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诸神! > 第六十一章 你笑的真难看(2)

第六十一章 你笑的真难看(2)

    兰斯洛伊要想开快车那叫一个风驰电掣,后座上的明微和吴可非脸都被吹变形了,感觉随时有可能被甩飞出去,也是今天他们才知道,赛车是兰斯洛伊的爱好之一。

    “放开我。”吴可非的黑发在风中飘逸,他冷淡的看着明微,这货正神色惊恐的紧搂着他的脖子,就差没有坐到他腿上了。

    “同桌,你再不慢点我就吐你车上了啊!先说好我没钱赔的啊!”明微冲着猛踩油门的兰斯洛伊大喊,分明近在咫尺,好像要用尽全力他才能听见,声音被迎面而来的狂风吹散,夹杂在一道道一闪而过的汽笛声中被拉得很长。

    兰斯洛伊爽朗的声音很快飘来:“小事,不用赔,不过我得提醒你,你要是现在吐出来,不是糊自己脸上,就是糊在你旁边那个面瘫脸上。”

    与此同时传来的还有陈璃画的笑声,听到这里,吴可非也开始惊恐了起来,谨慎的盯着明微,好像明微一有动静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扔出车外。

    明微贱兮兮的给吴可非赔笑,“别怕,我开玩笑的。”

    “那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吴可非依旧冷淡。

    “红灯红灯红灯!”明微惊叫提醒兰斯洛伊,希望他还记得上次闯红灯的惩罚。

    兰斯洛伊面色不变,一脚离合一脚刹车,黑色的保时捷像是一头被牵制住的野兽,生猛的停在了斑马线前,兰斯洛伊说:“不用提醒我也知道,我可是遵纪守法的良民。”

    要不是陈璃画坐车上,指不定把车开成什么样呢,还遵纪守法,刚刚明显都超速了吧!明微翻白眼,在心里疯狂吐槽。

    “哎,什么味道?”明微皱了皱鼻,看向周围。

    他们三个也注意到了,明显是旁边一辆小货车散发出来的,因为车上满载着煤气罐,可能是其中哪一罐漏了一些出来。

    “这个年头了,还有很多人用煤气吗?而且运输途中发生泄漏真的没问题吗?这玩意不是易燃易爆?”明微疑惑。

    兰斯洛伊摇头表示不懂,陈璃画和吴可非若有所思。

    不久,他们的车停在了群山脚下,在这夜晚顺着保时捷的前照灯看去,给人的感觉好像有某种不知名的恐怖在其中躲藏,微风轻抚,虫声一片。

    四人推开车门,潇洒的下车,望着前方的黑暗,明微“呕”一声吐了出来。

    他们无奈的看着明微,明微扶着车门艰难的说:“我觉得,要不今天就算了,我们改天趁着天气好的大白天再来,今晚就连月亮都不亮啊!”

    “来都来了,走吧!”兰斯洛伊一把拉起明微,明微望着前方深邃的黑暗,心跳呈递增数列的规律加快,双腿有些发软,他们好像都不知道他怕黑。

    很多人都怕黑,但只要有人陪就不怕了,更何况有四个人同行,但明微不是的,他就是纯粹的怕黑,有多少人在身边他都怕,仿佛被刻在基因里面,如果是受克苏鲁的影响,那么陈璃画他们怕什么?

    话说他们一个个神谕都那么厉害,不管面对什么,底气应该都很足才对,应该没什么好怕的吧?不像自己,为了对付深潜者还把“愤怒”给搞没了,现在爱德华也不知道躲哪去,怎么喊都不出来。

    其实明微不太清楚自己到底还会不会生气,因为他以前也并没有对谁发过脾气,他只记得对爱德华发过,要是爱德华现在跳出来挑衅他两句,说不定就能知道自己的“愤怒”还在不在了。

    “这个时间来爬山,真的正常吗?”明微走了一段路就开始喘了,他在想究竟是他们不正常还是自己不正常。

    陈璃画手里有只手电筒,光束在幽暗的山间小路里无比瞩目,不过也把周围映衬得更加黑暗,他们就在这种环境下迂回前行,踏过碎石,绕过荆棘,一行四人硬是走出了西天取经般的艰辛。

    “师父,西天还有多远?老猪我快不行了。”明微气喘吁吁的抹了把汗,看他这幅模样,估计是到火焰山了。

    陈璃画把手电筒的光束打到明微脸上,“八戒,妖怪都是你大师兄解决的,行李都是你沙师弟挑着的,你喊个锤子?”

    是这么个道理,虽然八戒无事可做,但只是走路就能把他累的够呛,毕竟身子骨摆在那里,**猪胎的,哪能跟不死不灭的孙悟空和卷帘大将沙悟净相比?

