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 第十四章 代嫁人生(十四)

第十四章 代嫁人生(十四)

    “我家中的情况,小斌你应该也是有所耳闻。事实上,我是有两女一子的,只是早年,凌菲菲一直怀不上,所以我就有了第一个女儿,抱给了她养,后来凌菲菲自己怀孕了,就不想要那个出生比较低的女儿了。”

    “所以我就把女儿放到了柔娘身边养着,如今看来,凝儿和静儿的性情对比,我都是有些后悔了。”

    “菲姨娘不会教养女儿,孩子被她养成了骄纵模样,这次你拿着婚书来,其实我就是想着,是把凝儿许配给你,还是把静儿许配给你好,最终我决定还是把凝儿许配给你。”

    “我知道你家中情况,子磊兄对钱财向来都是比较不重视的,可也因此他这么突然走了,也给你留下了隐患。这次你和凝儿成亲,我会给凝儿多一些嫁妆,也希望你能够勇往直前,不要辜负了子磊兄的厚望。”

    吴斌其实也是有些担心的。

    说起来当初和张家有了婚约,一开始他是不乐意的。

    不过是个商贾,如果他考上了状元,有一个商贾之女作为妻子,其实对他来说,是很不好的。

    然而当时父亲重承诺,他也没有办法。

    父亲走了,反倒是张富忙里忙外,帮了大忙。

    他也是有些走投无路了。

    父亲确实对金银之物不是很重视,所以办完了父母的身后事后,他手里头便没什么银两了。

    他想着,张富会不会悔婚?

    当日他拿着婚书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对方悔婚的准备了。

    当时就是想着即便悔婚也没什么,毕竟没有张富,父母的身后事都有可能办不好,他还是感激这个张叔的。

    没想到,对方并不是想着悔婚呢。

    张家的事情,说起来,他确实一直都看不上眼的。

    关系乱的很,曾经凌菲菲无法生育,那时候张富不找人来生儿育女,表现出一副深情模样,后头却又纳妾,甚至为了妾废了正妻,还让正妻当了姨娘。

    当时他可是非常的委屈的,明明原本娶得是嫡女,怎么就变成了庶女了?那时候他甚至觉得对方太过糊涂,心里也是极度的不满的,却还是父亲安抚住了他。

    他一直都以为张富做生意精明,可在家中,只怕糊涂的很了。

    如今看来似乎也不是那么简单啊。

    那个神秘的李书凝,据说在张家非常受重视,而且帮夫人掌管着后院。

    如今想想,确实,如果只是佣人,就不会那般。

    这些可都是父亲或者母亲曾经告诉过他的一些消息,一拼凑,果然觉得很不对。

    娶谁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要有嫁妆,还有张家的关系。

    如今都达成了,又何须在意新娘是哪个呢?

    那张静也不见得就是个好的。

    相比较起来,反而是帮忙管家的那位,可能更能过日子。

    他娶妻娶回去,又不是红袖添香的。

    这边谈妥后,张富便赶回家中去了。

    又和柔娘交代了一番,便开始准备成亲事宜了。

    说起来,这么多年过来了,柔娘却也有些看出来了,自家主人和李书凝绝对是有关系的。

    就算不为此,就为李书凝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她也要送她一些好的东西的。

    而且东西都是张富的,她就更无所谓了。

    准备的嫁妆还真的是非常的好的。

    她可不知道,有人为了这点东西,却又看红眼了。

    这不,张静直接找上了李书凝。

    “李书凝,你要知道,你的婚事,也都是我让给你的,若不是我让着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亲事呢?你说你是不是要谢谢我?”

    李书凝看着张静:”是的,是要好好谢谢你。”

    张静心里一喜,这些年,姨娘那边,爹爹就没再去过。

    说实话,爹爹是没有少了她吃穿用度的东西。

    但是她内心对于钱财的渴望,却是一直都有的。

    “既然要感谢我,李书凝,你把你的嫁妆留下吧?”

    李书凝毫不犹豫的应答了一句:“好呀,我这就找老爷好好说清楚,让老爷把嫁妆给留下给你好了。”

    张静愣了下,这李书凝是在威胁她?

    可是仔细一看,却发现李书凝眼神真挚,难道是她想错了?

    那感情好,张静心里暗自高兴。

    随后张静主动领着李书凝去找了张富。

    到了张富那里,李书凝行了礼后忙说道:“老爷,谢谢您,给我安排了那么好的亲事,大小姐说的对,婚事是她让给我的,如今夫人还给我准备了那么好的嫁,实在是受之有愧啊。大小姐说的也对,那些嫁妆应该留给大小姐的。”

    李书凝在这个家里比较特殊,张富也亲口说过,她可以不必自称奴婢。

    张富却气的半死。

    他指着张静,眼里满是怒火。

    他是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儿,居然如此吝啬贪财。

    他直接上前,打了张静一巴掌。

    张静被这一巴掌给吓坏了,整个人都呆愣愣的,带着一些不敢置信,父亲居然打她?

    凌菲菲早已变得有些歇斯底里,有些神经质了。

    在教育孩子的时候,也都是灌输着,整个张家都是她的。

    所以得知那么一大笔嫁妆居然给了一个丫鬟,她的心里才会不甘心。

    张富却开始怒骂了起来:“粗鄙毒妇,能教出什么样的好女儿?悔婚是你提出的,若不是书凝,我们整个张家的脸面都要不存。”

    “你以为,吴斌就只是个可以任由人欺辱的少年郎?他即便没有了父母,他的背后还有书院,还有同窗好友。”

    “你可知,吴斌所在书院乃第一书院,他在里头口碑颇好,我们只是商贾,若是因为对方父母双亡,就悔婚,今后我张家的生意都没人敢再合作。”

    也因为柔娘的提醒,张富去调查了一番,这一调查,心里也是后怕不已。

    不说书院那边吴斌就有好些人脉,那些人可都是国之栋梁啊,万一哪个上去了,到时候帮吴斌泄愤,他张家绝对会完蛋的。

    张静居然还敢说把嫁妆都留下?

    好不容易说服了吴斌,但是也只是金钱利益而已。

    只有书凝嫁过去了,到时候再好好辅佐,才能有好的将来呀。

    可恨女儿被那粗鄙毒妇给教坏了。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计划 广东11选五 时时彩平台 立即博 六合宝典 pk10注册 秒速赛车网站 广东11选五 江苏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