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 1657、你当你瞒得很好

1657、你当你瞒得很好

    皇上抬手,阻止他往下说,木玄真人没办法,只得看向韩允钧,韩允钧摇了摇头,让木玄真人稍安勿躁。

    他记得,父皇是知道母妃身上发生的那些怪异的事件,对于这个所谓的莲儿的小名,只怕也是心中有数的。

    “你终于回来了。”皇上慢慢的走了过去,蹲在白莲的面前,缓缓的伸出手,却掠过了白莲的脸,一把就掐住了她的脖子。白莲感觉到脖子上骨头都发出了似乎要碎裂的声音,痛得她连话也说不完整了:“越郎”

    怎么和她预想的不一样。

    皇上这架式,怎么像是像是要掐死她一般?

    皇上手上加大了用力,嘴中喃喃道:“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我也终于可以替舒儿报仇了!”

    白莲心中的弦猛的断了,看着皇上血红的眼睛,她才相信,皇上是真的、真的要杀她的。

    舒儿?当初那个楚侧妃的小名。

    当初她刚刚到这个位面的时候,皇上私下就是用这个称呼来唤楚侧妃的。开始她没当回事,真正对皇上动了情之后,她就嫌这个称呼刺耳,编了个理由,哄着皇上改用莲儿来称呼她,皇上并追问太多,就着她的意思换了称呼。

    难道在那个时候,皇上就知道她不是楚侧妃?

    不,不可能才是

    她用的是楚侧妃的壳子,只是换了个芯子而已,而且她的演技那么厉害,皇上怎么可能分辨得出她和楚侧妃的区别呢?

    不过,现在并不是追研这个的时候,她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扒开皇上的手,可任由她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她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韩允钧,痛苦的喊道:“钧钧儿救我我是你你娘”

    “就你这妖物,你也配?”韩允钧怒斥道。

    婷姐倒是开了口:“皇上,您暂且留下留情,我们要的不是发泄一时之气,而是永绝后患。”

    这白莲曾经在的面前跑过一次,后来又由白嫔身上变换到了眼下的兰姑姑身上,可见她有保命的道具在,若不能万全的布置一下,只怕又会被她逃掉。

    皇上这才不情不愿的松开手,像丢抹布一样把白莲丢弃在地上,喝道:“真能永绝后患?”

    他可不想再留下任何的隐患了。

    婷姐笑了笑,她没这本事,但相信有这本事的。

    当然,这话她不敢直说,而是委婉地道:“贫道没有十全的把握,但不管怎么样,总得先试一试。”

    皇上知道他们是不会把话说得太满的,但敢说,肯定是心中已经有了把握的,于是,退到了韩允钧的身边,由着他们动手。

    婷姐取出一粒药,强塞进了白莲的嘴里,然后又取出了天地正气符,贴在白莲的额头上,扬手又抛了一粒给萧木石。萧木石照葫芦画瓢,也把药塞进了本源的嘴里,也在她的额头上贴上了天地正气符。随后,他擒起本源丢到白莲的身边,跟着婷姐一起,以她们为中心,就开始布符阵。

    看着他们布下的是灭灵阵,白莲真的害怕了,她喘了几口气,忙对着韩允钧喊道:“钧儿,我真是你的生母楚云舒,你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

    韩允钧冷笑:“十月?人尽皆知,我是八月的早产之子,哪来的十月!”若不是他是早产儿,怎么会比韩允景还要大上几日。“大魏谁人不知,楚侧妃生下皇长子,就已经仙逝了。”

    白莲被他堵得差点没噎死,她挣扎着指着本源喊道:“我我是被她从地府里拘出来的,强行塞进兰姑姑体内的钧儿,你一定要信我,我不会哄你的。我回来,可全是为了你”

    “你回来为了害我吧。”韩允钧抹了了脖子上,刚刚被萧明珠上了药的伤口,道:“你真当,你一直瞒得很好?楚琳儿!”

    一句楚琳儿,差点儿没惊得白莲魂飞魄散,她楞了一下后,看向了萧明珠:“是你,是不是你告诉他的?”

    她想不明白,“萧明珠”怎么可以说出那种逆天的秘密,难道她就不畏惧天道?明明“金灵芝”也是要避着天道的,难道“萧明珠”比“金灵芝”还要强悍?

    不过,眼下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她也没再有瞒的必要,忙道:“当初我是被楚侧妃邀请来的,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取代她?不过,虽然如此,你真是在我的肚子里呆了七个月,若是没有我的庇护,只怕你早就这杨氏那个贱人给害死了,哪里还能出生之日?钧儿,七月的母子连心,你可不能说不顾,就不顾的。”

    皇上眯起了眼,想要说话,最后又咽了下去,偏头看着韩允钧。

    韩允钧轻叹了一声,道:“既然是一场交易,想必你在答应的时候,是从我母妃那里收到了你满意的报酬的。我要欠的情自然也是我母妃的,与你何干?你不过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白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心心念念的儿子,就是用这样的态度来看待她们的母子之情的?

    “而且”韩允钧的声音一冷:“你本事那么厉害,却在最后的关头中招,这个疑点我不与你计较。那你中招之后,明明知道不对劲,还故意拖延了时间。你是起了贪心,不想我母妃再回来,所以才做了那些,以至于母妃生下我之后大出血,香消玉殒!”

    “你你”白莲愕然:“你怎么会知道?”

    她猛的看向了皇上,果不然,她在皇上的脸上看到了根本就不掩饰的怒气,瞬间,她就明白了:“你们、你们一直都知道”

    原来,她什么也没有瞒过。

    那个时候,皇上早早就知道她已经不是楚侧妃了,所以才会顺着她的意思,改了称呼。

    那个时候,皇上早早就知道她已经不是楚侧妃了,所以才会借着公事繁忙,再也没有留下过过夜。

    那个时候,皇上早早就知道她已经不是楚侧妃了,所以由她的拖延时间,也猜到了她的真正用意,所以,才会说她杀了楚侧妃!

    韩允钧阴狠的看了她一眼,“你对我来说,是杀母仇人,我如何会认杀母的贼人为母?”

秒速赛车平台 75秒赛车网站 159彩票 128彩票 秒速赛车官网 秒速赛车计划 北京28 秒速赛车 快3平台 pk1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