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诸神! > 第一百零七章 岁月赠别离(10)

第一百零七章 岁月赠别离(10)

    显然,没有这么好的事情,爱德华能同意的话他就不叫爱德华了,那还是交易吗?那不成了做慈善的吗?

    而且明微现在怎么可能会跟陈璃画表白?失败了连朋友都没得做,成功了苏琉怎么办?说真的,明微知道自己还喜欢陈璃画,从他下意识的想法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如果不喜欢陈璃画了不会想表白之后让爱德华把记忆交易掉,而苏琉这正是明微一直苦恼的,如果没有苏琉,那么就只是他自己的事情,他要浪费青春、蹉跎年华也不关别人的事。

    可是苏琉出现了,把他从灰暗的世界中拉了出来,像是天使般美好,他至今不明白苏琉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没理由啊!自己要是真那么有魅力,也不至于让陈璃画一直把他当朋友看了,也不会感情经历全是暗恋了。

    这就让他必须做一个抉择,一个喜欢他,但他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一个他喜欢,但不知道喜不喜欢他,而两个决定都有可能会伤害自己和苏琉甚至陈璃画,明微觉得好像哪里出了问题,他觉得自己根本不配伤害到苏琉,就好像他的世界里不应该出现这么美好的人,苏琉就应该让他待在黑暗的井底,别把井盖打开,这样他就会死心的以为世界就是黑暗的,没有天使,没有救赎。

    爱德华把苏琉看得很重,在他那里意味着永恒的、强大的魔力,那个算命的老黑好像也算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除了“卧槽”之外还给了他一句“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些都让明微想不通,所以苏琉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

    “明微。”陈璃画突然开口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怎么了?”明微问。

    “没事,就喊你一下子。”陈璃画说。

    明微“哦”了一声,或许她觉得太安静了吧,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他们又被绑在这里,确实让人很没有安全感。

    陈璃画过了会又说:“总感觉挺不可思议的,我们居然也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我以前甚至不知道你会加入IACO,都只把你当好朋友。”

    “难道现在不是好朋友吗?”明微哈哈笑了一下,略有目的性的期待她的回答。

    “不只是。”陈璃画说,“其实越长大越容易觉得了解自己的人真的很少,就算了解你的人也不一定懂你,甚至都越来越不愿意让别人有机会了解自己,也不太愿意花时间去了解别人,所以我会觉得身边的人都很值得珍惜,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跟你一起在这里的原因。”

    明微想了想,或许这就是爱德华说的羁绊吧,他们每个人都是靠着羁绊那种微妙的联系影响着一切,如果世界上没人跟你有任何联系,你对任何人都不重要,那么想必经常找不到自己存在的痕迹。

    明微说:“嗯,有人在乎的感觉很好,就像我在医院你们都来看我一样,让我觉得我应该还是有点存在的意义的。”

    有几个人会在你住院的时候去看你呢?如果有,一定都很值得珍惜。

    “我们是去看你,可是好像还有个小姑娘全程陪着你哦?最后还是她亲了你一下才醒的。”陈璃画提醒明微。

    明微尴尬的欲言又止,所有人都在强调苏琉,包括陈璃画,就好像他们真的是毋庸置疑的天造地设的一对,说多了他自己都恍惚了。

    满是烟头的烟灰缸里又多了一员,老周吐出烟雾,把烟头掐灭,他如鹰般的眼神盯着电视,锐利得仿佛能够刺穿一切,在他那略显苍老的面庞上竟显得如此和谐,好像他就该保持着锋芒。

    手机上多了一条消息,他刚刚看过了,是明微发来的,或者说是湿婆用明微手机发来的。

    老周穿上西服,扣好皮带和纽扣,又在镜子前打上一条黑色领带,一把手枪被他塞入后腰,用衣服遮住,最后带上墨镜出了门去。

    在大家惊愣的目光中,他们的老大一言不发,脸上写满了肃杀,他们只能干望着,没人敢多问一句。

    然后他们听到GTR的启动声,如炮弹般轰向这个世界。

    兰斯洛伊、吴可非在屋子里和他们的老师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老大怎么了,要去干什么,不过看起来超酷,这很重要。

    GTR闪电般穿行在车流中,老周仔细的观察四周,望着眼前能看到的一切,墨镜中显示的各项数据告诉他周围暂时没有幻象,于是车速越来越快,在他的控制下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看起来几乎不可能的超车动作,别人看起来他好像拿命在开车,对他而言其实只是控制玩具般的感觉。

