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妙手神农 >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一生的故事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一生的故事

    可是余飞和陈东等了半分钟过后,竟然没有一个人站起来,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木然,仿佛没有听到余飞的命令。

    余飞和陈东都愣住了,难道这些人都没有问题?那刚刚找到的突破口不就没有了吗!

    余飞转头尴尬的看了一眼陈东,自己的催眠真的成功了,这些人要是抗拒自己的催眠了,余飞看的出来。

    此刻余飞可以确定,这些人全都被催眠成功了,属于那种余飞命令他们做什么就会做什么的状态。

    “要不你再问一遍?”

    陈东已经彻底相信余飞的催眠术了,所以不甘心的说道。

    “不用,一定有什么问题我们没想到!”

    余飞摇摇头,这不是按开关,可能第一次按的力道太轻了,所以没有触发。

    陈东也皱起了眉头,难道是自己选错了方向?或者说自己漏了什么人了?

    陈东苦思冥想了起来,他不相信没有内奸,对方可以做到那么的顺利和天衣无缝。

    很多事情坏事最终都坏在了自己人之中,没有内部的策应,在当时的条件下,不光陈东他们调查困难,对方想要摸清楚状况,也极为困难。

    “我想起来了!”

    陈东突然抬起头,有一点点激动,可是激动了没几秒就又一脸的失望。

    “想起来什么了?”

    余飞好奇的问道,什么东西让陈东情绪起伏这么大。

    “他们之中,缺少了三个人,这三个人两个人因为疾病死亡,一个人因为意外死亡,会不会就是这三人之中的一个人!”

    陈东急忙说道,毕竟这些人年龄大了,因为各种意外开始死亡很正常,尤其是因为疾病死亡,将成为常态。

    “有这个可能!”

    余飞点点头,甚至余飞都怀疑,那个因为意外死亡的人,不会如同小紫的父母一般,是被人故意谋杀吧!

    “死人的嘴巴最难撬开了!”

    陈东叹了一口气。

    余飞也不说话了,这他娘的太难受了,幕后黑手到底有多厉害,竟然讲一件事可以做的如此的天衣无缝,一点点的痕迹都不给调查的人留。

    小紫父母那段故事能调查出来结果,还只是因为那是小紫父母自己的安排,对方只是顺水推舟,所以才会被挖掘出来浮出水面。

    反正人家的算计和安排,暂时陈东他们费尽千辛万苦,都没有调查出来一点点的蛛丝马迹,仿佛一切都没出现过一般。

    余飞知道这次自己真正的遇到高人了,这样的高手真的不常见,有这个智商做点什么不好呢!

    “你陪我去再努力一把行吗?”

    陈东还是不甘心,站起来的对余飞说道。

    “可以!”

    余飞点点头,他也很想挖出来那个背后的黑手看看,到底是何许人也。

    余飞顺手解除了那些人的催眠,然后就和陈东离开了,两人首先来到了一片公墓,余飞没想到陈东真的想带着自己来撬开死人的嘴,关键是他娘的都烧成骨灰的那种!

    “你真以为我和死人能聊天吗?”

    余飞都有点醉了,催眠术再牛逼,对骨灰也没用啊!

    “就是来看看,万一有什么发现呢!”

    陈东耸耸肩。

    两个人走着,很快找到了一个墓碑,上面贴着一个

    老头的照片,这里的墓园有专门的人打扫,所以周围看起来很干净。

    因为这不是祭拜的时间,所以墓碑前也没有什么贡品,只有周围大树上落下的树叶。

    余飞蹲在墓碑前,盯着照片看了看对方的面相,看起来不像是个坏老头,眼神深处带着几分和善,面相很平和。

    余飞看了看周围,因为都是统计建造,所以看起来也都差不多。

    “好了,走吧!”

    余飞站起来对着墓碑鞠了个躬,然后就喊陈东离开。

    “嗯!”

    陈东点点头,他们又去寻找下一个墓去了。

    然后都是一模一样的结果,余飞看了看照片,再看看周围,没啥发现,然后鞠躬离开。

    三个墓都找到了,也都看过了,全都毫无发现,毕竟能从一个墓碑一张照片看出来什么的难度太高了,余飞又不是福尔摩斯。

    陈东不甘心,又带着余飞去见这三位死者的家属。

    三位死者的家属,没想到人都死了,还有人来调查,不过全都还算是配合,大家坐下聊聊死者的生平。

    余飞发现这些掌握着机密的研究人员,家里人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具体在做什么研究,只是讲了讲死者回家之后做的事情,对于工作的事情毫无所知,甚至对于死者的同事什么的都很陌生。

    说实话这样看起来,保密工作做的还是相当可以的,这些人的纪律性也很强。

    最后到的是因为意外死亡的死者家里,余飞和陈东内心其实都有疑惑,猜测这个人死亡的意外,是不是人为制造?是不是有人为了杀人灭口?

    “你好,我很仰慕刘教授,一直都当他是我的偶像,我很不明白,刘教授这样伟大的人,怎么就会因为意外离开我们!”

