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 > 第110章 大结局

    “你们杀了她……”

    千杀发出沙哑着声音,黑色的身体正在慢慢消失。

    从脚尖一点点消弭,如黑雾般散去。

    他的二魂五魄皆是来自于地狱,受到玉晚蝉的召唤才来到人间,所以玉晚蝉一死,他也会重新被押回地狱,只不过那寄在魂蛊身上的一魂一魄支撑着他在人世间再活上片刻罢了。

    “是你们杀了她……”

    越竺收了金色的结印,上前两步道:“蛊王,你也该回到下面去了……”

    “我的确该回到地狱里,但是,宫玖……”千杀遥遥地看着不远处的宫玖,幽蓝色的火焰猛地跳动了一下,继而幽蓝暴涨,声音如同火焰般森冷,“她那样喜欢你,你得去陪她。”

    越竺沉声道:“她已魂飞魄散,无人陪得了她。”

    “这样啊……”千杀慢慢转过头,幽蓝的火焰盯着不染一尘的越竺好一会儿,黑影已经渐渐消弭到了膝盖,只余下大半个身体有黑色的实体,他念着那个可怕的词,“魂飞魄散了……”

    千杀重新将视线落到宫玖的身上,幽蓝的火焰静静地燃烧,毫无温度。

    “就算如此,她死了,你也不能独活……”

    宫玖垂下潋滟的凤眸,红唇紧抿,默不作声。

    乌发雪肤,静谧而待。

    苏菜菜扶着宫玖的手心一紧,心中十分不安,总觉得千杀的语气颇为奇怪,而宫玖的表现又太为安静,他不该这样安静,他应该口齿伶俐地大声讥笑千杀的话才对。

    安静的宫玖使她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苏菜菜忍不住挡在宫玖的前头,对着千杀道:“你这个人好生奇怪,明明自己就要回地狱了,怎么还想着杀死我师父?你以为你现在身受重伤又被雾秋山山徒重重包围还能够杀得了我师父吗?”

    千杀双眸处的幽蓝火焰缓缓映向苏菜菜:“你说我杀不了宫玖?”他眸处的蓝色火焰变得更加幽冷,仿佛是在冷笑,“他是我亲手创造出来的蛊兽,我如何杀不了他?”

    千杀眸中的幽蓝火焰变得越来越耀眼,他环顾四周,幽蓝的火焰映在每一个雾秋山山徒的双眸里,仿佛在警告他们似的,他扬着头,嘶哑着声音:“只要我一个念头,就能杀死他。”

    苏菜菜闻言一愣,皱眉道:“蛊兽?”

    宫玖眼睫一颤,垂落在袖子里的素手慢慢攥紧,指节因为用力而显现出惨白莹润的玉色。

    “以凡人入蛊,以吾血为祭,与万虫千毒共存一瓮,在百名童女血染红的潮湿土壤下,厮杀啮咬九九四十七天,最后出瓮的蛊人,他就是蛊兽……”千杀沙哑着嗓音缓缓解释,眼眶里幽蓝色的火焰仿佛火星迸裂一般,猛地跳跃了一下。

    苏菜菜似是被那跳跃的火焰惊着了,身形不稳,往后退了两步。

    她的瞳仁紧缩,心口骤然一凉。

    活人入蛊,万虫千毒,厮杀啮咬,蛊人出瓮……

    他、他在说什么?

    她怎么听不懂。

    千杀侧过头,幽蓝色的火焰越过苏菜菜,映向她身后的宫玖,继续说着:“我试过许多次培养蛊兽的方法,没有凡人能够挨得过万虫千毒的啮咬还活下来的,宫玖是头一个,他出瓮的时候,已经全无神智,浑身上下被万虫千毒啮咬得只剩下腐肉和骨头,成了兽,天下独此一只的,蛊兽……”

    他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诡异的骄傲。

    宫玖抬起眼睫,冰冷的瞳眸,静静地看着千杀。

    “你给本宫,闭嘴。”

    他唇角的血色浓郁娇艳,那张漂亮的脸蛋却是如同寒冰冷玉一般惨白。

    若是苏菜菜回头,定然能够看出宫玖的身子是在微微发颤的。

    可是苏菜菜不敢回头。

    “你很厌恶我说你是蛊兽?”千杀的身体已经渐渐消弭到了腰部,他低下头,似乎是轻笑了一声:“可你的真身,本就是一只面目全非四肢溃烂的蛊兽,你从瓮里出来,浑身散发着万虫千毒的恶臭,一双猩红的血眸,还浸着血,浑身流着脓水,吓死了那么多南诏人……”

