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诸神! > 第一百零六章 岁月赠别离(9)

第一百零六章 岁月赠别离(9)

    有人在现实中沉沦,也有人在梦境中死去,好像大家都活得不清不楚,死得不明不白。

    明微和陈璃画就活在两人共同编织而出的梦境当中,但他们都没有意识到那是梦,他们经历着似曾相识的场景,有时在学校、有时在街头、有时在书店,场景毫无逻辑的切换着,但他们大脑负责逻辑这块的区域也随着**在沉睡。

    他们有时会突然出现在摩天轮上,在最高处望着星辰和烟花,也有可能出现在食尸鬼遍布的沼泽地,进退两难,他们意识到身边一直都是对方,也觉得理所应当。

    梦之所以是梦,因为它很难被人察觉,而湿婆用古祭祀水晶来储存梦境和能量,又施法到明微和陈璃画身上,大概只有等魔力散去他们才会醒来。

    房间里缭绕着烟雾,电视机在播放着新闻,一缕缕白烟从老周两指之间袅袅升起,老周面无表情的靠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电视上播放的是市中心大楼的新闻,满地狼藉,记者采访的所有人都如梦初醒,有的人衣衫不整,也有人永远的沉睡了。

    手机被他扔在一边,上面也播放着一条视频,是明微发给他的,明微跟陈璃画被绑在椅子上,昏迷着,看起来在一个房间里,但明微和陈璃画的定位都被湿婆关闭了,他原来也是iaco的人,对此应该手到擒来。

    老周想自己或许害了明微,他低估了任务的难度,他没想到湿婆竟然搞出了这么大的动作,这不是找死吗?要是被有关部门怀疑,他们谁都不好过,现在新闻大肆报道,他在想处理方式,还有明微两人的安全。

    iaco很多人已经把老周当做神一般的存在,觉得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其实他自己不这么觉得,他是活了很多年,比所有人都经历得更多,他也曾一度以为自己无敌了,好像无敌就是他的使命,但他意识到一点,无论如何他都无法留住一个要死的人,他是无敌,但他身边的人却时刻处于危险之中,他经历了很多生离死别,有过一段漫长的麻木时期,他不再为身边人的离开而悲痛,甚至他根本就没把任何人当做与他亲近的人,这样在他们死去的时候他也就没那么痛苦。

    可是他思考着,生命到底意味着什么,其他人并没有他这样的生命力,他们或许也有其他使命,但有一个使命应该是所有生命在出生的一瞬间就被世界赋予的,那就是好好活着,而他赋予了这些人其他的使命,那他也要为他们的生命负责,而不是麻木的把他们当做工具,既然他的生命比别人漫长,那么这所有的一切痛苦也应当由他承受。

    是,不止他没得选,所有人都没得选,世界是一片漆黑,所有人都在摸黑前行。

    这么多年了,他依旧有很多看不透的东西,比如现在他就不知该如何是好,其他人还在处理大楼的诡异事件,不知道明微和陈璃画已经在湿婆手中,老周觉得自己或许只能选择再一次相信明微了。

    其实老周一直在想,如果当初自己把一切都告诉他的孩子会不会好一点?至少可以让他不带着疑惑死去,自己也就没有那么痛苦,或许正是这个原因,他对明微才会这么特别,明微让他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他当然知道明微没有神谕,但又隐约觉得他有点特别,很奇怪,因为明微明明看起来特别平凡,跟他相似的孩子一抓一大把。

    但老周就是想试一下,如果让他加入组织会怎么样?也算了了他对自己孩子的愧疚,到目前为止,明微似乎真的挺特别。

    明微浑身酸痛,他大梦初醒,大脑在魔法的余威下如浆糊般黏稠,好像沉睡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的眼睛对光线都变得异常敏感,旁边好像扇小窗,光线有些昏暗,但他的眼睛一时半会还适应不了,过了一会他才恢复正常的所有知觉。

    他被绑在椅子上,很紧,他看了看好像被绑了两层,他扭过头去,看到自己后面的陈璃画,他们两个分别被绑了一层,又有另外一根麻绳将他们两个绑在一起,这根本就挣脱不开,他甚至看不到绳结在哪,也不在他们手上,或许在椅子下方。

    他们在一个房间里,堆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窗户好像很脏,脏得不透明,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原来刚刚是做梦吗?他回想起很长很长的梦境,全都是陈璃画。

    这也不值得奇怪。毕竟明微经常梦到陈璃画,每次都是那么美好,就好像他们是天生一对,每次醒来他都舍不得,还老是幻想着陈璃画会不会也跟他做同一个梦,他真的抱有这种期待,但到学校看到陈璃画一如往常的模样才发觉自己有点傻,怎么可能呢?

