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诸神! > 第八十三章 夏与幻之夜(8)

第八十三章 夏与幻之夜(8)

    “大家应该都知道,我们老大就在省内的一座小城,上次还从我们分部调动了荷电粒子武器,现在平息下来是因为邪教首领从那里逃走了,而我们11号分部作为距离最近的分部,一定要密切关注一切可疑线索,甚至要把注意范围再扩大,周边城市也要关照。”

    男子喋喋不休,随即有人提出质疑:“可是我们的人手不够啊!怎么可能涉及到其他城市?”

    “邪教首领还在小城的时候,总部一度出动了大量人手支援,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他们过几天就会暂住我们分部,而我们多数只需配合他们行动。”男子回答,声音浑厚。

    “老大也会来吗?”有人问。

    “这我可不知道,但如果真在附近发现邪教,老大是一定会来的。”

    明微稍微有点愣,湿婆应该不会这么凑巧就在这座城市吧?距离深潜者一战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湿婆要是真在这里不应该早就被发现了吗?但如果湿婆不再蛊惑教众,独自一人藏起来的话,那倒是很难发现,可没有教众的邪教,何足为惧?

    “你刚刚说的是真的?”有两个人穿过人群来到了明微的身边,他见过,正是刚才寻不见的两位神探,夏一杰和马志鹏。

    明微连连点头,“真的。”

    夏一杰和马志鹏相视一眼,“那事情可能更麻烦了。”

    “怎么了?”明微不解。

    “对于已经知晓我们组织存在却不愿意加入的神谕者,组织将对他执行相关的记忆清除程序,而我们很可能根本就抓不到他。”夏一杰一脸苦笑。

    明微惊疑,“可是这种做法可能更加激怒他啊!”

    “所以说更麻烦了,我们还需要向上级请示,而上级才不会管洛基是不是会被激怒,只会加派更多的人力来完成这件事。”马志鹏叹了口气。

    明微一个头两个大,合着不管他怎么做,洛基都很有可能被他们组织激怒,从而加入邪教。

    那他来费力的跑来这里还有什么意义?挫败感让明微本来稍微有所改善的心情顿时变得更糟了,果然,他还是没能做成什么事,洛基对他还不错,虽然刚认识没多久,却给了他两张贵宾券,明微真不希望他跟组织对立,明微感觉自己辜负了对方的请求,真的连这么一件小事都做不成吗?

    夏一杰和马志鹏亲眼看到明微的表情从正常变成了失落,就像一个考试考砸的孩子,本来以为能拿个不错的成绩,结果看到现实的分数傻眼了,再仔细一看,这里错、那里错,不该错的地方错,该错的地方也错,那真是像坐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

    两人无奈的拍了拍明微的肩膀,感觉自己好像打击到一位少年的积极性。

    “你们的上级是什么?”明微不死心的问。

    “我们神探隶属情报部门,虽然有专门的主管,但神谕者拒绝加入这种事情极少发生,真要对洛基洗脑的话还需要相关的人手调动,我们会报告给主管,主管再汇报部长吧!”夏一杰想了想。

    明微听此立马拿出手机搜索信息,不一会他的眼中燃起希望。

    情报部部长:姜云教授。

    明微跟姜云教授当然不熟,但怎么说也算是认识,他刚刚还幻想着会不会是他的导师阿图罗研究员,显然他的导师没有这么优秀。

    “你认识姜云教授?”两人见明微这反应有些好奇。

    明微点点头,说:“他跟老周老大都在那座小城,我就是前段时间离开那里后,才来到这座城市的。”

    两人瞪大了眼睛,夏一杰似乎突然想起什么,“明微,你就是扛着汤姆逊扫射邪虫,枪枪爆头那个?”

    夏一杰好像没意识到自己声音有点大,把周围许多人目光都吸引过来,他们都望着明微,想起什么,显然不少人都看过那段视频,本来已经过去几个月,大家都快遗忘了,经由夏一杰提醒,他们倒是把视频里的人物和明微这个名字跟眼前的少年对上了。

    还真没看出来讲个话都唯唯诺诺的少年,竟然是个超级猛人,而且大家都在传明微跟他们老大关系不一般,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明微真没想到自己还有点名气?一道道目光夹杂的意味显然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了,意外居多。