    苏菜菜的身子僵住,不敢回头。

    千杀所说的蛊兽就站在她的身后。

    宫玖就站在她的身后。

    千杀的身体已经慢慢消弭到了胸膛,他低着头,看着自己微抬的双手,一片漆黑浓雾。

    “早知如此,当日我就不该逞一时之气,将你带到人世,让你害了阿玉……”

    苏菜菜曾经在梦中梦到一具白骨森森鲜血淋漓的骨骸,那森冷的白骨上,还附着着令人作呕的翻卷腐肉,那具骨骸压在她的身上,她吓得大叫,可那副骨骸却温柔地告诉她不要怕,不要怕他……

    苏菜菜从前一直以为那不过是一个噩梦罢了。

    没想到,那竟是真的吗?

    苏菜菜只觉得寒气从脚尖一路上窜,窜到她的四肢百骸里,寒冰一般刺骨。

    原来她日日夜夜相拥而眠的人是一具腐烂流脓的尸骸。

    千杀的双手慢慢消失,黑色的身体如同涨潮一般,慢慢从他的胸膛淹没,透明的光阴浸过他的脖颈,他的下颔,他的唇角,他的鼻梁,慢慢朝他的头顶淹去……

    他双眸中的蓝色火焰慢慢熄灭,慢慢寂寥,渐渐变得空然无物。

    直到那透明的潮水淹没他的头顶……

    空旷的疏月宫里只留下他最后一道沙哑的声音。

    “既因吾生,也由吾死,跟我一道走吧,宫玖,黄泉路上莫再徘徊了……”

    笼罩在雾秋山上方的浓雾慢慢退去。

    碧空如洗,白云悠然。

    苏菜菜僵着身体,站在原处,一动也不敢动。

    明明危机已经解决了,但她却觉得好像还有更大的恐惧笼罩在她的心口上似的,让她站在原地无法移动半丝半毫。直到身后传来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苏菜菜才恍如大梦初醒。

    她慌乱地转身,朝身后那人扑过去。

    宫玖倒在地上,嘴角流着血,那触目惊心的血红色让苏菜菜的眼睫猛地颤了一下,她两脚发软,跪倒在地上,手慌脚乱地扶住宫玖僵硬沉重的身体。

    “师父,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苏菜菜急声道。

    一滴猩红的血液滴到苏菜菜白嫩细软的手背上。

    发出“吧嗒”一声水声细响。

    红得触目惊心的的血滴,映在异常白皙的肌肤上。

    像是灼灼血莲盛开在冰冷的雪地里。

    凄绝艳丽。

    苏菜菜指尖一颤,那血珠儿便顺着白皙的手背滑落下去,蜿蜒出一道鲜艳的血色,紧接着两滴、三滴、四滴血珠纷纷落到她细白的手背上,如同夏日急雨般纷至沓来。

    那夏日雷雨的轰鸣仿佛响彻在苏菜菜的胸膛里。

    让她如梦初醒。

    “不、不要……”苏菜菜眼眶倏地红了,她将宫玖僵硬的身体搂在她的怀里,手指发颤地拨开那如同绸缎般细密柔滑的青丝,露出他的面容来,苏菜菜一愣,怔怔地看着他,“师父……”

    宫玖的脸色惨白,秀眉紧蹙,仿佛在忍受什么剧痛,口鼻皆是血流不止。

    散发披肩,雪肤细眉,红唇显得异常娇艳,也异常柔弱。

    苏菜菜的眼泪猛地流了出来,浑身颤抖地捧住宫玖的脸,“你不要死,你不可以死……”

    宫玖躺在苏菜菜怀里,凤眸敛去了平日里的冷艳清贵,变得异常温和,他轻笑了一下,温柔地看着苏菜菜,扯着嘴角:“为师还没死呢,别给我哭丧……”

    “可你在流血……你在流血啊,师父……”苏菜菜哭着嗓音道,一边流着眼泪,一边伸手想要拿袖口擦净宫玖嘴角不断溢出的血液,但刚刚擦干一角,宫玖便噗的呕出了新的一口血。

    “师父!”苏菜菜吓得不敢动了,生怕动作间惹得宫玖身体颠簸又吐出鲜血来,她眼神慌乱惊惧,手足无措地抱着宫玖,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能够让宫玖好起来。