    “可是老猪我根本就不想去西天啊!”明微哭丧着脸。

    “前面有东西。”吴可非突然说。

    几人望去,陈璃画立即将手电移向前方,那是一处狭长的洞穴,像是在山壁中划开一道裂缝,缝隙中摆放有他们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明微顿时被吓了一激灵,要不是吴可非及时扶住他,可能要瘫倒在地,洞穴之中全都是棺材!

    他们也被惊到了,只是反应没有明微剧烈而已,陈璃画平移手电,一眼扫去,大概有五六十具棺材横七竖八的摆放其中,还有的棺材板都被打开了。

    明微颤颤巍巍的说:“我就说今晚不宜登山,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多晦气。”

    “我是特地来这里的。”陈璃画说,三个男孩不解的望向她,她又说:“前段时间无意间看到一档节目,把这附近的一些东西用来大作文章,看完后觉得好像的确不太寻常,说不定我们能获取到有价值的线索。”

    吴可非正色,“你是指邪教?”

    “只是猜测有这种可能性而已。”陈璃画回答。

    兰斯洛伊和吴可非好像瞬间就更有干劲了,接连上前去查看情况,明微躲在后面瑟瑟发抖,如果真是邪教的话,他就更不该来了,现在爱德华不在,仅有的那点底气都消失了。

    为什么他们都像个工作狂一样?还以为今天刚高考完可以好好嗨一嗨,结果陈璃画转头就让他们投身到伟大的调查邪教工作中,明微都怀疑她是老周派来监督他们的卧底了。

    明微站在他们身后的黑夜里,往前走也不是,往后退也不行,干杵着也不对,漆黑的夜色就像密密麻麻的小虫在啃噬着明微弱小的灵魂,黑夜、棺材、邪教,明微的心底在发毛。

    “没看出有什么异常,有点像是畲族的崖葬。”吴可非这么说,“看起来年代也久远,应该不关邪教的事。”

    “什么族?”兰斯洛伊疑惑。

    “畲族,中国有五十六个民族呢,你记不下来的。”陈璃画说,她拿着手电筒,光束打进一具棺盖打开的棺材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骨头也没有尸体,其他棺材里好像都有东西。

    陈璃画突然倒下,一头栽进棺材里,突兀的动静把明微三人都吓到了,棺盖被合上,陈璃画尖叫着,她在里面挣扎,装在棺木上“哐哐”作响,整个棺材都在颤动。

    “璃画!璃画!”兰斯洛伊和吴可非神色顿变立马冲了过去,明微也冲了上去。

    兰斯洛伊焦急的推了两下,没把棺盖推开,陈璃画的尖叫一直在持续,三人对视一眼,一起伸手去推棺盖。

    “三、二、一,使劲!”兰斯洛伊大喊。

    “哐!”然而这一次他们瞬间就推开了,棺盖狠狠的砸在地上发出响声,三个人都有种用力扑了个空的感觉,差点齐刷刷的扑进棺材里,他们三脸懵逼,加上残留的焦急。

    “咔嚓。”陈璃画举着手机和手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就在脏兮兮的棺材里笑的前仰后合,无法自拔,笑声盘旋半山腰,明微三人神色复杂。

    陈璃画把手从棺材里举起来,笑得手还在抖,手机上定格着三张面孔,他们仨只看了一眼就无奈的捂脸,的确超级滑稽,任谁看了都想发笑。

    “留点纪念嘛,sorry啦。”陈璃画从里面爬出来,美女总是有特权的,要是换个人敢这么玩,要么被打出屎来,要么就真进棺材。

    “差点被你吓死,还好我心脏够强大。”兰斯洛伊摇摇头,语气还带点宠溺。

    吴可非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抿抿嘴,其实陈璃画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这么搞怪,只是他都接不住后戏,光是兰斯洛伊这样类似的回答他都没有,搞得陈璃画每次都只能潦草收尾,她应该也觉得他很无趣吧?

    确实是这样,无论哪种沟通和交流都不是吴可非所擅长的,他其实也知道自己有个“北落师门”的雅号,听起来确实很不错,浪漫又有诗意,然而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的,孤独?耀眼?这不都是外界对他的过度美化吗?在陈璃画眼里应该不是这样的。

    吴可非莫名的想看明微一眼,发现他背对着他们,面对漆黑的群山,他的身影是那么毫不起眼,一如深夜也不起眼的黯淡星辰,万籁俱寂,也包括他自己,他怎么了?好像在发抖。

    “是啊,被吓死了,比黑暗还让人害怕啊!”明微心里想,手指摩挲着那枚融入周围的戒指。

    陈国王说

    感谢“蓝侠之风”兄弟的打赏,感谢各位支持,臭不要脸求一波推荐票,更新会慢慢多起来的~诸神!最新章节就来网址:

广东快乐十分 秒速赛车计划 128彩票 秒速赛车计划 秒速赛车 北京28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