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仙小猫妖 > 第五八零喵:姐妹

第五八零喵:姐妹

    花九第一反应就是跑,甚至碎空都握在了手中。

    她实在是怕,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改变了吕萌萌的命运。

    可是她一想,雷正浩和于书歆还埋伏在外,要杀虞归晚,要是她真跑了,万一

    万一虞归晚不敌,那吕萌萌不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了吗?

    不行不行,她不能跑掉,最起码在看到吕萌萌顺利出生之前,她不能走。

    对,哪怕虞归晚真是个歹毒妇人,她现在也必须保下她。

    看花九握着匕首神色不断变换,一会点头一会摇头的,虞归晚同吕朝朝对看一眼,不明所以。

    “道友?”

    虞归晚一手扶着肚子,轻声叫花九。

    “啊?”花九猛然回神。

    虞归晚道:“道友若不愿告知姓名也无妨,此乃我家族恩怨,还请道友不要插手速速离去,我保证,神机阁不会追杀道友。”

    花九抓了抓脑袋,尴尬笑道:“不如,你跟我一起走?咱把孩子先生了?”

    “晚了!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

    一声厉喝,三人脚下突现符光,瞬间汇成一道光柱直冲云霄,透过光柱,花九看到于书歆狰狞的脸,还有雷正浩手中挥舞的阵旗。

    巨大的力量拉扯着花九,她连挥舞碎空都来不及,便感觉脚下一空,紧接着重重的摔在冰凉的青石砖上。

    花九惊慌失措的跳起来,四周一片漆黑,隐约可见这是一间没有门和窗,完全封闭的房间。

    “喵的!这是又穿越了?不不不,这次跟之前的感觉不一样,而且那个阵好像是大挪移阵。”

    花九冷静分析,确定自己只是被大挪移阵带到了其他地方后稍稍放下心来。

    既然已经遇上,要是不能看到萌萌出生,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下心来。

    “多谢九归道友做饵。”

    房间内响起于书歆的声音。

    “我答应过道友,不会让道友参与并且会让道友全身而退,所以道友只需在这里安静待着,等到我手刃仇人,自然会放道友离开。”

    “喂你等一下!”

    花九大喊,无人回答。

    “喵个咪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让我背黑锅!”

    早先还在客栈的时候,花九便已经看出这两个没安好心。

    说得天花乱转,又许以重金,其实就是为了让她背锅,对方可是神机阁啊。

    等他们杀了神机阁阁主和阁主夫人,就把一切都推到她头上,或许玉璧上的任务记录也会被他们做手脚,到时候她百口莫辩。

    非但会被神机阁追杀,恐怕易仙盟也会派人追杀。

    只不过花九知道自己并非这个时空的喵,所以才敢直接接下来,想看看断剑为什么有反应。

    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救萌萌最要紧。

    花九准备用碎空先逃出去,手刚抬起来又顿住,保险起见先祭出太极瞳,朝周围看去。

    原先她的碧水瞳就有窥破阵法的能力,如今的太极瞳在这方面更胜一筹。

    琥珀色的瞳仁化作太极模样,眼前的黑暗瞬间退散,变成一道道符文纵横交错。

    花九目光穿过这些符文不断飘远,果然看到四个人影呈对峙状站在那里,其中一个,腹部位置还有一个小小的婴儿影子,身上带着纯净无比的湛蓝色光芒,尤其是眉心位置,竟还有一抹金光闪耀。

    花九的心蓦地变得柔软,从这团光芒就可以看出,萌萌可是个资质极好的天才,先天之气纯净且精纯,神魂更是圣洁不染半分杂质。

    怪了,按道理说这样的萌萌不该是后来那个连神识都没有的姑娘啊,看她现在的样子,神识潜力恐怕比她那两个哥哥都要强。

    胎中带伤!

    花九想起当年萌萌跟她说的话,心中一跳。

    “喵的,该不会就是这个时候受的伤吧!”

    花九此刻心乱如麻,什么不敢改变命运都被她抛之脑后,挥舞碎空打开一条虚空通道,就朝虞归晚那边赶。

    “害得我家萌萌自小被人瞧不起,后来又要付出千百倍努力才能修炼,于书歆我杀了你!!”

    彼时,狭小的地下空间内。

    雷正浩站在墙角双手握着一杆巨大的幡旗,幡旗上符文缠绕,让整个空间牢不可破。

    于书歆站在雷正浩前面,脸上挂着狰狞的笑意,“我的好姐姐,没想到吧,你也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

    虞归晚一手护着肚子,眉头紧蹙,吕朝朝怒不可遏,“你这个疯女人!”

    “吕阁主,”雷正浩见吕朝朝要动手,出声喝止,“这里地方狭小,又是在我阵中,你可要小心自己的傀儡伤了吕夫人还有肚里的孩子。”

    吕朝朝投鼠忌器,只能挡在虞归晚身前,不敢轻举妄动。

    “朝哥,”虞归晚扯了扯吕朝朝的袖子,柔声道:“这是我们姐妹的恩怨,就让我们自己了结。”

    吕朝朝满眼担忧,虞归晚温柔一笑,抬手替吕朝朝将鬓角的发丝拢到耳后,然后站到他身侧握住他的手,慢慢的看向于书歆。

    “姐姐。”虞归晚轻声叫道。

    闻声,雷正浩愣了下,于书歆也有瞬间错乱,随即恼怒道:“你在胡叫什么!”

    虞归晚依旧平静,“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姐姐,即便他们之前都告诉我说,我娘和弟弟是你害死的,我也从来都没相信过。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就是想亲口听你说,你没有下过毒。”

    “闭嘴贱人,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娘跟弟弟明明就是你下毒害死的,这可是你出嫁前亲口告诉我的!”

    于书歆眼中布满血丝,歇斯底里的喊着。

    “歆妹,这是什么意思?”雷正浩此刻也混乱了。

    虞归晚双眼泛红,有眼泪溢出,“娘和弟弟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还有朝哥那件事我也可以不追究,可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对虞家出手?尽管你非娘所出,可这些年在虞家,谁可曾对你不敬?大家都将你当作虞家大小姐一般爱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胡说!你在胡说八道,明明就是你,是你杀了我全家,我和浩哥亲眼所见!”

    于书歆扭头看向雷正浩,雷正浩蓦地被于书歆那双通红的眼吓到,竟有些不敢点头。

    虞归晚泪流满面,颤抖着手从怀中取出一把带血的匕首丢在于书歆面前。

    “你还记得这把匕首吗?这是当年爹爹带着你去看玄铁冶炼的过程,然后你和爹爹一起铸造的,上面还有爹爹为你刻下的一个歆字,而这把匕首就插在爹爹心口,你怎么能,怎么能”

    虞归晚泣不成声,被吕朝朝搂进怀中。

    于书歆双目大睁,盯着那把匕首摇头,“不是我,你胡说,明明我才是虞家亲生的女儿,你是外面捡回来的贱人,你现在的一切都该是我的,我才应该是神机阁的夫人,我才应该是!是你抢走了我的一切,是你!”

天天乐棋牌 广东快乐十分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登陆 秒速赛车登陆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