    怎么做才能让他不再吐血。

    倏地,苏菜菜眼神一亮,像是想起了什么,将求救的眼神落到不远处的越竺身上,如同握紧最后一个救命稻草般,眼中闪耀着支离破碎的期盼。

    “山主大人,救救我师父,你法力高强,快救救我师父……”

    越竺长眉紧锁,看了看宫玖,只悲悯地摇头叹息:“蛊王死前动了念,宫玖已无活路。”

    苏菜菜眸中最后一丝光亮倏地消失。

    她扯着嘴角,苦笑了一声。

    早该想到的不是吗,如果越竺真的能够救宫玖,那么他早就出手了,何必还等到她出口相求。

    明明知道相求没有希望,可是当她从他嘴里听到确切的否定时,心中还是免不了绝望难过,连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都没有了,宫玖这次是真的没有救了,真的要离开她了……

    可是他怎么可以离开她去另外一个世界?

    苏菜菜用力的拦住宫玖的身体,只喃喃着:“师父,不要死,徒儿求你了,不要死……”

    宫玖咳了两声,胸膛剧烈起伏,呕出几滩血,他扯了扯嘴角,扯出一个艰难的笑容,嘶哑着声音,逗弄苏菜菜:“你再哭得这么伤心下去,小心为师舍不下你,让你也跟着殉葬……”

    话音刚落,便急促的喘息起来。

    苏菜菜哭声一顿,眼泪流得更加汹涌了:“师父……”

    “好了,别哭了,苏儿……”宫玖倒在苏菜菜的怀里,静静地看着苏菜菜,眸如静水,唇若玫瑰,他缓缓地伸手,冰凉的手心紧紧贴在苏菜菜的脸颊上,手指轻轻抹去苏菜菜眼角的泪水。

    他的凤眸里倾泻出轻轻浅浅的暗光,是苏菜菜从未见识过的温柔缱绻,仿佛可以将人溺毙。

    宫玖惨白着脸,扯了扯嘴角,轻声笑道,“你看,天道轮回,福荫有命,为师的恶事做得多了,现下报应在自个儿身上了……”他咳出一声血,又柔柔地看着苏菜菜,“而我们苏儿那么善良,一定可以长命百岁,为师不会挡你福路拉着你去殉葬……”

    “师父,不是的……”苏菜菜握住宫玖的手,急急道,“你别说话,先别说话……”

    他急促地喘息了几声,朝苏菜菜艰涩的笑了笑,凤眸中溢出了血泪。苏菜菜心中一紧,却发现他不止眼睛里出了血,耳朵里也渗出了鲜红色的血液,缓缓顺着耳垂滴落在艳丽的红袍上。

    苏菜菜的身体剧烈哆嗦。

    宫玖察觉到苏菜菜的异样,血红的唇畔轻轻勾起,映在惨白的脸上,如同醉霞流云般动人。

    “为师现在的样子一定丑极了吧,七窍流血呵,咳咳……瞧看你吓的,身子都打哆嗦了。”

    “我、我不是在害怕……我……”苏菜菜抱紧了他的身体,急着解释。

    “为师知道你不是在害怕,只是,为师担心你待会儿会害怕……”

    宫玖唇角的笑意渐渐弥散开来,温柔而宁静,将他不为人知的过去缓缓诉说。

    用虚弱的声音,像是在说一个无关痛痒的事情。

    “你知道吗?为师刚进瓮里的那天,和无数只虫蚁毒蛇关在潮湿的血瓮里,它们咬破为师的身体,吸干为师身体里的血液,钻到四肢百骸任何一个缝隙里,堵着为师的喉咙,叫人连哭着求饶的力气都没有,每日每夜地与它们撕咬,吞噬,暗无天日……”

    苏菜菜心中一抖,苍白着小脸,攥紧宫玖的袖子,颤声求他:“师父,不要再说了……”

    越竺叹了一口气,黑眸悲悯,转身离开。

    裴言拍了拍却维的肩膀,低声道:“我们走吧,把师父留给小师妹,他不会希望我们在这里看着他慢慢死亡的,这样只会让他更加难堪……”