    他是人类极限,各方面都是。

    在万籁俱寂的时候,明微和陈璃画听到一声怒吼,惊得他们浑身一颤,如同野兽在咆哮,但他们听出来了,是他们老大的吼声。

    “湿婆!”周唐林站在宽阔的车间工厂里,吼声震慑四方,“你的老大来了。”

    明微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老周真的来救他们了。

    房间门被轰的一声打开,进来一群人把他们扛出去,他们这才知道自己周围大概是个什么地方,这里是车间工厂,而且并没有废弃,他们在上方,下方边缘还有很多车辆,明微和陈璃画看到了老周的身影。

    他只有一个人,站在门边,外界的光洒在他的身上,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他的面前是一群人,湿婆和洛基赫然在其中,但他的气势很足,就好像所有人都被他给包围了一样。

    “老周!”明微喊了一声。

    老周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向前方的湿婆,说:“我来了,放了他们。”

    湿婆又发出他那标志性的嘶哑的笑声,他说:“别急啊,把他们放了,我们被你打死怎么办?资源应该要好好利用才对。”

    湿婆一招手,扛着明微和陈璃画的一群人把他们两人的椅子绑到一个挂钩上,任凭两人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他们被绑的太紧了,那些人拉动绳索,明微和陈璃画被挂得越来越高,直到车间的穹顶,大概有四五层楼的高度,只要他们松开绳索,明微和陈璃画就会自由下落。

    老周冷眼望着湿婆,“你想怎样?”

    “我就知道你会一个人来的,虽然魔法对你无效,可是魔法对普通人有效啊!”湿婆看向他身边的人群,他们的眼中都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他们全都被控制了,“看看所谓的人类极限,能打多少个经过魔法强化的人类。”

    老周知道是古祭祀水晶给湿婆的力量,否则他不会再消耗大量的精力去蛊惑教众。

    “上!”湿婆一声令下,他身边的十人飞影般窜了出去。

    来者速度很快,但周唐林也丝毫不惧,直接跟他们肉搏,活得久的好处就是他有时间去进行各方面的大量的学习,比如古今中外的格斗术周唐林就全都练了个遍,他感觉到这些人的力量和速度都远飞正常人类可以比拟,但对他而言还是不够。

    接下来明微和陈璃画在高处心惊胆战的看到老周在下方一个打十个,隔得这么远他们都能听到骨骼断裂的声音,老周展现出了非人般的战斗力。

    周唐林伸手把一个人的直拳握住,然后另只手重拳轰在那人的胸膛上,即便是经过魔法强化的身躯也出现了明显的凹陷,这一拳就是野牛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强度吃不吃得消,更别说普通的人类了。

    “你看过《碟中谍》、《惩罚者》和《疾速追杀》吗?”明微在穹顶之上颤抖着问。

    陈璃画无奈了,“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只想得到这些吗?”

    明微点点头,这种时候脑子里就会飞速闪过一些画面,有的有关联,有的没关联,他一度以为各种动作片只要看得爽就好了,不用去管主角为什么一个能打那么多个,也不用去管主角为什么怎么打都死不了,直到他现在看到了老周,原来艺术真的源于生活。

    这就算被人看到也会以为在拍电影啊!

    “好,很好。”湿婆望着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的十人,周唐林跟个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他好像很满意,然后说:“你再还手的话,我不能保证他们两个会不会掉下来。”

    “堂堂邪教教主竟然玩这种把戏,湿婆,你不怕其他教主知道笑话你吗?”周唐林冷笑。

    “要是他们知道你死在这种把戏之下,恐怕会笑话你。”湿婆无所谓的说,他一挥手杖,魔力汩汩涌出,进入地上那十人的身体,他们再次站了起来,四面八方把周唐林围住。

    湿婆得意的笑了,“作为一个老妖怪居然还保留着人类的情感,我都替你感到丢脸。”

    周唐林浑身被人锁住,一个人把他脸上的墨镜摘了扔到一边,而他面前的大汉挥舞着拳头直往他面门上砸。

    “你也有今天。”湿婆黑袍下的褶子都扭曲成欣慰的形状。

快3平台 75秒赛车网站 时时彩平台 秒速赛车网站 大乐透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计划 加拿大28 北京28 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