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月下美食 > 第579章 无辜申儿

第579章 无辜申儿

    房间不错,但是总感觉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有安好心。

    家里的嬷嬷很是不解,为什么给申儿准备了这么好的房间,鑫儿看着住进自己准备的房间里面的申儿,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一举四得,何乐而不为,第一,落得一个好名声,第二多年夫妻,姚掌门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是一个自私自利的烂好人,为了弥补自己内心的不安,他会常常来看他,隔壁的那个女人一定会嫉妒的,第三那个女人嫉妒起来,很容易做出傻事来,那么姚掌门就会越来越厌恶她,第四,做自己儿子的挡箭牌。

    想着申儿有这么多的用处,鑫儿就高兴,平飘飘的留下一句,给鑫儿准备老师,自己儿子有的,都给申儿准备一份,但是至于申儿会不会好好学习,就看她自己的了。

    鑫儿不会强迫申儿去做任何事情,如果他不想读书,也没有关系,只要乖乖的替自己跟隔壁那个女人争宠就可以了。

    一个冬天过去,江小厨在申儿身上待着一个冬天,白天出门穿的有模有样,却从来不给申儿洗头洗澡,身上都生了虱子,申儿不敢提任何的要求,一旦提了要求,就会被说没有良心,身在福中不知福之类的,江小厨看的心里难受,但是没有办法,自己是一棵草。

    今日是姚掌门贵妾儿子周岁生日,朝目派热闹非凡,掌门夫人鑫儿命人买了一些糖人来,让申儿分发给兄弟姐妹们。

    乖巧的申儿拿着糖人给每个兄弟姐妹们分了一只,最小的留给自己。

    糖人很甜,申儿坐在台阶上小心翼翼的舔着,不敢一口气吃完,害怕吃完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大堂里面很热闹,都是来庆贺姚掌门二儿子生日的,但是里面的热闹不属于申儿。

    自从申儿被带到掌门夫人的面前就再也没有见过亲娘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申儿小心翼翼的将吃了一半的糖人放在枕头下面,留着明天吃,刚躺下,姚掌门带着新娶的贵妾闯了进来,不由分说将申儿从床上拉下来,紧接着就是对着申儿房间一阵翻找,在床底下找到一包白色粉末,姚掌门尝了一口,一巴掌狠狠的摔在申儿脸上,申儿当下就失去了知觉。

    江小厨看着申儿被丢了出去,丢进一间烧焦了的柴房,申儿在屋里昏睡了一天一夜,醒来的时候,头重脚轻,爬不起来,心里恶心,不住的想要往外吐。

    如此又过了一段时间,来了一群人,将申儿从床上粗鲁的提了起来,江小厨身体一轻,重重摔落在枯草上面。

    申儿被带走了,柴房也被拆了,江小厨掉落在土壤当中。

    第二年,江小厨没有找到申儿,身体被风卷入半空中,轻飘飘落在一辆马车上面。

    马车在朝目派大门口落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从马车上面下来,怀里紧紧抱着一个木盒子。

    清风解意,江小厨落在盒子上面。

    那神秘的盒子放在姚掌门的面前,姚掌门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件纯黑色的铠甲。

    姚掌门一眼就喜欢上这件铠甲,中年男子见姚掌门喜欢,连忙说道:“这件铠甲可是用万年黑铁做成的,颇有灵性,穿在身上,会根据穿着着的提醒,自动结合,掌门丰神俊朗,这件铠甲简直就是为您量身打造的啊。”

    姚掌门拿着铠甲,进去里屋换了来,中年男子一阵马屁,也只是锦上添花。

    江小厨翻着白眼,眼前一黑,被关在了盒子里面。

    再一次遇见亮光,在一个冰冷的山洞里面。

    姚掌门直接将铠甲扔垃圾一般扔在地上。

    那个进献铠甲的男人跪在姚掌门脚下,吓出一身的冷汗。

    铠甲有灵性一般,无形中控制着姚掌门的行动,好在姚掌门提前察觉到,及时脱了下来,跟那把妖刀锁在一起。

    箱子被粗鲁的丢在一旁,江小厨从箱子里跌落出来。

    山洞内很是干燥,穿堂风嗖嗖,江小厨又被从山洞里里面吹了出来,落在山间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泥土覆盖了江小厨的身体,困意如诅咒一般再一次袭来,江小厨陷入沉睡。