    雾秋山山徒渐渐散去。

    只余下山茶灼眼,游廊曲回。

    宫玖毫无血色的唇角染着触目惊心的血红,面色苍白如纸,妖艳得近乎鬼魅。

    “你以为它们死了,其实它们并没有,它们只是趋于为师的威力,暂且藏身在为师的骨头、心脏、魂魄里罢了,为师没有办法驱逐它们,也不能驱逐它们,毕竟,蛊兽就是因为它们的精血供养而存活,一旦为师失去没了神力,它们便会张口反噬……”

    宫玖漫不经心地继续说着,唇角的血水越溢越多,胸膛的起伏越来越重,可他仿佛丝毫痛楚都感受不到似的,嘴角始终噙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感觉到苏菜菜的身体在剧烈颤抖,宫玖唇角的弧度便越深,笑意堆满他虚弱的凤眸里。

    “知道害怕了么,苏儿?”

    那一瞬的波光流动,在他惨白的玉颜上,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妖异潋滟。

    “师父,苏儿知道害怕了,你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苏菜菜扑到宫玖的怀里,惨白着小脸,拼命地摇头,泪流不止,想要阻止宫玖再用那漫不经心的声音讲诉说这一切。

    他怎么可以将这么可怕的事情说得这样淡然。

    那些可怕的事情明明都发生在他的身上。

    他怎么可以这样无动于衷。

    宫玖唇角的笑容更加凄绝美艳,动人心魄。

    “待会儿,那无数只蛊虫就会从为师这流血的七窍里爬出来,咬破为师的肌肤,吞噬为师的血肉,到时候,为师身上的皮囊就会慢慢的溃烂、流脓、剥落,形成一具鲜血淋漓的白骨尸骸,那些蛊虫不会放过吞噬蛊兽的机会,它们会争先恐后地啮咬为师的血肉和白骨,最后连渣都不剩……”

    苏菜菜抱住宫玖瘫软的身体,大声哭诉道:“徒儿知道害怕了,求你不要再说了……”

    “真的知道害怕了?”宫玖咳了一口血,唇角含笑,虚弱的挑眉,问苏菜菜。

    苏菜菜将脸埋到宫玖的怀里,猛地点头,浑身颤抖不已:“真的很害怕,真的……”

    宫玖舒了一口气,碧潭般深幽的凤眸里荡漾着光彩夺目的瑶光:“害怕就好了,害怕就对了……你这个人,就像养不熟的猫,别人对你千好万好,你转眼就会忘到脑后,而别人对你但凡不好一点,让你感到害怕感到不安了,你就会记人一辈子,说到底也是自私得紧……”

    苏菜菜一怔,愣愣地抬起头来。

    宫玖的细眉一寸寸收紧,像是忍受不住那蚀骨的疼痛一般,面上却还是含笑:“你问问你自己,当初在青城,你被那三个混账强迫的时候,为师不过是晚救你几须臾,你就在心中隔了一道墙,记了为师那么长时间,到现在都还防着为师对吧,总给自己留退路,总不肯交心……”

    苏菜菜喃喃出声道:“师父,你都知道,你都知道……”

    “你这双眼睛说不了谎的,苏儿……”宫玖微抬眼角,脸色苍白,温柔地看着苏菜菜,“你看你,现在一定害怕极了吧,都不敢和为师对视……呵呵,行了,别干瞪眼了。”

    宫玖笑着喘了几口气,随即,声音低了下去。

    “我知道你的,越是害怕就越是在心中记挂的久……”

    宫玖吃力地抬起手,在苏菜菜诧异的眸光中,慢慢蒙住苏菜菜的眼睛。

    “为师只是想在自己死后,有个能够惦记自己名字的人……苏儿,你能做到吧?百年之后,还能够记起那个让你心生畏惧的男人,叫做宫玖?”

    苏菜菜的眼泪,在宫玖的掌下汹涌不止,拼了命的点头。

    “那为师就放心了,最后这死相就不劳你挂心了,着实是有些惨不忍睹……咳咳……”宫玖清了清沙哑的嗓子,沉声道,“为师希望你眼中的师父,一直都是个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的美人……”

    苏菜菜鼻尖闻到熟悉的药草香气,是迷香。

    她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每日每夜便是闻着这个迷香入睡。

    苏菜菜想要推开宫玖的手掌,不允许他这样做,她还不能昏睡,她得陪着他走完最后一程,但是她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力气仿佛被什么抽干了似的,神智都有些不清醒了,苏菜菜流着泪,拼命地掐自己的手心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但却还是没有抵过睡意,头昏脑涨,彻底晕了过去。

