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三千三百八十五章 源头

第三千三百八十五章 源头

    这边刚刚结束了有关国战的讨论,那边杜威大师就给我发来通讯,要我这几天必须抽出时间,去一趟维奇堡。

    我问为什么,杜威大师告诉我,最新一代潜艇要试水了,需要我亲自监督。

    自从上一次潜艇试水出问题以后,杜威大师对维奇堡的贵族,甚至是有血缘关系的皇族都不再信任。

    如今,除了他的亲信,两位陛下,以及我以外,他对其他任何人都或多或少有了提防。

    而这一次所谓的监督,其实就是行使监督执法之权,也就是但凡有形迹可疑者,我都可以直接抓捕审问,倘若形迹可疑且拒不合作者,哪怕是皇族,我也可以先斩后奏,甚至是斩了不奏。

    这件事,在我去往魔界之前,杜威大师就曾与我谈及过。

    答应了杜威大师,我溜达的回了家,众人都在正厅里,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嬉笑的嬉笑,打闹的打闹。

    哦,对了,还有一个在瞌睡。

    屁股刚刚沾上沙发,白云英的小脑袋瓜就靠到我肩膀上了,小小的鼾声宛若低喃的歌声,倒是挺好听的。

    “听说你去皇宫了?”

    卡嘉莉来到我跟前,低声问道。

    “嗯”我点下了头。

    “陛下怎么说?”

    “陛下并不打算提前出兵。”

    “为什么?”卡嘉莉尽量压低声音,但她的表情依旧凝重中带着激动:“月光城与达赛城不是战略同盟吗?”

    “你搞错了”我立刻点明其中关系:“是月光城与你父王统治的达赛城是战略同盟,如今达赛城换了老大,这层关系已经作废了,除非”

    “除非什么?”她急切追问道。

    “除非再换回来”我道。

    卡嘉莉失望的瘫坐在沙发上,抿着唇,一脸黯然。

    “别难过啊”起身,握住她的手,轻声安慰道:“陛下这个决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和她签订战略同盟的是你父王,往大了说,是弗格斯家族,而如果在老公爵家族统治期间,出兵帮忙的话,会被视为打破契约,失信于人。”

    卡嘉莉闻言,表情更加黯然。

    虽然她的成长环境大多数都围绕着民间展开,但她毕竟生在皇家,许多道理,她理解的比其他人更加深刻。

    对于皇家而言,许多东西都可以毫不吝惜的丢弃,唯有信誉,是不能舍弃分毫的。

    信誉,就代表着威信。

    见她这般黯然,我心情也不顺畅,思来想去,轻声道:“要不我以私人名义,派遣一支暗杀部队,从旁协助?”

    卡嘉莉双眸顿时亮了起来:“你有暗杀部队?打算派遣多少人?”

    “顶多二十个。”

    “二十个啊”卡嘉莉再次失落道:“对于国战来说,二十个冒险家的加入,并不会起到任何影响。”

    “此话不对呦”我道:“暗杀部队,顾名思义,专职暗杀之人,他们可以被派遣刺杀对方的领军将领,将领一死,相信对方联军会乱上一段时间。”

    闻言,卡嘉莉再次有了精神:“真这么灵?那太好了!”

    然而话刚出口,她却又话锋一转,道:“你哪儿来的暗杀部队,我怎么不知道?”

    “是我委托他人买来的孤儿,培养成的”我道:“只是培养一个暗杀者所需花费的时间比较长,至今为止,我的暗杀部队总人数也不过一百多人,而二十个暗杀者,已经是在不影响暗杀部门运营的前提下,能够调集的最大人数了。”

    “孤儿”

    道出这俩字后,卡嘉莉的表情变得凝滞,数秒后,她吐了口气,道:“还是算了吧,这些人已经很惨了,再派他们去战场的话,一个不留神,可能回都回不来。”

    “嗯,不是一个不留神,而是一定回不来”我摇摇头,反驳道。

    “一定回不来?”卡嘉莉美目圆睁:“为什么这么说”

    “暗杀部门专职暗杀,但那毕竟是大军阵中,想要来去自如,除非有他们总教官的实力,然而,这些毕业生虽然实力不错,却初出茅庐没多久,做不到来去自如,只要刺杀途中稍有风吹草动,立刻就会遭强者围杀。”

    说到这里,我也不禁一叹。

    “你是在消遣我吗?”卡嘉莉闻言,柳眉一蹙,纤手直接捏上我腰间。

    “哎,停停停,我真没有拿你消遣的意思啊”我苦笑道:“我只是看你心情不佳,想要帮你一把,仅此而已,可千万不要错怪了我的好意。”

    “哼!”卡嘉莉轻哼一声,便不再言语。

    我知她情绪不高,便没再继续围绕这个话题聊天,而是转了话题,道:“明天,我要出门一趟。”

    “去哪儿?”

    “维奇堡”我道:“义父要试验新的潜艇。”

    “义父他老人家试验潜艇,与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监督,专门监督附近是否有不轨之人。”

    “不轨之人?”

    喃喃一句,卡嘉莉陡然回过神来,追问道:“不是都杀了一批了吗?为什么还要监督,难道说”

    “义父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皇贵两个阶层的不法分子谋求不义之财的路子,而这些人平日里不敢对义父如何,但如此大好良机,他们岂会错过?”

    说到这儿,我压低声音,道:“**这种东西,有时候会使人上进,有时候会蒙蔽良知,我就怕这些人的良知被蒙蔽了,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

    “可是即便有你监督,你又如何断定什么人意图不轨,什么人居心不良呢?”

    卡嘉莉好奇道。

    “这很简单”我道:“别忘了,我对气息的感知很是敏锐,只要认真感知,就能确定每个人的气息流动如何,如果问心无愧的人,就算再忙碌,气息也只会以正常的方式凌乱,而非做贼心虚的那种虚乱。”

    “如果你有把握的话,我就放心了”卡嘉莉道:“反正义父肯定给了你生杀予夺的权利。”

    “没错,无论皇贵,只要有意图不轨的迹象,皆可斩杀,无需上报。”。

    “还好你不是乱杀无辜之辈,不然,维奇堡,可就要乱了。”

    “乱了,也并非就是坏事”我微笑道:“要知道,任何盛世的源头,都是乱世。”

广东11选五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网站 北京28 秒速赛车下载 秒速赛车下载 秒速赛车官网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