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门女婿 >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乱局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乱局

    俩人说是不醉不归,其实都不可能让对方喝太多。有三分醉意,慢悠悠闲逛在街头,随缘等待路过的士。

    彼此没太多话,只有着中让人神凝心安的氛围。

    有那么几个瞬间,夏梦甚至起了要放弃所有的工作,满足于现状的安逸。当然,想想而已。

    对很多人来说,她早就实现财务自由,足够享受下半生。但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一切,才刚刚开始。

    哪怕明知道路途凶险,永无止境,偏不能够停下来。

    次日。

    早晨七点钟左右,夏梦准时睁开了眼睛。有点意外,最近素来比自己晚起的丈夫,不见踪影,显然起的更早。

    她洗漱完毕,点开了遥控窗帘。

    惯例雾蒙蒙的天空,隐约能看到对面小路上,丈夫跟女儿的身影,在散步。说什么听不到,一个昂着小脑袋,一个弯腰,交流着。她情不自禁翻出手机,模糊拍了几张。

    打开卧室门,楼下妹妹悠闲躺靠着在玩手机。母亲跟保姆在准备早餐,连那条雪白色的狐狸犬都摇着尾巴,来回踱步。

    狗是很早前就养的,有了茜茜后担心对婴儿不好,寄送在了舅舅家。最近搬家,加上孩子快三岁了,刚要回来。

    一切,忙碌又温馨。

    夏梦乍然间恍神,好像快到春节了。今年傅老爷子说要过来一起过年,不知道什么时间会到。

    早餐,最兴奋的是茜茜跟夏明明。两个跨越二十几岁的同性,除了刚见面的两天亲热无比,剩下的时间完全就是对头。

    要么夏明明抢茜茜的牛奶,要么茜茜偷偷的把口水蹭在她身上。

    叽叽喳喳,吵吵闹闹。

    龚秋玲这个裁判,时不时的评个道理。不胜其烦下,就装什么都听不到。

    电话在这会,亦然此起彼伏的凑热闹。大多数是夏梦的,有那些来表态直接自离的员工,也有来自古清河不阴不阳的威胁。

    因此时的普阳总部,任何人都感觉到了异常。往常这个时候,车场内的车,早就满到没有空位。今天,稀稀疏疏,已到了上班时间。

    夏梦抿了口牛奶,冷淡寻常:“古经理,他们上不上班跟我没有关系。再这么肆意污蔑,不用你起诉我,我要起诉你了。”

    古清河气笑:“职业准则是你亲自参与拟订的。小梦,咱们没有开玩笑。这么做,公司所有的损失,要有人来担的。你最好给我想清楚,这根本不是要不要工资的事。”

    “是么?听懂了。”

    摁了挂断,夏梦拨通了张静电话。不是让她率先去上班,而是上京市那边,必须有人过去跟刘氏最后完善一下合同,抓紧把合作定下来。

    接连几个电话拨出,把所能安排的全部安排妥善。她才推开牛奶:“老公,我等下去公司新址看看装修进度,顺便催催他们论坛的事。你要一起吗?”

    韩东摇头:“我也得去再见一面方连海,加上其它乱七八糟的事。让小刀来接你,各忙各的。”

    “那说好的,不准拖我后腿。”

    “放心,我上午就尽量先把钱到位,下午应该能见到新闻。”

    龚秋玲云里雾里:“你们俩”

    夏梦起身,随口解释:“忙个新项目,没大事儿。”

    见她匆促离开,韩东随后也驾车直接去了隆和银行总部。早就透过口风,由欧阳敏出面去谈的事。他到了后,只签署了一份延后交易的合同,方连海就允诺会在今天尽快把钱打到指定账户上。