    陷入昏迷的最后一刻,是他宛如飘在云端的声音。

    “苏儿,睡吧……”

    他从未这样温柔地对她说过话,轻柔得不可思议,让她一下子就流出了眼泪。

    “睡醒之后,莫要忘了我……”

    苏菜菜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的故事很沉郁,难过得令她喘不过气来,但就算如此,她也舍不得从那个梦里醒过来。

    她只想在那个红色的梦里一直沉睡,沉睡在他生命终止的最后一秒里,在他的怀里,红衣如雪,青丝如瀑,闻着他身上熟悉的药草香气,睡到头发花白,皱纹爬满脸颊,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这样,她就不用面对这个没有宫玖的世界。

    宫玖其实说得对,她喜欢他,的确是很喜欢很喜欢,但喜欢的同时却总是不安,担心他会临中生卦,担心他喜怒无常,担心他喜新厌旧,担心他不过当自己是玩宠。那不安给她的心房上了一道锁,锁住门外的人,只肯隔出一扇透明的玻璃窗,她趴在窗前脸贴着玻璃,静静地看着窗外的人。

    现在,苏菜菜才知道,她最不安的,是他会无缘无故从窗前离开。

    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窗前。

    你永远都不知道你有多喜欢一个人,直到你发现,生命中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之后,这犹自存疑保有余地的喜欢,就会慢慢发酵成爱,变成推心置腹,成就你的痛彻心扉。

    苏菜菜的痛彻心扉来得太晚。

    几日后,苏菜菜从梦中跌落,惊醒过来,她眨了眨眼睛,只觉得眼角干涩至极,肿得根本就睁不大开眼睛,只能半眯着眼睛看物,她如同躺尸一般躺在床上,浑身乏力,不想动,也不想起床,只慢慢眨着自己的眼睛,待迷蒙的视线慢慢清晰,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宫玖的弥月阁里。

    是师父的弥月阁。

    苏菜菜侧过身子,看着榻上空无一物的另一侧。

    扯了扯嘴角,咧出一个笑

    “师父,早啊……”

    “吱呀”一声,房门被缓缓推开。

    苏菜菜猛地从榻上弹起来,睁大眼睛,怔怔地看着推门而入的那人。

    稀疏的暖阳,透过缓缓张开的门缝,洒进屋子里。

    如同金色的薄纱,在那人身上笼上一层宛如神祗的光晕。

    苏菜菜的心跳越奏越快。

    屏住呼吸看着那站在灿烂阳光下面目不甚分明的人。

    他走进来,金色的阳光被他抛到身后,苏菜菜睁大眼睛,怕错过半丝半毫的容颜,当金色的暖阳变得不那么耀眼,成为他长身玉立的陪衬,苏菜菜彻底看清楚了他的脸。

    御尽然。

    他是御尽然。

    苏菜菜失望地跌回床榻上,死鱼一般躺着。

    一副行尸走肉生不如死想要自生自灭你们都不要来管我反正我也不想听的小模样。

    御尽然揉了揉鼻子,失笑道:“小师妹,虽说我不如师父那般美艳讨你喜欢,但你的反应也不要差那么多好不好,好歹我也是雾秋山最受山精鬼怪喜欢的佳郎,莫要折了我的名头……”

    苏菜菜翻过身,拿被子蒙住她的耳朵。

    虽然知道御尽然是在好心与她调笑逗她开心,但她此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甚至觉得他的声音聒噪的紧,她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着,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听。

    像是知道苏菜菜在心中腹诽些什么似的,御尽然含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真的什么都不要听?”他提高了声音,“小师妹真是狠心,连师父的消息也不想听了吗?”

    苏菜菜猛地掀开被子,怔怔地望着他:“你说什么?”

    御尽然含笑盈盈,一身蓝衣清贵,眼眸如波,走到苏菜菜面前,将手上的东西递到苏菜菜眼前,苏菜菜低头,这才发现御尽然手中一直拿着一个雕漆红木盒。

    “喏,给你。”御尽然抬了抬手中的木盒,温柔和煦道,“打开看看……”

    苏菜菜直勾勾地盯着御尽然手中的木盒。

    心脏剧烈的跳动,仿佛有着什么奇异的心灵感应一般,直觉告诉她,这木盒里装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她的手心渗出细汗来,慢慢从御尽然的手里接过木盒。

    浑身的血液都忍不住加速流动,苏菜菜心潮澎湃。

    “这里头,装着什么?”