    第二年,江小厨借着风力飞上天空,朝着朝目派飞去,朝目派的马车,将那一把妖刀给取了出来,运送到朝目派,江小厨落在一名弟子头发上,就这样又被送回朝目派。

    姚掌门请很多的铸剑师,想要清除妖刀上面的邪气,为此特意建造了好大一只锻铁炉,江小厨还想在多看看,被无情的带了出来。

    弟子出来之后,便去洗澡,江小厨顺着下水道,流了出去,在带着皂豆的坭坑里沉睡,冬去春来,恶略的环境,江小厨不屈不挠,寻找一些可以吸收的养分,终于秋天来临之时结出一颗种子,风来了,江小厨迫不及待的投入天空的怀抱。

    这是跟申儿分别后的第三个念头,申儿一个孩子,不用想也知道,日子肯定不好过。

    今天风很大,将江小厨吹的好高好高,整个朝目派俯瞰在江小厨的视线当中。

    那突兀的小石屋出现在江小厨的视线当中,江小厨飘落下去,刚巧落在窗户口。窗口缝隙里面带着些尘土,江小厨终于找到了申儿,孤苦伶仃的缩卷在入口处,眼睛呆呆的望着外面人来人往。

    凉风瑟瑟,那不受控制的困意再一次袭来,江小厨闭上眼睛……

    凉风春雨,江小厨打了一个哆嗦,又开始发芽了,打了一个哈欠,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结结实实吓了江小厨一跳。

    仔细看来,原来是申儿,申儿点着脚尖,抓着窗户正盯着自己看。

    江小厨被吓了一跳,长长呼出一口气。

    送饭的来了,将残羹冷饭倒在石屋入口,申儿就这么趴在地上吃了,吃完之后,不忘沾一点汤水,滴在自己脚下。

    春去夏来,小石屋的门难得被打开,申儿被粗鲁的拉了出来,要他出来的是申儿的那一对兄弟。

    掌门夫人的长子,贵妾的次子。

    长子捏着申儿的耳朵说道:“弟弟,你一周岁生日的时候,就是他下毒害你,哥教你打他好不好。”

    次子恶毒的目光,朝着申儿狠狠打了一巴掌,申儿轻巧去躲开,不躲还好,躲开了之后迎来的是一群大人的拳打脚踢。

    长子道:“不要给他吃饭,饿死他。”

    申儿又被丢了回去,江小厨耳边传来那对兄弟的话,他们去了私塾。

    申儿没有哭,捏着鼻子上的鲜血,就这么平平的躺着。

    江小厨居高临下看着申儿,这个孩子需要温暖安慰,但是现在的江小厨只是一颗野草。

    打了申儿一顿之后,兄弟两个仿佛遗忘了申儿一般,好些日子没有来,申儿依旧跟往常一样,沾着残羹汤水给自己浇水,这一天,头上的花苞终于绽放了,比往年的花朵都要大,江小厨顶着一头小黄花,在风中摇曳,希望引起趴在入口出神的申儿的注意。

    小石屋里什么都没有,突兀的一颗小草,申儿爬地上爬累了,翻了一个身,江小厨的身影落入申儿的眼睛当中,申儿从地上爬起来,重新趴在窗户上,软软的小手指头点着金黄色的花骨朵,又害怕伤到花瓣,轻点了一下便收回了自己的小手,伸着鼻子狠狠的闻了一口,蒲公英花朵的香味不是很好闻,但是对现在的申儿来说,那是人间仙境,是申儿自己的花园。

    沾着口水,申儿在石壁上给自己花了一幅画,看着墙上歪歪扭扭的画像,申儿露出一口小白牙,天真的笑了起来。

    一天十二个时辰,个时辰的时间江小厨都被困意困扰着。

    跟往常一样,日上三竿了,江小厨才摆脱困意,清醒过来。

    申儿不在小石屋内,应该是又被那一对兄弟带出去作弄了。

    一直到天黑江小厨都没有见到申儿,一天过去,第二天,申儿躺在床上上吐下泻的,吃了很多又乱又杂的东西。

    他需要看大夫,江小厨虽然心疼,但是她是一棵草。

    申儿无精打采在小石床上躺了三天,出奇好了过来,却没有往日的灵力,郁郁寡欢的蹲在地上,江小厨拼命的扭动着身体,想要吸引申儿的注意。

    申儿的身影是那么的孤独,就这么坐着,眼角在流泪。

    这个夏天,申儿并不好过,隔山差五被带出去,回来的时候,或者一身伤,或者膝盖手掌被磨破了,或者吃了一些乱七糟的东西,回来又吐又泄的,却没有一个人关心他,哪怕是给他送饭的,投来嫌弃的目光。

