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诸神! > 第六十六章 你笑的真难看(7)

第六十六章 你笑的真难看(7)

    明微百无聊赖的坐在长桌尽头角落逗弄着一盆含羞草,陈璃画他们在跟老周和导师们描述情况,他觉得有点无聊,他补充了很多水分,现在肚子胀得跟怀孕了一样,一句话都不想讲。

    也不知道陈璃画他们是在挨批还是被表扬,反正老周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他应该是不想在跟湿婆对抗的这段时间里再出什么幺蛾子的,毕竟湿婆教已经够难对付的了,不过目前看来他们遇到炎之精纯属巧合,不关湿婆教或是其他邪教的事。

    “你的神谕失灵了?”老周惊讶,陈璃画点头。

    “这倒是挺奇怪的,炎之精为什么只对你的神谕产生影响?会不会是你的状态不足以动用神谕?毕竟你的神谕消耗不一般。”老周思索。

    陈璃画这回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也没用过几次神谕。”

    明微看向他们,感觉自己像在看电影,他们是剧中人,认真讨论着明微听不懂也不感兴趣的东西,而他只是个旁观的看客,融不进他们。

    他其实常有这种感觉,特别是在上学的时候,他托着腮帮子望着讲台,老师或悠扬或激昂的讲着课,也是说着那些他听不懂也不感兴趣的东西,大家都在很认真的听着课,当然也有的在睡觉或是忙着自己的事情,但这一切都像是影片中的情景,明微不属于其中任何一个群体,他只是个观众。

    他对一切都保持着若即若离的状态,在感性与理智之间寻找平衡。

    有些东西不想理,有些东西求不得,明微不知道这算不算现实的讽刺艺术。

    “明微,可以走了。”陈璃画他们结束了,过来喊明微,“我对不起你们,毁了毕业活动,我请你们看场电影吧,平复一下。”

    “我倒觉得是个超酷的毕业仪式。”兰斯洛伊含笑,“发现克图格亚眷族,死里逃生,多酷啊!这种机会可不多。”

    吴可非没有表情也没有说话,反正他们现在都好端端的在这里,没什么好多想的,至于陈璃画要请他们看电影,吴可非是不想去的,毕竟他还没有跟陈璃画以外的任何人一起看过电影,而今天多了两个大男人,一个正跟陈璃画暧昧不清,一个正苦哈哈的暗恋陈璃画。

    其实大家都累了,只是陈璃画发出邀请,似乎又不太好拒绝。

    兰斯洛伊就算再累,肯定是对陈璃画奉陪到底嘛,明微怎么想吴可非就不清楚了。

    “我不确定现在这个状态还能不能看电影。”明微想委婉一点拒绝,他不想再当电灯泡了,而且还是电力不足的电灯泡,他现在很累,本该是去网吧通宵打游戏的一个放纵的夜晚,他现在只想回到自家的狗窝睡大觉,除非天塌了,否则谁也别来叫醒他,不对,天塌了也不关他的事。

    “走吧,看电影要什么状态?我都选好了,儿童节上映的哆啦A梦。”陈璃画的盛情让明微难却,要是这场电影只有他们两个人就好了,他还没跟陈璃画看过电影呢。

    最终明微还是上了贼船,哦不,是贼车,明微挺喜欢哆啦A梦的,小时候家里还有DVD,他有两张哆啦A梦的碟片,他总是看了又看,毕竟没有小伙伴一起玩,只能一个人在家想办法把漫长的时间打发掉。

    喜欢哆啦A梦的每个孩子应该都幻想过自己拥有一只小叮当吧?没人玩的时候它可以陪你聊天解闷,想飞上天它有竹蜻蜓,就算是想到天涯海角它也有任意门为你准备着,它简直可以满足所有孩子的一切幻想。

    最打动明微的其实不是这些,而是当大雄因为某些奇怪的想法被小伙伴们取笑的时候,哆啦A梦总是在绞尽脑汁为他圆场,那种感觉太棒了,总是有人在不顾一切的证明你是对的,哪怕再可笑再荒唐,他都无条件的全力支持,还有什么能比这种偏爱更加让人有恃无恐呢?

