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锦绣田园:农家小地主番外22三日后。

    皇宫内。

    御书房里,皇上坐在龙案前,看着跪在眼前的郑诺。

    “你的事情景铎和苑儿已向朕言明,长辈之过,确实不该算在你身上。”

    “再加上郑家有戴罪立功之举,即日起,朕便免了你的罪名。”

    “但是……”皇上强调道,“此次医治太后,你必须竭尽全力。”

    “治好了,朕重重有赏。”

    “治不好……一!并!清!算!”

    “是!”

    …………

    太后用了郑诺配制的药,身子逐渐好转的消息,传进了宋青苑的耳中。

    此时,她正在书房内看着萧奕写大字。

    “真的好转了?”

    宋青苑看着萧景铎,震惊的同时,也露出喜悦之色。

    “嗯!”萧景铎点头。

    一边拿起萧奕写的大字细细观看,一边道,“太后的脸色这两日好了不少。”

    “太医院的太医也轮番为太后把脉,都言其身体有好转迹象。”

    “相信再过十天半月便可痊愈。”

    “那真是太好了!”宋青苑松了一口气。

    一旁的萧奕听了,立刻开心的跳起。

    看向宋青苑祈求道,“娘,孩儿要进宫,给太后娘娘请安。”

    “我还要把我抄的佛经给太后娘娘看。”

    “过段日子的!”

    宋青苑拍了拍萧奕的头,把跳起的人又重新拉回了座位。

    解释道,“太后娘娘身体刚有好转,不宜操劳。”

    “奕儿这个时候,就不要再去闹她老人家,让她好好休养休养。”

    “等身子好了,娘在带你进宫去给太后娘娘磕头。”

    太后娘娘的子女无数,然而真正是她所生的,就只有当今圣上和已故的长公主,萧景铎的母亲。

    萧景铎作为外孙,十分受宠。

    太后也爱屋及乌的,把这种宠爱延续到了萧奕和萧薰儿两个孩子身上。

    萧奕年纪大一些,早已明白生老病死这件事。

    自从得知太后生病,也跟着忧心忡忡起来。

    并且和宋青苑一起,去了普渡寺求佛。

    并且自发的在佛前许愿,若是太后能安然无恙,他便手抄一本经书,拿到佛前来还愿。

    “百善孝为先!”

    宋青苑欣慰道,“咱们家奕儿能有这份孝心,相信太后娘娘知道,一定会跟着开心。”

    闻言,萧景铎瞥了一眼。

    笑骂道,“这个臭小子也就这点儿可取之处。”

    “今儿我去见太后,太后还提起了奕儿。”

    “这么长时间不见,有些想他了。”

    “不过太后娘娘最近精神不济,又怕把病气过给奕儿,暂时没有召见的打算。”

    “特地告诉我,回来叮嘱奕儿听先生的话,不可再调皮捣蛋。”

    “不然……”萧景铎淡淡一扫。

    脸上明明没什么表情,萧奕见了本能的脖子一缩,依到了宋青苑怀中。

    瞬时告状道,“娘,爹他凶我!”

    “你呀!”宋青苑把人揽住,笑成一团。

    …………

    半个月过去,已到了夏末,京城的天气由燥热逐渐转凉。

    空气中有丝微风在荡漾,吹在人脸上格外舒爽。

    这一日,宫中也传来喜讯,太后终于病愈。

    皇上龙颜大悦。

    因为郑诺救治太后有功,他不但赦免了郑家的罪名。

    同时还赏银万两,封郑诺为太医,允许其进太医院做事。

    不过这一切,都被郑诺以闲云野鹤惯了,不愿入官场,不愿在京城久留为名一一谢绝。

    “你要走了?”

    镇北候府内,宋青苑,四郎,还有已经进了顺天府做捕快的东子,一同震惊的看着郑诺。

    宋青苑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

    “怎么走的这么急,不再多留两天吗?”

    “是啊,狗剩!”

    四郎长臂一伸,勾住了郑诺的脖颈。

    “咱们兄弟几个好不容易才能重逢,你怎么不多留段日子?”

    “或者干脆就直接在京城定居好了。”

    “反正你医术好,皇上也许了你进太医院。”

    “你之前虽然拒绝了,可现在要是反悔,他们那帮老头子……准是乐不得的把你留下来。”

    “到时候,你,我,东子,咱们三个人又可以在一起了!”

    “你又何必……”

    “是啊,狗剩!”

    东子一个箭步窜到了郑诺的另一侧,学着四郎的样子,勾住了郑诺的脖子。

    “咱们兄弟三个好不容易才能团聚,你怎么就要走了,又把我们哥俩扔在这儿。”

    “等到再相见时,还不知是何年何月。”

    “再说,朝廷已经免了郑家的罪,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你还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为何一定要离开?”

    “京城太繁华了!”

    郑诺抿起嘴,眉眼间还残留着年少时的腼腆。

    “容易让人看花眼,沉溺下去,失了本心。”

    “我还是习惯过着与世无争,清净的日子。”

    “我也想趁着年轻,出去走一走。”

    “之前一直在南边,很久没回榆林县,这一次我想回去看看。”

    “再找一块风水宝地,把奶奶的坟迁回去。”

    原来早在狗剩和吴寡妇,郑婆婆离开榆林县的时候。

    因为一路奔波,再加上**的死,郑婆婆深受打击。

    本就年老体弱的身子,迅速垮了下去,短短半年就撒手人寰。

    后来狗剩一直跟着吴寡妇,直到遇到了他的师傅。

    “我也想给二叔立个坟。”狗剩接着道。

    “顺便把二婶和兴儿接回榆林县,给他们安个家,让他们定居。”

    “这些年……二婶过的一直不太好。”

    “她为我们郑家付出了很多,是我们……是二叔亏欠了她!”

    “这次回去,我也打算以郑家子嗣之名立家谱,把二婶的名字正式纳入进去。”

    狗剩嘴里的二婶,指的就是当初和**有私情的吴寡妇。

    至于他口中的兴儿,则是**与寡妇的儿子。

    原来**事发之时,吴寡妇便怀有身孕。

    为了保住这对母子,也为了保住郑婆婆和郑诺。

    **才会把叛臣名单交给吴寡妇,让其作为最后的保命符。

    也多亏了如此,萧景铎拿到了想要的。

    再加上宋青苑从旁说情,才会大发善心放过他们一马,从而有了今日的郑诺。

    “你要在榆林县定居吗?”

    四郎,东子听了郑诺的话,对视一眼问道。

    “或许吧!”

    郑诺想了想笑道,“即使不在榆林县定居,我也会时常回去。”

    “那就好!”二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日后我们兄弟榆林县见!”

    “好!榆林县见!”

    半个月后。

    宋家村口。

    一名颜色俏丽的女子,眉眼弯弯的看着郑诺。

    “你就是郑神医吗?”

    “你是?”

    “我是郑悦……也是一名医者。”

    “希望以后可以和郑神医共同探讨医术。”

    “……”

秒速赛车官网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注册 秒速赛车 陕西体彩网 幸运时时彩 快3平台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