    “可是清楚记忆是规矩啊?要是洛基知道那么多东西还跟以前一样生活,不就乱套了吗?姜云教授应该不会同意吧?”马志鹏看着明微。

    “不管怎样都得试一试,总比让他加入邪教好吧?”明微没想那么多。

    明微离席了,再待下去也没意义,大家讨论的都是很专业的问题,他又没有任何见地,他只在乎自己的事,因为他的能力只够他处理自己的事。

    其实明微没有姜云的联系方式,但不要紧,吴可非和陈璃画都有,他的导师阿图罗肯定也有,所以明微不知道该向谁要或者说他不知道要不要趁此机会跟陈璃画说说话,他知道自己心里是有点想的,但他又觉得不太应该。

    要是爱德华没出来恶心他,他应该不会纠结,屁颠屁颠的就打个电话过去藉由询问姜云联系方式之名问候家长里短了,可现在他心里一清二楚,其实爱德华说的一字一句就连标点符号都没错,所以现在要是打电话给陈璃画,会不会显得他太傻了?

    明微捧着手机,在公交和地铁上坐了一站又一站。

    “别装了,到最后你还是会打给陈璃画的。”爱德华的叹息出现在明微耳边,“还装纠结,其实都已经在组织语言想着要跟陈璃画说什么了。”

    “朋友之间打个电话怎么了?”明微反驳。

    “原来朋友之间打个电话还要想这么久啊?如果我现在不提醒你,你马上就要坐过站了。”爱德华无比鄙夷。

    明微连忙起身,还真差点坐过站了。

    “你是天上理中客,我是人间梦中人。”明微有点不耐烦的说,“行了吧?”

    “说得好!就凭你这句话,我打算帮你个忙。”爱德华好像鼓了鼓掌。

    “什么忙?”明微走着走着,眼前场景瞬间转换,今天刚打扫的地板、落地窗外是32楼的风景、还有他的床,他到家了,现在正在自己的房间里。

    “卧槽?”明微真真切切的被吓了一大跳,差点没反应过来,“你会瞬间移动不早说?我来来去去坐了那么久的地铁公交。”

    “我会的可多了,以后多说点好话,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多帮帮你。”爱德华也出现在房间里,语气得意。

    “你爱帮不帮,我对你没好话。”明微翻白眼。

    “我就欣赏你这种态度,要是对陈璃画也有这种骨气,我会更欣赏。”爱德华冷笑。

    明微懒得理他,一头栽倒在床上,今天真累。

    “我带你回来只是顺便,我要帮你的是其他事。”爱德华在明微身后提醒他。

    “我好像没什么要你帮的。”明微脸陷进被子里。

    “你不想看看陈璃画在干嘛吗?”爱德华淡淡的说。

    明微翻了个身,“什么意思?”

    爱德华大手一挥,雪白的墙壁上出现光影。

    “喂喂喂,等等,要是她在洗澡怎么办?”明微反应过来瞬间慌张。

    “那你不是血赚?”爱德华微笑。

    “那我就把你眼珠子挖了。”明微恶狠狠的说。

    陈璃画在她房间,坐在梳妆台前,并没有在化妆,而是拿着手机,发呆。

    然后在手机上打开对话框,编辑了一小段文字,又删掉,重新打了一段话,又删掉。

    “你最近怎样?”

    “你去哪了?”

    “你怎么了?”

    她感觉全都不对劲,她又想着要不直接打电话?可旋即还是颓然的放下手机,有些失落的趴在梳妆台上,望着镜子中的一支支口红和其他化妆品,她的眼神却是失焦的。

    怎么可能会有人能让这样一个女孩失魂落魄、牵肠挂肚呢?她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对待外界从来都是轻飘飘的,就好像雪落下时拂过头发和脸颊,无论你是否用手接住,它都将消逝成空。

    明明发生了什么才对,而且你感觉唯美浪漫,可对她而言好像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

    然而此时此刻,她手机上的对话框竟然是明微?

    这就变得有些魔幻现实主义了,怎么可能?

    在明微自己都要宣告放弃的时候,她是因为明微在纠结,就跟明微刚刚纠结的时候一样,明微在这头捧着手机,陈璃画在那头反复编辑文字,多烂俗的桥段,竟然还会发生在他跟陈璃画身上。

    明微真的想不通啊!就像雨天里永远藏着的那个秘密。

    原来世界上每一件事都不会像看去那么简单吗?那么自己在她心中到底是什么地位呢?她会在书店里跟明微谈天说地,同时学校里传满了她跟吴可非的喜讯,她会跟明微一起漫步街头,同时并不拒绝兰斯洛伊的暧昧。

    明微以为她从来没有在意过自己,所以才看不出来他的喜欢。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开户 时时彩平台 pk10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快3平台 128彩票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秒速赛车网站 上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