    陈东也是个戏精,坐在死者的妻子面前,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

    “孩子,别哭!这都是命啊!”

    老太太看到陈东哭了,自己也开始抹眼泪了,看起来是被陈东的演技欺骗成功了。

    “老人家,我一直都很仰慕刘教授,想要给他写一本自传让他流芳千古,您能给我讲讲刘教授的生平吗?无论大事小事,只要和他有关都可以!”

    套路帝立马放大招了,这借口完美无瑕,那个老人家能遭得住?

    然后两个人就在夕阳下,晒着太阳听着老太太讲起来了意外身亡的刘教授的生平。

    每个人的一生,那都是一部精彩的故事,要是可以浓缩起来,那都可以变成一部巨著。

    因为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必然要经历各种风风雨雨人情世故,这其中都有值得深思的深刻含义。

    无论这个人好坏成功与否都不重要,成功有成功的道理,失败有失败的道理,这个人身上必然带着家庭、朋友、社会等等各方面的影子,这就仿佛一个多维立体投射,只要你讲的好,那故事就必然很丰满。

    余飞也耐心的听了起来,陈东拿出来了一只录音笔,老太太讲的十分起劲,说两人是青梅竹马,从小时候一起玩泥巴开始讲。

    因为老人家这都是亲身经历,所以听起来充满了真实感和年代感。

    每一样物品的名字,每一个人的角色,每一件事的背景,全都可以在掌握之中,当然了不可避免一个人在讲得时候,会带有自己的主观色彩,这就需要旁人去鉴定和筛选

    了,就算是如此,从第三视角看一个人的人生故事,那也是精彩至极。

    一个不平凡的人,注定有不平凡的故事,这个刘教授一生也算是起起伏伏很多次了,当故事讲完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了。

    老太太或许也是沉醉于记忆之中,竟然一口气讲了七八个小时,看起来还不是很累的样子。

    余飞和陈东都听的意犹未尽,仿佛在另外一个人的人生里参与了一次。

    可惜的是两人都没有发现任何他们想要的线索,从刘教授的太太嘴里,余飞和陈东听到的是一个刚正不阿,为人正气,并且十分严谨的人。

    这个人至少他太太没有发现任何他背叛的嫌疑和可能,仿佛一声都在鞠躬尽瘁的为了科学技术的进步在努力。

    要说一个人隐藏的再好,一个生活了一辈子的枕边人,按理来说是会有一定的察觉,否则这个人隐藏的一面就太可怕了,这需要多强的精神意志啊!

    “老人家,刘教授出事前,有没有留下什么,或者说过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做过奇怪的事情?”

    陈东最后还是不甘心的问道,希望老太太想一想能发现是什么。

    “没有,他因为退休了,所以每天就是溜溜弯下下棋,出事的当天,吃饱了之后,给家里的花浇完水,告诉我改天回去乡下老家的槐树树下面,挖一些腐殖土回来当肥料,然后才出了门,可是谁能想到,他一出门,就被一个可恶的喝完酒的混蛋撞死了,呜呜呜”

    老太太想了想,对于最后一天的记忆十分的深刻,竟然将这样的细节都讲了出来,说完之后竟然哭了起来。

    一个老年人哭鼻子,必然是有无法承受之重,必然是伤心到了极致,否则眼泪对于阅历极多,见多了悲欢离合的他们,不可能随便流淌下来。

    余飞和陈东对视一眼,顿时觉得自己有点愧疚,为了调查让一个老人加给他们从白天讲故事到黑夜,最后还流出来了眼泪。

    一对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的夫妻,生命都会仿佛连接在了一起,失去了另一半或许是他们能想到了最痛苦伤心的事情了。

    “老人加您节哀,人死不能复生,我想刘教授要是泉下有灵,也希望您健健康康的多活几年,帮他多看看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然后在未来的有一天团聚的时候讲给他听!”

    陈东急忙开口安慰,余飞从头至尾都基本没有开过口,只是偶尔观察一眼老人家。

    余飞可以确定老太太咩有一句谎言,她到了这个年纪,也没有撒谎的必要了,所以余飞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参与感。

    “唉!过去了,都过去了,一辈子好快啊!讲出来心底里痛快多了,都没有人听过我们两个的故事,孩子们,浪费你们的时间了!”

    老太太拿出来一方手帕擦了擦眼泪,叹了一口气说道。

    余飞惊讶的看了一眼老太太,因为他怎么感觉,老太太知道他们这是调查而来,仿佛知道陈东说的写自传只是一个哄她开心的借口。

    看来这老太太也不简单,果然老人不一定都傻,有些事愿意装傻,有些是前半辈子将大脑没开发出来,这个老太太明显就是大智若愚的那种。

    余飞和陈东觉得他们成功忽悠了老太太,或许老太太也觉得她成功忽悠了两人,让两人作为她的听众,让她好好的说了一番话,毕竟老人都孤独。

秒速赛车玩法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计划 秒速时时彩 时时彩 秒速赛车玩法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秒速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