    苏菜菜听到自己干涩颤抖的声音。

    御尽然唇角噙笑,低了眉眼:“怎么,小师妹没有这个胆量自己打开看看么?”

    苏菜菜的眼睫轻轻颤动了一下:“是什么?”

    她仰头看着御尽然,眼圈已经红了:“是师父对不对?”

    “你亲自打开便知道了……”御尽然笑得清透无害。

    他暗示得这样明显,苏菜菜的眼角陡然间有了湿意。

    她吸了吸发酸的鼻子,努力抑制住胸膛剧烈的起伏,生怕自己手一抖,会将手中的锦盒不小心扔了出去。苏菜菜屏住呼吸,伸出手指,慢慢勾起那雕漆木盒上的金质小扣。

    颤着指头,小心翼翼地掀开那金纹雕漆红木盒的盖子。

    那认真谨慎又唐突的模样,仿佛怕惊扰了佳人旧梦的少年郎一般。

    因为太过在意,所以不允许自己出半点差错。

    因为太过喜欢,所以不敢去坦诚的面对。

    因为太过紧张,所以连呼吸都停滞了。

    锦盒之中,一只通体血红的蛊虫静静地躺在黑色质地的柔软绒布上。

    它不过苏菜菜的中指粗细,黑眸细嘴,头上长着两根细细软软的触角,无足,浑身像是没有骨头似的,疲懒无力,懒洋洋的躺在舒软的绒布里,一动也不动。

    见苏菜菜将木盒打开,它也只是蠕动浑身的肌理半抬起柔软的身子,淡淡的扫了苏菜菜一眼,黑色的眼睛静悄悄的,辨不清沉色,不过一眼,就如同没有兴致一般,懒洋洋地倒在黑色的绒布上。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苏菜菜眨了眨眼睛,将视线从蛊虫的身上移走,落到御尽然的脸上。

    “它是……”

    御尽然弯着眼睛,眸如漆点,点了点头。

    “是他。”

    苏菜菜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缓缓将视线挪到那蛊虫身上,便再也挪不开了。

    那通体鲜红的蛊虫与她对视了几眼,像是被苏菜菜盯得有些不耐了,便蠕动着身体,慢慢将脑袋调了一个方向,然后舒展身体,柔软地躺倒,看也不看苏菜菜一眼。

    苏菜菜竟然可以从它那慵懒的翻身中脑补出:宫玖约莫是冷哼了一声。

    唇角抑制不住的翘起。

    苏菜菜捧着盒子,笑得傻兮兮的。

    御尽然瞧她这傻样儿,也有些忍俊不禁,跟着笑了起来。

    “世人都以为蛊兽是以活人入瓮,与万虫千毒厮杀而得。就在不久前,我们连同越竺大人都是这样以为的,甚至连师父,都是这样想的,但其实,这过程不假,但这主体却颠倒了个儿……”

    御尽然漆黑的眸子看向苏菜菜手中的盒子,慢条斯理地解释着。

    “蛊兽并非是活人成兽,而是蛊虫成兽。一个活人毅力再是高强,也抵不过万虫千毒的噬咬吞噬,真正成为蛊兽的,是这只蛊虫,百死不僵,神魂不灭,它才是宫玖,是我们的师父。”

    苏菜菜咬着含笑的下唇,伸手,戳了戳盒子里那条慵懒的蛊虫。

    那蛊虫回过头,似乎是瞪了苏菜菜一眼。

    奈何那黑眸太小,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苏菜菜眉开眼笑:“我知道,它是我的师父。”

    “山主大人从问天镜上看到,那日你昏迷后,师父受万虫嗫咬……”御尽然说到这儿,看了苏菜菜一眼,见她神色正常,正乐不可支地逗弄着盒子里的蛊虫,仿佛根本就不将宫玖的惨死放在心上一般,便放心的继续解释,“师父化作一滩血水之后,毒虫之间开始互相撕咬搏斗,不消片刻,其他毒虫皆被这只凶猛的蛊虫咬死,而你倒在那滩血水的旁边,那毒虫并未杀红眼将你也一并吞了,而是爬到你的脸上,舔去你眼角的泪水,那动作轻柔得近乎诡异,我们就知道,师父还没死……”