    今晚的月亮好圆好圆,江小厨头顶的花朵凋谢了,申儿捏着干枯的花朵,塞进自己的嘴巴里,味道不是很好,但是申儿嚼的有滋有味,良久才哭出来:“花花,他们说娘亲被爹爹烧死了,他们在欺骗我对不对。”

    江小厨真的好想说,对他们在骗你,但是自己是一朵花,根本说不出话来。

    分别的日子即将到来,江小厨头顶的种子越来越干燥。

    那一对小兄弟又来找申儿,这一次还带来一个瓶子。

    长子说道:“这是在我爹娘房间发现的,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还会动呢。”

    次子的声音传来:“喂给他喝,看看他会不会变成怪物。”

    黄昏来临,那沉重的困意在一次袭来,申儿今天没有回来,不知道怎么样了。

    这一夜睡得并不安稳,耳边传来刀劈火砍的刺耳声。

    江小厨眼皮好沉重,想要睁开眼睛看看眼前的情况,却怎么也睁不开。

    第二天,日上三杆之后,困意消失,一双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

    江小厨被吓了一跳,全身毛孔集体收缩,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看着眼前这个巨人。

    巨人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伸手将自己折断,吹了一口气,头上完全干燥的蒲公英种子全部飞走了。

    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能寄生在种子身上,巨人将自己放在头发上,那熟悉的头发臭味,江小厨可以肯定这个怪物是申儿。

    此时的姚掌门,哪里还有一丝丝当年风度翩翩的样子,单手握着劈出锯齿的佩剑,指着申儿。

    申儿顶着干枯的蒲公英花朵,依靠在石屋上面,咧嘴笑了出来。

    耳边凄惨的哀嚎声,就好像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申儿越听越是兴奋,身体在不住的颤抖,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膨胀,膨胀,长得像山一样高大,长出了獠牙,长出了枯发,江小厨从申儿头顶滑落掉在地上,仰望着申儿的体型似曾相识,姚掌门握着长剑,不断的攻击着申儿心脏,浑浊的血浆不断的流淌出来,申儿很不舒服,不住的伸手去抓那些人。

    申儿从地上爬了起来,巨大的脚丫子踩着江小厨,江小厨黏在申儿脚掌上,被踩得稀烂,却感觉不到疼痛。

    申儿吃痛,连滚带爬想要逃走,但是那些人就好像苍蝇一般,围绕着申儿,不给申儿一点喘息的机会,申儿捂着头,不辨方向,朝着山后跑去,见申儿逃脱,姚掌门冷漠的指挥着追上去。

    申儿跑了很久,江小厨掉在地上,姚掌门在后面紧追不舍,江小厨干扁的身体被带动着,飞了起来,居高临下看着他们将申儿追到绝路,前有守着山洞的弟子,后有姚掌门等追兵,申儿一个没有站稳,身体渐渐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那个山洞门口,山洞轰隆一声塌了下来。

    哪件被遗忘的铠甲接触到申儿的**,与申儿结为一体,保护着申儿的身体,再也不被伤害。

    姚掌门趁机进入坍塌的山洞,取出了那一把妖刀,应该是没有锻造成功,又被重新锁了进去。

    妖刀真的很锋利,将申儿身前的铠甲砍出来一道口子,看上去是格外的狰狞恐怖。

    申儿吃痛,声音哀嚎的声音,格外的刺耳,刺痛江小厨的心脏,一屁股坐在地上,铠甲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愈合着,姚掌门趁机补刀,被申儿一把抓住身体,狠狠摔了进去,妖刀在天空划过一条优美的弧形,落在江小厨的身边。

    江小厨感觉自己的生命力正在被无情的吸收着,渐渐没有了知觉……

大乐透 pk10彩票 秒速赛车平台 立即博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注册 快3平台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登陆 六合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