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1405章 观复(316)假话适当说真话不全说

第1405章 观复(316)假话适当说真话不全说

    人的生命有赖于心脏不停而匀速的跳动,如果心境平和,倒是能叫心脏安安稳稳的工作着,人便能不管好赖的,总算是活着。可是,若在短时间内,让人的心经历大喜大悲大惊大恐的冲击,忽而高,忽而低的,谁受得了?

    再者说了,李大和其他村民一样,都是吃过能种下草木的药丸的,药丸中所带来的草木虽然在他身体里生长缓慢,但终究是一直在生长的。那草木落根刁钻的很,专往人身的重要血脉乃至心脏里去扎根。所以,实际上李大的心脏已经是很脆弱的了,此时再被如此血腥刺激,他的身心尽最大的努力让李大失忆,让他忘了眼前种种恐怖,才能让他一息尚存,苟活下去。

    然而,这李大心中爱慕李家小姐李小兰已久,即便是将眼前恐怖图景强迫自己忘了,但他对李小兰的一往情深,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忘怀,甚至,这份想而不得的情,成了李大心中唯一记得的牵挂,成了支撑他勉强活下去的隐秘的精神支柱。

    所以,李大在把江月心误认为是李小兰后,只觉得自己最后的牵挂也没有了,在巨大的欢喜的冲击下,他那颗可怜的小心脏终于不堪重负,崩解开来,使得这李大登时倒地身亡。

    江月心虽然术法灵息高强,但是对于人这种脆弱的生物,却并不是那么了解。看见李大突然倒毙,水人吓了一跳,第一反应便是扭转了头,急忙对那少年解释道:“阿玉,我没动手啊!”

    阿玉见江月心仍旧不明白他自己到底哪里错了,不由心下烦恼,恨铁不成钢地晃了晃头,抱着小清拔腿就走。

    江月心见状,心中恐惧立时翻倍。再加上他也觉得自己委屈,可又是有苦说不出,真是憋屈到了极点,一时绷不住,水人往地上一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阿玉脚步一顿,却并未转身,也不想停留,依然抬腿迈步要往前走。

    就在此时,一直被抱着的小清忽然扯住阿玉袖子,撒娇似的轻轻晃了晃,道:“姐姐哭了,你竟不管吗?”

    阿玉一愣。这孩子说话的口气他低头向那小孩儿的脸上看去。刚才只顾着跟江月心生气了,却一直没好好打量这孩子。阿玉垂下的眼睛睁对上小清的眼睛,他只觉小孩儿那双眼睛里的目光清澈宛如林间小溪,撞在他的心头,竟不由打个突。

    这眼神,为何如此似曾相识?

    小清却不知阿玉心中疑惑,只当他正在考虑自己的话,于是又道:“哥哥,这个姐姐很好的,不要叫她伤心好不好?”

    阿玉仍旧沉浸在适才的眼神对撞中,对小清的话置若罔闻。他只是有些不敢相信,再细细往小清脸上瞅去,但刚才那般奇怪的感觉却已经不翼而飞,小孩儿仍旧只是小孩儿。阿玉只当自己多心,摇了摇头,没再深究,只对小清道:“小朋友,你干嘛总替那个姐姐说好话?你认得她吗?”

    小清摇摇头,道:“我不认得。”

    阿玉叹口气,又道:“她刚才对你和你这村子做了什么,你记得吗?”

    小清摇摇头,又点点头,道:“不太记得了”

    “那你是谁,你还记得吗?”阿玉忍不住又问。

    小清沉默片刻,又摇摇头。

    阿玉很理解地朝小清投去同情的一瞥。也对,这孩子才多大,能侥幸从适才的大屠杀中生存下来已经极为不易了,还能指望他留下什么有用的记忆?

    “但我只记得,这个漂亮姐姐,我应该认得的。”就在阿玉在心中同情这孩子的时候,小清忽然又继续说道,“我确定,我一定认得这个姐姐姐姐是好人。”

    阿玉有些无语。明明记忆差不多全都丢了,却偏偏能记得漂亮姐姐,这孩子有前途啊!

    江月心虽然瘫在地上嚎的很是卖力,但一双耳朵却是支楞着高高的,将阿玉和小清的对话听的是一字不落。

    听小清的意思,这孩子许是被树精附身过后记忆缺失忘了先前的一切,却莫名其妙的总替自己说好话这可是翻身的好机会,江月心如何能不紧紧抓住?

    江月心蹭的从泥地里蹦起来,三两步追上阿玉,却不敢靠的太近,只离了他一步远站定了,用他所能发出的最楚楚可怜的声音,低声道:“那个,阿玉这孩子真的是可怜我也是为了救他,这才出手可是,可是我太冲动了,没把握好分寸,你你能原谅我吗?”

    小清眨巴眨巴眼睛,从底下向上凝望着阿玉的双眸,道:“姐姐他真的是为了我才这样做的哥哥别再凶姐姐,好不好?”

    说来也奇,这小清对江月心堪称是一见钟情,而那少年阿玉对这叫小清的小孩儿,却也是一见如故,一见面便是说不上来的亲切。

    听见小清几次三番求情,江月心又是这一番软玉哀求,阿玉便没办法再将心肠硬下去了。毕竟那水人是和他伴游时间最为长久的朋友,彼此早已经习惯了彼此的存在,如果就这样狠下心来不理不睬,阿玉真的做不到。

    阿玉微微侧转了身,依然黑着脸,眼睛虽然望向了江月心的方向,却并不瞧着水人,仿佛盯着江月心头顶上偏右的地方直运气,道:“那你倒是说说,这孩子在这样一个普通的村子,遭遇了什么?你为何要救他?又是因为什么,你一个如此修为的水人,竟会把持不住分寸?”

    虽然阿玉仍旧语气不善,但他只要开口说了话,就说明他心里已经软了下来。多年的陪伴,江月心早摸清了阿玉的脾气秉性。如此,听见阿玉终于跟自己说话了,江月心那是如释重负,心中长长舒了一口气。

    只要能对话,怎么都成。

    阿玉对于江月心的破涕为笑视若不见,仍旧斜眼看着天空,催促道:“说呀!你不是委屈么?让你说倒不说了”

    “我说我说!”江月心急忙应道,“事情是这样的”

    别忘了水人可是有着千万年灵息积累的“高手”,睁眼说起瞎话来,那也是绝对不带打草稿且脸不红心不跳兼带理直气壮的。

    更何况,江月心给少年所讲述的,说他撒谎吧也不完全算是,但那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移花接木,专捡对他自己有用的讲,却也能自圆其说,终究让阿玉是信以为真。

快3正规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pk10彩票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秒速赛车平台 大乐透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下载 pk1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