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诸神! > 第八十九章 夏与幻之夜(14)

第八十九章 夏与幻之夜(14)

    “是不是兰斯洛伊的出现让你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变淡了?”陈璃画看着明微,好像期待他的回答,可明微只能在黑暗中看着,他想回答“是”,但回答了她也听不见。

    当然是因为兰斯洛伊啊!不然呢?明微本来有大把的时间跟陈璃画在一起,他觉得陈璃画也挺喜欢跟他待一起的,当初明微曾一度以为自己终于迎来的人生的春天,甚至都想对陈璃画表白了,但兰斯洛伊的出现完美的破坏了所有的一切。

    虽然这也让明微看清了,陈璃画跟他之间不是爱情,但他不想看清,正所谓日久生情,明微觉得长此以往,友情也有机会变爱情的,不管怎样都要试一下吧?可兰斯洛伊一出现就没机会让他试了,时间都被他夺走了。

    陈璃画轻轻的说:“其实不会的,我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就算不维系,也不会变淡。”

    “我上次就想跟你说了,也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听得到。”陈璃画叹了口气。

    明微其实也有很多问题想问,比如她是不是喜欢兰斯洛伊、对自己是什么感觉、是不是永远都不可能喜欢他?但他不敢问,他无法想象得到答案的后果,她一定会觉得很莫名其妙吧?会对自己很失望吧?说不定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明微不想让他们两个都陷入那种尴尬的境地。

    要真的沦落到形同陌路的地步,那曾经共同的回忆将彻底变质,本来是美好的、值得怀念的,但陈璃画要是知道其中掺杂了明微对她的感情,回忆将变成什么样?肯定是往坏的方向发展,那对她并不公平。

    或许也会感动?明微甩了甩头。

    “还有啊,你跟兰斯洛伊不一样,你应该不会吃他醋吧?不过也不好说,我看到你身边多了一个对你那么好的女孩子,也有些吃醋,就好像我们之间显得没那么特别了。”

    陈璃画望向窗外,夜色好像带点蓝,她轻轻的说:“真想你快点醒过来,然后问你是不是喜欢她。”

    明微在窗边黑暗的角落望着她,她期待什么答案呢?自己又该怎么回答?好难,明微觉得还是继续躺着吧,也不用去纠结洛基的贵宾券,挺好的。

    “我们知道是湿婆了,老师他们查了监控,放心吧,老大他们一定有办法让你恢复的。”

    陈璃画还是站起身来,把明微的手放回被窝,她望着明微安详的模样,过一会走了。

    明微想跟着她,结果自己根本走不出这间病房的门,只好作罢,肯定是爱德华搞的。

    来也悄悄,去也悄悄,陈璃画一直都是个看不透的女孩,她做出什么好像都不值得奇怪,但在她做之前你永远都猜不到,她很特别,否则明微也不至于暗恋她这些年。

    明微还是没醒,看着自己日渐憔悴的妈妈,他心里也很不好受,组织这几天也在想办法,有些神谕者拥有着治愈性的神谕,他们试着偷偷给明微用,没有效果,还有一些解咒的秘术,还是没用,最后想到解铃还须系铃人嘛,也不知道湿婆给明微下了什么咒,最近正在谋划着把湿婆给活捉了,让他来解,当然,这可能就不是一时半刻能完成的事情了,难度过高了一点。

    再说了,明微这其实已经不关湿婆的事了,他估计湿婆没想留活口的,是爱德华救了他一命,就算让湿婆来也没用啊!说不定看明微还活着,一气之下又给他来两下子,那可真就完蛋了。

    洛基最近又开始在街头表演了,好像是在为接下来的大型场馆魔术表演做宣传,但网络上的宣传其实已经非常到位了,预售的门票早已抢购一空,大家都在期待着洛基首次正规的大型魔术表演。

    明微不知道这事,他也不在乎,现在能不能醒都不知道,也就不再纠结该邀请谁一起去看表演了。

    “爱德华,我还要躺多久,能不能给个具体的数字?也好让我准备准备。”明微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一天天的待在这另一个时空里看着自己躺在病床上叫什么事啊?不用吃也不用喝,明微都感觉自己已经死了。

    “快了快了,在洛基表演开始前一定能醒,你不会错过的,别着急。”爱德华终于回答明微。

    可是这回答让明微无可奈何的翻白眼,“我谢谢你啊!那是不是还半个月呢?”