    但这次,这种感觉异常强烈。

    “璃画,你醒了吗?”明微轻声问。

    “嗯”陈璃画发出微弱的声音,好像也是刚醒,虽然脑子很乱,但她还是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我刚刚做梦,身边好像都是你。”明微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说。

    陈璃画沉默了一下,“我也是,还梦到我们一起坐摩天轮。”

    “我们做的还真是同一个梦。”明微说,突然开心了起来,好像都忘了他们现在是什么处境。

    陈璃画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然后她挣扎了两下,发现无济于事。

    “是我连累你了,你不该在这里的。”明微说。

    “我没在的话可能你也不会被抓住,别想那么多了。”陈璃画说。

    明微感觉得到自己身上的东西全都被收走了,手机、墨镜、枪,他们连自己周围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也分不清现在是早上还是傍晚,情况很不乐观。

    “作为人质的话,我们应该是安全的,等着老周他们来救我们吧。”明微想到昏迷前洛基和湿婆的对话。

    陈璃画说:“可能没有这么容易,我们在湿婆手里,他能做的事情太多了,老大他们还不敢轻举妄动,现在外界肯定还很乱,情况很复杂。”

    明微突然想到他妈妈和苏琉,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梦境都那么长,少说也是论天算的吧?希望老周他们能处理一下他妈妈那边,不然失踪这么久,他妈妈可能都要报警了。

    他第一次单独出任务就落到这步田地,还连累了陈璃画,应该很让老周失望吧?确实挺失败的,干啥啥不行,如果爱德华不帮他的话,他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啊!可能还不如普通人,要他来执行任务不是闹着玩吗?

    “爱德华?”明微在心里喊。

    这次倒是很快就有了回应:“干嘛?要把苏琉交易给我了吗?”

    明微一愣,“我就让你帮我解开绳子,应该不用交易吧?”

    “那不行,从上次深潜者之后我都帮你多少次了,再不交易我生意还做不做了?”爱德华说。

    “就解个绳子也要交易?你怎么不去抢啊!”明微说。

    “你看,现在你跟陈璃画绑一起,还做了那么长的同一个梦,不管之前你在她心里什么地位,现在肯定会有异样的感觉,趁此机会,你把苏琉给我,我给你魔力,你大发神威带她走,人挡杀人、神挡杀神,她肯定会爱上你的呀!”爱德华循循善诱。

    “你要苏琉干什么?”明微想不通,又很好奇,“如果我真把她交易给你,会发生什么?”

    爱德华正经回答:“她会消失,而你会获得永久的、无穷的魔力,湿婆之流不再可能是你的对手,你就是想取代你们的老大也不是问题。”

    “我不懂,为什么苏琉的价值这么大?”明微实在是疑惑。

    爱德华没有回答。

    明微又问:“那陈璃画呢?也能交易吗?”

    “我想想。”爱德华沉吟,“你可以选择交易你跟她之间的某种羁绊,比如你们刚刚一起做的梦,虽然是因为湿婆的魔法,但这也成为了一种宝贵的东西,交易之后她将不再记得这件事,但就跟你交易了愤怒差不多,力量并不是永久的,并且力量也没有交易愤怒那么强大。”

    “还可以这样?”明微惊了。

    “是的,我现在可以提供给你这个选择,要不要交易?”爱德华说。

    明微深吸一口气,就像爱德华说的,他们好不容易做了同一个梦,陈璃画现在对他的感觉说不定会变得更暧昧,这正是他以前期待的,交易掉的话,不就又恢复原样了吗?就像他以前做的梦一样,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有他自己回味,那他们被绑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只是一次性的力量,他觉得不是很值,说不定有人能把他们救走呢?

    “小伙子,这样可不太对,一边放不下陈璃画,一边又保持跟苏琉的关系,你想做渣男吗?”爱德华叹了口气,“要不你现在跟陈璃画表白吧?无论结果,我保证救你们出去。”

    其实苏琉和陈璃画给明微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个问题明微还真没想过,因为他从来就没觉得自己居然还有当渣男的潜质,但很多事情不是简单两个字就可以概括的啊!

    “要不我跟陈璃画表白,如果不成功就把这段记忆交易掉?”明微试探性的问。

    爱德华都愣了,“卧槽,你真是个小天才。”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网站 pk10开户 秒速赛车注册 秒速赛车官网 秒速赛车计划 秒速赛车计划 秒速赛车网站 广东快乐十分 秒速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