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我觉得这样感觉更亲切一点儿,要不是他那一身看起来太斯文了让我有种不敢造次的感觉,我可能刚才就照著他背上来一巴掌,再跟他来个“哥俩好”了。

    结果好一会儿,乔然都没什麽反应,只是眼也不眨地看著我,我恍惚之中有点照镜子的感觉,直到他“噗嗤”笑了一声。

    “我本来以为我们只是长得挺像,

    庄司礼夸张了,”乔然放在桌上的手一下一下地敲著,“没想到这一见面,还真是一模一样。”

    我低下头笑了笑,“我其实也没想到我们还能有见面的一天。”或者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还挺快,我前三十年过得都浑浑噩噩的,刚有点走上正途的时候,

    就见到他了。

    乔然叹了口气,“没想到,

    都快三十岁了还突然有了个哥哥,

    你比我大几岁?”

    我伸出手在他面前比划了一下,“五分钟。”

    他一下子又笑了,

    “那我这弟弟可够亏的,就晚了五分钟就成弟弟了。”

    觉得他话里有点别的意思,

    我又不知道怎麽问。

    “不过我相信我们有血缘关系,感觉就不一样。”乔然歪著脸看我,都说双胞胎之间彼此会有特殊的羁绊,比如一个受伤了另一个也跟著疼,那样的话乔然肯定吃亏了,以前我在外面没少受伤,搞不好都分了他一半。

    “说说我们是怎麽回事吧?”他说,

    然後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於是我把我们的狗血身世告诉了他,完全用的我妈当时告诉我的那番话,不用添油加醋,因为已经够离奇的了。

    乔然很认真地听著,

    有时候笑有时候皱眉,最後慢慢的一脸平静。

    然後我说了怎麽在我家那里遇到了庄司礼,

    然後到B市又遇见了他,

    当然,中间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东西,

    那些破坏形象的就不说了,

    咱也得跟弟弟留个好点的第一印象不是麽。

    “她可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听完之後,乔然点了点头,似乎已经开始在脑中幻想那个从未谋面过的母亲。

    我十个指头交叉在一起握了握,说:“希望你别怪她,她当时也就是个傻丫头……”

    乔然笑了,说:“可以理解,年少轻狂嘛。况且现在有些二十岁的小姑娘遇到这事脑子还没她清醒呢。而且,”他顿了一下,侧过头看了一眼窗外,“这就是命运。”

    嗯,不错,

    不愧是亲兄弟,跟我当年听完自己身世的反应一样。

    想了想,

    我问了一句:“你小时候他们怎麽告诉你你妈是谁的?”

    乔然耸了耸肩,“说我是家里佣人生的,那女人生下我之後就拿钱走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让我有点心酸,我小时候挺曲折的,

    但至少还有母爱,

    虽然她也没少拿棍子打我,并且早就告诉我不准提那死鬼老爹一个字。

    而乔然虽然衣食无忧,但也并不会快活到哪儿去。我们那老色鬼的爹先不说,我不觉得那大太太能把他当自己亲生的一样照顾。

    “你想知道他是什麽样的人麽?”乔然问我。

    他指的自然就是乔家的老爷,也是我刚才说的死鬼老爹,不过这个称呼好像太亲切了点,

    我觉得我应该叫他“乔老爷”才合适。毕竟,

    我们并无交集,而他也不知道我的存在。

    “应该,是个挺有本事的人吧。”我随便说了一句。

    乔然点头,“那是自然,

    不然不会有这麽大一片产业……”

    我刚要听他继续说下去,那边突然来了个人,

    我定睛一看,瞬间觉得自己眼花了。

    因为那人怎麽看都像是……赵世维。

    乔然看到我表情不对,也往後看了一眼,然後笑著朝那人招了招手,

    “过来。”

    结果赵世维还真过来了。

    我惊了,你怎麽把他叫来了?

    赵世维见了我却并不惊讶,

    倒不是我们昨晚搞了一晚上,

    我想他可能早就知道我和乔然要见面了。

    他过来在乔然边上坐下,先凑到乔然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说完之後抬起头,

    这才算是正眼看我。

    我觉得这时候应该装得像一点儿,便问乔然:“这位是……”

    赵世维正掏出烟要点,看了我一眼,似乎是笑了一下。

    “他是我朋友,”乔然停了一下,

    又笑著看了赵世维一眼说:“没必要瞒他,他也不会乱说的。”

    赵世维哼了一声,“你倒是了解我……”

    乔然笑了,笑得有点……怎麽形容呢,有那麽点娇羞的味道了……我是不是看错了?