    大雄就是哆啦A梦的一切,明微觉得如果是他拥有哆啦A梦,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会想尽办法将它藏好,因为他希望哆啦A梦的一切都只属于他。

    四人很快就坐在了电影院还算居中的位置上,可想票不难买,没多少同龄人在场,倒是很多大人带着自家小孩姗姗来迟。

    明微挨着陈璃画,左手边是吴可非,兰斯洛伊坐在陈璃画右边,明微还真没想到能让他和陈璃画坐在中间,当然了,可能他们根本就没把座位当一回事,也没想到明微挨着陈璃画跟中了奖一样。

    这场电影的全名叫做《哆啦A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这次的舞台以地球为起点,月亮为中转,辉夜星为战场,起因是大雄说月亮上有兔子被大家嘲笑,然后又是哆啦A梦让这个荒唐的想法成真了,就像以往的无数次那样。

    这部电影还挺有意义的,今年是哆啦A梦TV版四十周年,也是人类首次踏上月球五十周年,选在六一上映,海报上写着打动人心的“请相信,想象力——致每个孩子与曾经是孩子的你”,虽然明微早就过了过六一的年纪,但他还是很喜欢哆啦A梦,他的心理可能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吧?

    电影一如既往的轻松诙谐,总有些桥段惹人发笑,可明微稍微有些心不在焉,毕竟陈璃画就在他旁边,可是每每有搞笑桥段陈璃画总是锤兰斯洛伊的肩膀,大雄他们遇到危险她也总是捏着兰斯洛伊的手臂,这让明微怎么专心下来看电影?他很喜欢哆啦A梦的好吗!这样很不尊重这部电影所有工作人员的劳动成果欸,也不该是明微对待从小喜欢的动画的态度。

    可他没有办法,难道他能把头撇过去跟陈璃画说“你别跟兰斯洛伊互动,这样我看不下去”吗?那不是有毛病吗?

    果然他就不该来,早就料到了。

    哆啦A梦的系列电影通常都是有笑点有泪点也有燃点,既有情怀又有新的精彩,可明微现在有点难过,难过的时候看什么都是难过的,况且就是因为旁边两人的动作亲密才让他难过,所以他的情绪一直没办法跟着电影走。

    他们都没发现,明微一直在偷看陈璃画,电影院里很黑,明微是怕黑的,要么就望着发光的大屏幕,要么就偷看陈璃画白皙的脸蛋,整个影院都被电影的气氛渲染,明微可以听到一些小孩的惊呼,他再一次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又是局外人。

    他一点也不喜欢这种感觉,用哭笑不得形容最为贴切,又想哭又想笑,然而笑也笑不出来,哭又太过矫情,只好把望着陈璃画时眼里的深情照搬到荧屏上,却什么都看不进去。

    吴可非注意到了,他看了看陈璃画和兰斯洛伊的情况,再回看明微的状态,在脑海还原明微的心理活动不是什么难事,总结起来无非“吃醋”两个字,吴可非也不太喜欢兰斯洛伊,大概也是因为陈璃画吧,他觉得哪怕跟陈璃画暧昧的是明微都比较容易让他接受,不过他说不清楚为什么。

    吴可非倒是没那么喜欢哆啦A梦,要他来看电影的话,他是不会有代入感的,他也会认真且细心的观看,只是他看的点跟普通观众略有些不同,他会思考这个时间点该发生什么了,他会注意剪辑,某个画面停留多久之后该把镜头交给下一个场景,还有电影配乐等等细枝末节,他就是这么不正常,应该是太过理智的原因,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要想打动他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不仅要从故事性着手,更多的还需要整体的艺术性。

    吴可非特别喜欢一部叫做《海市蜃楼》的电影,西班牙导演奥里奥尔·保罗的作品,其中一幕让他久久不能忘怀,女主在天台上对着男主说:“从前我救过你,现在轮到你救我了。”随后一脸决绝的从高楼仰面倒下,就好像坚信自己将会重生。

    太酷了,就是那短短的几个镜头,瞬间把整部电影的故事性和艺术性结合在一起升华到了极致,即便是吴可非当时都看得头皮发麻、震惊不已,眼睛都差点湿润。

    可他却没办法跟别人分享这种情绪,也没人分享,甚至一个安利的对象都没有,不过他早也习惯了。

    人生在世,孤独才是常态,这个道理他懂,他相信明微肯定也懂,毕竟明微也是看起来就很孤独的孩子,只是通常没人在意他,明微也藏了很多心事,吴可非看得出来,明微并不是一个多难看透的人。

    突然,明微一声不吭的站了起来,四人都吓了一跳,吴可非更是惊诧的想:“明微现在这么有脾气的吗?女神对他爱搭不理,却跟其他男人嬉笑打闹,于是自尊心受挫愤然离场?好像不是明微的剧本啊?”

    “你怎么了?”陈璃画不解的问。

    “水喝多了,上厕所。”

    吴可非无奈捂脸,他想多了。诸神!最新章节就来网址:

秒速赛车网站 上海11选五 立即博 秒速赛车开户 75秒赛车网站 pk10开户 秒速赛车网站 pk10彩票 江苏11选5 广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