    “我的意思就是半个月之内,可能是今天,也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十五天。”爱德华又说。

    明微想骂人,但又感觉很无力,他的脾气是越来越好了,因为愤怒早就被收走了。

    “你没死就不错了,别再不知足了。”爱德华说。

    这两天病房里很空,组织的大家发现束手无策后已经几天没来了,他们应该都有事情忙,毕竟湿婆已经确定在这座城市了,就算是陈璃画他们也没办法再天天过来,明微妈妈也还要工作,于是大多数时候只有苏琉陪在明微身边,明微妈妈都心疼她,都劝她不用这么常来了,但她不听。

    上哪去找这么好的女孩啊?明微妈妈感慨,相比现在社会上充斥着各种畸形的感情,什么小三、出轨、离婚的,普通人离婚都已经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了,至于那些受万众瞩目的明星夫妻之间也常有感情破裂的娱乐新闻,但都不算什么了,因为大家都习以为常,就好像现实世界就是充满了现实,而不像童话,于是很多人不再相信爱情。

    多少感情是从一方病变开始变质的?正所谓患难见真情,多少情侣、夫妻都受不了另一半的疾病而选择放弃,可苏琉甚至还不是明微的女朋友啊!她好像已经没有了自己的生活,生活的全部都是明微,明微妈妈都自愧不如。

    所以她觉得这是命中注定吧?她无法想象这样的两个人如果最后没能走到一起会怎样,她作为明微妈妈,真的不希望看到,也希望明微争点气,这个世界有没有爱情其实都是你自己决定的,你有这世界就有,你没有世界就没有。

    很多人说相信爱情,但不相信自己会遇到爱情,这句话其实很矛盾,他们以为他们只是不相信自己,但本质上还是不相信爱情。

    也无可厚非,谁又能知道爱情长什么样呢?谈了恋爱结了婚就一定是爱情吗?没在一起就一定不是爱情吗?这样一个复杂又抽象的东西,谁也不知道自己见过没有,有时候你觉得见过,有时候又感觉不是,所以很难相信。

    世界上有很多能够将爱情娓娓道来的人,但他们真的拥有吗?或许他们只会言情,并不懂爱。

    那些年少时高谈阔论不愿将就的少年,后来都做了谁的另一半呢?曾经大放厥词喊着单身万岁的少年,后来又为了谁日夜颠倒?

    爱情是不朽的主题,而矛盾是爱情的开始,也是归宿。

    明微看着苏琉,苏琉也看着明微,但两人却不在对视,很微妙。

    苏琉今天跟第一次见她时打扮的一样,就像那句歌词形容的:“一身琉璃白,透明着尘埃。”

    白色及膝裙下的小腿亦如琉璃雪白,也似透明尘埃。

    她脸上戴着金属圆框眼镜,脑后扎着乌黑的马尾,耳边那一绺如羽毛般轻柔的秀发,也跟那天别无二致,很好看,坐在那里就像一只文静的小猫,乖巧又可爱。

    她其实不太戴眼镜,她并没有近视或者远视,眼镜也是没有度数的镜片,像是饰品,戴起来很精致,当然她无论戴不戴都很精致。

    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明微的脸,她看得很认真,明微的眼睛动也不动,就好像永远都不会睁开。

    她脸红红的,又去拨了拨明微的眼睫毛,不长、不密,但至少是黑色,闭眼时也还挺好看的,摸起来软软的、酥酥的,很舒服。

    可这时候护士突然进来,吓得苏琉收回了小手,脸还红红的。

    护士是来给明微挂葡萄糖的,虽然明微身体消耗很低,但偶尔还是需要一些葡萄糖的。

    苏琉帮忙护士挂好吊瓶,护士出去了,苏琉确认了一下门外没人,然后她小心翼翼的、偷偷摸摸的,像怕生的小猫一样,慢慢的贴近明微的脸。

    明微在一旁瞪大了眼睛,苏琉要干嘛?

    “来了来了来了!”爱德华也在这时出现,还捧着一杯爆米花,标准的看戏嘴脸。

    明微完全没看他一眼,全程紧盯着苏琉,看她慢慢的靠近自己,又好像害怕他突然惊醒,也害怕有人在这时突然的闯入,小脸酡红。

    苏琉一只膝盖和手肘都顶在床上,她缓缓低下头,就像蜻蜓点水般温柔的在明微的脸上吻了一下,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但房间里的两颗心脏却欢快的跳动着,频率达成一致。

    明微缓缓睁开眼,模糊的视线中他能够近距离的感受到苏琉的脸有多红,还有他们两个的心跳有多快。

秒速赛车开户 广东快乐十分 江苏11选5 广东快乐十分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北京28 陕西体彩网 秒速赛车网站 吉利分分彩 秒速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