    天大的事儿,两个小时内就敲定完成。

    韩东既松了口气,又多少有些空落。

    以后,振威除了一个董事长的空衔,跟他再也没有其它关系。十几亿的交易额,看似很多,并不清楚在妻子手里,能够坚持多久。更别说,他的身后还拖着悦城这么个没填满的坑。

    性格使然,韩东稍作感慨,就将之抛诸脑后,又联系了江文宇。对方之前就答应,新闻上的事,会帮着打声招呼。

    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跟妻子这边按部就班的忙碌早打算好的事宜。普阳,却已从早上乱到了现在。

    太突然,近乎三分之一的员工以请假辞职等理由拒绝上班。导致上午九点钟的时候,普阳论坛的系统就开始频繁出现。

    加上管理人员的突然缺失,整个工作氛围紧张到,很多工作人员既忙到连轴转,又像无用功。大半依靠线上的一家公司,即便古舟行父子临时抽调出来许多专业人员前来填补,仍没办法像往常一样驾轻就熟。

    时间,一切都需要时间来稳定。

    古舟行在董事长办公室中坐镇,相对于员工跟儿子,他则显得悠然从容。砰砰砰的敲门声,古清河匆促推门:“爸,这么下去不行。人心不稳,又是即将发工资的节点以往都是财务的童主任跟银行在接触,他今天也没来”

    “我觉得,应该先将论坛关闭几个小时。技术那边有把握,再运营的时候,能够应付。”

    古舟行敲了敲烟灰:“几个小时哪够,既然关了,就关一天。明早凌晨前,一切维护正常即可。另外,着手跟那些擅离岗位的员工,挨个发律师函。行有行规,太任性,总要付出点代价。”

    “这我知道。”

    古舟行瞥了眼儿子:“还有事么?我对这行远没你了解,大可不必事事请教。你觉得可行,就去做。”

    正待继续沟通,无意见到了手机上跳出来的一则消息。尽管消息闪烁很快,他脸色仍自微变。

    打开观看,新闻头条上,字眼刺目。

    有人实名举报他非法操纵股票,谋取利益。洋洋洒洒的一篇文章,完整还原了当时东泰事件。署名是韩东,身份证号,电话号码,住址。清晰显示在文章末尾处。

    “爸,怎么了。”

    古清河疑惑,往前走了几步。看了半天,胸口剧烈起伏:“这王八蛋!!我马上拟律师函”

    古舟行摆手制止:“不急,不急。清河啊,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古氏被新行业冲击,日薄西山,必须仰仗普阳鼻息。只要你能掌握好普阳,爸坐牢只是小事一桩,值得。”

    古清河脸色涨红,颤声:“无赖,简直是无赖!”

    古舟行笑了笑:“无赖么?不见得。做任何一件事的时候,都需要考虑到所有后果。我总觉得韩东,会拿这件事做引子。有准备,还是料不到对方什么都不管不顾。但往好处去想,能让他这么一损俱损的去做,恰恰证明,咱们踩到了他们夫妻的尾巴。”

    “兔子急了尚且咬人,由着他们闹,都没关系。”

    古清河仍旧急怒:“绝对不能任由他去带节奏,我马上去找宣传部门反击。”

    古舟行并不拦着,又认真看了遍那篇实名举报的文章。接着又发现了其它新闻,由国内最权威的媒体所发布的文章,标题是普阳罢工事件。

    这篇新闻有夏梦昨天开会的视频,还有一些员工义愤填膺的辅助发言。

    总之全篇文章,充分将他刻画成,为了董事长位置,不惜一切代价,忘恩负义将人逼走的黑心资本家。

    古舟行看的面无表情,又突兀笑了笑。

    看来都还没有结束,连这种媒体都出面站队了。显而易见,是一场持久的舆论拉锯战。但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认为现在即将形成行业垄断的普阳,会被轻易所冲击到。

    天时,地利,人和。

pk10彩票     给对方十倍于现在的人力财力,它也未必能够再创造出来一家改变法律格局的公司。唯一,只能是唯一,这是他不惜一切代价夺取的原因。

时时彩注册 秒速赛车注册 广东11选五 快3平台 秒速赛车网站 幸运时时彩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网站 陕西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