    赵世维自己点了根烟,乔然自己手一伸也拿了一根,

    叼在嘴里,不用说话赵世维就拿了打火机给他点上了。

    抽了口烟,他看了一眼赵世维,有那麽点“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味道。

    我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多馀了。

    因为赵世维的到来,

    我跟乔然的谈话似乎有点难以进行下去,倒并不是乔然说不出口,他跟赵世维没有任何生疏,

    只是我觉得这场面太他妈尴尬。

    我觉得,赵世维似乎对乔然……太露骨的不好说,但那举手投足和眼神里怎麽都感觉透著一股子宠溺,好像他才是他哥一样。

    这是往纯洁了说,不纯洁的……现在还不好说。但我不得不怀疑,赵世维跟我干那事的的时候,他心里到底是想著在干谁的屁股?

    “喂……”有人推了我一下。

    “啊?”我愣了一下,

    回过神,看著眼前的乔然问:“怎麽了?”

    乔然挑了挑眉,“想什麽呢?都灵魂出窍了?”

    我总不能说在想和赵世维捅屁眼儿的事吧?

    “没什麽,就是……我想差不多我也该回去了,那边人家还等著我回去交差呢。”

    “这麽快就要回去了?”说是这麽说,乔然倒好像也没有留我的意思。

    我也不好说什麽,

    挠了挠後脑勺,

    视线不经意扫过赵世维,发现这家伙一直抽著烟看我,倒像个普通旁观者一样,只是一脸的高深莫测。

    “那什麽,反正离得也近,过两天我再来看你,你来找我也行。”想了一下,

    我说:“我回去告诉咱妈一声,如果你愿意,她其实一直挺想你。”

    乔然点了点头,没再说什麽,我也看不出他愿意还是不愿意。

    “还有,”我又说:“关於我,希望你谁都别告诉,你知道有我这麽个哥哥就行了,好不好?”

    他笑了一声,

    把烟送到嘴里,“当然。”

    他这麽爽快,倒让我觉得自己想多了,对我来说现在是多了个弟弟,但对乔然和乔家来说,

    多我这麽一个可能就是一场腥风血雨。即便我没那个意思,但谁又能阻止别人怎麽想呢?

    这时候我觉得自己有点穷鬼进城看亲戚一样的感觉,人家能跟你笑脸相迎聊两句就算不错了。

    天下掉下个馅饼就算了,

    凭白无故掉下来个大老爷们,谁知道你什麽意思?

    我越想越觉得这趟来得太唐突,乔然没再说什麽,只是抽烟,

    偶尔侧过头和赵世维说两句。

    倒是赵世维饶有兴致地看著我,一脸的似笑非笑,我瞪了他一眼:少他妈看热闹!

    “对了,听说你昨天被郑易打了是麽?”乔然突然问了一句,拉家常似的。

    他话音刚落,我好像看见赵世维眉头拧了一下,然後把烟在烟灰缸里掐灭,

    碾来碾去好像碾郑易的脸似的。

    看来他们跟郑易关系都不怎麽和谐……

    “误会一场,

    还得多亏了庄……先生。”我随便带过去,可想了想觉得还是得问问,“你跟他有过节?”

    乔然笑了,“什麽过节,

    就是没让他占到便宜而已。”

    “乔然!”赵世维叫了一声,

    微微皱著眉说了一句:“不许瞎说。”

    “哪里瞎说了?”乔然回过头朝赵世维挤了挤眼,

    “你不是也在?”

    赵世维笑而不语,只是看著他。

    真他妈像花痴!我看不下去了,站起来说:“我去上个厕所。”然後不等他们回答便转身走了。

    到了厕所,我对著镜子把脸左右打量了好几遍,觉得跟乔然像是像,但感觉是完全不同的。要是赵世维真把我当乔然给干了……这算是画饼充饥还是望梅止渴?还是没鸡鸭也行?

    我他妈越想越来气,

    冲著镜子龇牙咧嘴地做了个表情。

    这时身後突然有人叫了一声:“徐洛!”

    听声音很熟,

    回头一看……操!可不是熟,郑易!

    一瞬间我就跟浑身过了电似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你说怎麽总是让我遇上他,乔然就没遇到他的时候麽……当然,我不是想让我弟弟送死,只是想不通这乌龙怎麽老是摆到我头上?

    郑易还是像那天一样,人模人样的,只要不开口,一开口比厕所还臭。

    “小鸡巴,

    还装不装了?嗯?”

    “郑、郑哥。”我乾笑了两声,

    下意识往後退,“好巧,你也来上厕所?”

    他狞笑两声,跟堵截妇女的流氓似的,

    一边笑一边过来把我堵在墙角,

    旁边还是一大棵大叶子的植物,我想跑都有点伸不开腿。

    “再装啊,你再他妈跟我装啊!”

    “装什麽啊……”我茫然地看著他,现在就装傻好使了。

    郑易从鼻子里嗤笑一声,很不屑地说:“装乔然,你身上那股骚劲儿就露馅儿了!”

    操!这他妈是形容人的麽?

    作家的话:

    终於轮到郑易正式登场了,花样冠军!

秒速赛车计划 大资本彩票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下载 秒速赛车下载 大资本彩票 pk10彩票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计划 秒速赛车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