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三国之蜀汉中兴 > 第1860章 遗臭万年

第1860章 遗臭万年

    虽说折损了百余人,但将城外的投石车全部破坏,汉军退后之后没有再来攻城,古力拉特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仿佛将头顶悬着的利剑去掉。

    “哈哈哈,没想到这些百姓还有这么大的用处,只可惜用的太晚了,让我们白死了好多兄弟。”

    涿县府衙之内,古力拉特和鲜卑将领得意大笑,再有两个时辰就要天黑,后半夜秃发寿阗领大军杀到,那时候里外夹攻,便可大破汉军,大家都有升赏。

    几位大人和邑长都死在中山,大家都盯着这几个为之,古力拉特甚至对属下已经喊他为“大人”习以为常了,放眼整个秃发部,部落大人也有他的一席之地。

    其中一人咬牙道:“我两个族中兄弟被乱石砸死,这个仇必须要报,大人,不如先把城中那些无用的百姓杀了吧,大汗今晚就到城中,那些汉人留着还要消耗我们的粮食。”

    “不可!”

    古力拉特正在犹豫,卢忠抬手劝阻道,“城中百姓还有数千人,他们都是极好的劳力,等寿阗大汗来了,当做奴隶献给他,还能帮忙干活,可比牛羊值钱多了。”

    “咦?

    这倒是个好主意!”

    古力拉特眼睛一亮,点头笑道,“还是卢先生主意多,这次能够守住涿县,也有卢先生的功劳,到时候大汗面前,我一定会为你美言几句的。”

    卢忠嘴里称谢,心中却暗骂古力拉特,这混蛋轻描淡写一句话就将他的功劳抹杀,见了秃发寿阗还得私下里和他再谈谈。

    不过献奴隶这个功劳古力拉特怎么也抢不走,这城中的百姓和军士都是自己留下的人,借着这几千人头的功劳,在秃发寿阗身边有了一席之地,将来去得他信任,再来收拾古力拉特这个混蛋。

    大敌当前,几位鲜卑将领竟又开始饮酒庆贺,他们居然以为这样汉军就不来攻城了,果真是其蠢如猪。

    刘封诡计多端,没有了投石车,绝不会放弃攻城,攻城的方法有很多,汉军暂时退去,肯定在商量对策,绝不能掉以轻心。

    想到此处,卢忠言道:“大人,汉军虽退,但恐怕还会来攻城,要让守军更加小心,千万不可大意。”

    古力拉特一摆手,得意笑道:“没有了投石车,还有那些百姓在城上,汉军不敢来强冲,真当我的这些勇士不堪一击吗?”

    卢忠苦劝道:“大人有所不知,攻城不止投石车和云梯这几样,刘封最善偷袭,若是半夜派人爬城偷袭,还需小心应对,大人难道忘了故安逃兵之言?”

    鲜卑将领闻言都停了笑声,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故安一战,被汉军从城墙上爬进来,路古斯被周处追杀,淹死于易水之中。

    这件事故安败兵逃到涿县的时候早就说过,一想起路古斯死于水中,大家顿时觉得手中的马奶酒不香了,纷纷放下了酒碗。

    古力拉特问道:“除此之外,汉人还有什么攻城的办法吗?”

    “挖掘地道!”

    卢忠言道,“寻常攻城,筑起土山监视城中情形,再有熟悉城中情形者可知何处薄弱土厚,挖地道越过城门而入,令人防不胜防。”

    古力拉特眉头一皱:“这有四座城门,城中街道、房屋这么多,要是刘封派人挖地道,该怎么办才好?”

    卢忠笑道:“敌军挖掘地道而入,其人数必无多少,旨在夺取城门,开城接进外面救应之军,若不能占住城门,也只是白白送死罢了!”

    古力拉特点头道:“这么说来,我只要加强各个城门的防守就是了。”

    “倒也不必全都布置!”

    卢忠笑道,“只需加强南门处的守卫即可,其余各门叫守军小心戒备,只要过了半夜,城外援军杀到,便无需忧虑。”

    “卢先生,为什么其他城门不用增加守军?”

    一名鲜卑将领瓮声问道。

    卢忠轻捻胡须,一副全局在握的神态,轻笑道:“汉军就在西门外,此处防备最强,自不必说,北面有大汗援军将到,必有斥候不断联络,汉军不敢轻易在北面行动,一面泄露行踪……”缓缓扫视众人,见大家都不觉点头,卢忠心中愈发得意,继续说道:“而东门外有护城河向东而流,难找到挖掘之地,若是不小心河床塌陷,岂非自寻死路?”

    “先生果然聪明,倒让我省了许多兵马,”古力拉特闻言大笑,“到了后半夜,看到城外大营火起,我们就从北门和西门杀出,和大汗一起消灭汉军,捉拿刘封。”

    一众鲜卑将领也跟着大笑起来,古力拉特马上分派人手,在南门外增加一队守军,又多派人晚上巡逻,其余将领到军营休息等候,全军不得卸甲,只看城外火起,便合力攻杀汉军。

    诸事安排完毕已经到傍晚时分,卢忠从府衙出来,信步向东城而来,一路上看到那些做苦力的百姓投来愤恨的目光,冷笑不已。

    这些人终将化为一坯黄土,连个名字都不曾留下,自己却注定要名载史册,哪怕是千古骂名,遗臭万年也在所不惜,他要的就是被后人所知。

    恶名也是名,总比化作灰烟、碌碌一生要强得多!东门前有一棵高大的桑树,比周边的房屋高处许多,几乎要与城墙平齐,此时桑叶凋谢,在夜幕下看上去显得狰狞凄凉。

    卢忠缓步来到桑树近前,这里的一片空地用栅栏隔开,沿着桑树一周绑着一圈木槽,十几匹战马正在这里吃草歇息。

    一股浓浓的马尿骚味在夜风中刮过来,卢忠却微眯着双目深吸一口气,冷笑道:“嘿嘿,刘备啊刘备,你可曾想过,当年被你视作羽葆盖车的桑树,如今却成了别人的马圈?”

    这正是当年刘备老宅的那棵桑树,当初刘备不得志时,与母亲以织席贩履为业,刘备小时候与同宗小孩在树下玩乐,指桑言道:“吾必当乘此羽葆盖车。”

    如今刘备的老宅早被拆除,遗迹不存,唯有这可老桑树越长越高,卢忠初来涿县的时候还专门来此感慨一番,后来幽州失陷,魏国很快被灭,汉军随后便攻入幽州,秃发部上下震惊。

pk10彩票     卢忠既然已经背叛,自知无路可退,为了讨好鲜卑军,干脆献计将此处改为马圈,以此来羞辱大汉皇室,古力拉特等人欣然接受,将他们的坐骑圈养此处。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北京28 秒速赛车登陆 江苏11选5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大乐透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