怪,于是放弃与她争论,并问道:“你都看到了什么?”

秒速赛车玩法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计划 大乐透 秒速赛车开户 159彩票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秒速赛车登陆 秒速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