    苏菜菜咧嘴笑,望着盒子里的蛊虫,拿袖子擦着眼角的泪:“他就是喜欢舔人的眼泪。”

    御尽然颔首,笑道:“我们将你抱回弥月阁,而那蛊虫交由越竺大人带回雾秋山峰顶,一天之后,越竺大人自峰顶下来,将蛊虫交由我,说它就是师父。越竺大人说,在瓮里的时候,它与其余万虫千毒撕咬搏杀,当其他蛊虫还在吞咬那人的血肉时,它钻进那死人的心脏里,以鲜血滋养,吸干了一整个饱满的心脏,占据了他的身子,用这肉身与其他万虫千毒厮杀,最后活了下来,出瓮……”御尽然顿住,“师父出瓮的时候已然神智不清,所以后来便一直觉得自己是那活人,被万虫千毒生生咬碎了皮囊,面目全非,生不如死……”

    苏菜菜神色如常,问道:“那师父现在呢?”

    “现在,千杀已死,世上再无蛊兽,所以师父被打回原形,成为万虫千毒中其中的一只,它与其余万虫千毒搏杀,本可再世为兽,但却欠缺了蛊王至毒的鲜血和由童女染就的潮湿密瓮。”

    苏菜菜浓密的眼睫一颤,迟疑道:“那师父,还能不能活?”

    御尽然安慰她道:“你莫要忧心,越竺大人竟然肯将师父交由你我,便是有法子助师父再塑肉身。它虽说不能再世为兽,但却可以修道,师父的本体是驱灵蛊,喜阴气,近地府,非五阴血而不食,非月斩泥而不往……只要用五阴之血养之,再以月斩花的种子捣成泥,盖土瓮以藏之,便可成活,而雾秋山灵气充沛,师父不过是失了修为,记忆还在,再修炼成人形,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饲养得当,说不定三五年便成事了……”

    御尽然离去之后,苏菜菜抱着盒子跑到曲栏游廊外的山茶花丛处,蹲下来慢慢用手刨土,将那灼灼艳艳的山茶花连根拔起,终于在泥土最丰沃的地方,找到了一颗种子。

    苏菜菜眼睛发亮,摊开手掌,将种子给木盒里的蛊虫看。

    “师父,这是不是月斩花的种子?”

    蛊虫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苏菜菜的手,原本白嫩柔滑的手掌被污秽泥泞的湿土弄脏,而她的绿衫下滑,露出一小截莹白如玉的手腕,泥泞的湿土,显得她手腕处的肌理更加洁净莹白。

    原本,她的双手也该如同她的皓腕一般素白洁净的。

    蛊虫收回眼,点了点头。

    苏菜菜喜笑颜开,继续扑到那山茶花丛里,找剩下的月斩花种子。当日,月斩花就是在这片花丛里生出来,这山茶花的下面,一定藏着很多尚未成活的月斩花种子。

    苏菜菜擦了擦脸上的清汗,满心欢喜地想着,她要将那些月斩花种子捣成泥,筑成土瓮给宫玖住,五阴之血也不是什么难事,她就是五阴之血,身上有着取之不尽五阴之血,都可以献给宫玖。

    不出三五年,宫玖就又会是那个血衣妖娆的宫玖。

    他就可以重新站在她的面前,戳着她的脑袋骂她没用的东西。

    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定论。

    她们之间的相遇就是因为月斩花和五阴之血,而现在又是因为它们而救宫玖。她们所走的路,都是上天安排好的,光是这样想着,苏菜菜便觉得未来并不是毫无光亮和希望的。

    白驹过隙,光阴似箭。

    她听说二师兄御琛攻进了皇城,夺回皇位。

    她听说卿妩封后,但御琛的妃子却不止她一个。

    她听说御尽然替笙娘赎了身,在雾秋山脚下开了酒馆,做起了逍遥买卖。

    她听说城南市集末的丰半仙,算命算得极准,但却总爱自言自语。

    她听说芝君庙的香火鼎盛,不少公子贵女前去祈福求姻缘。

    她听说芝君庙长案上的灯盏,长明不灭。

    苏菜菜在雾秋山上听说了许多故事,或笑,或叹。

    却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沉迷在别人的故事里无法自拔了。

    听了那么多,看了那么多,苏菜菜也渐渐懂得了一个道理:我们常常看着别人的故事,去体会故事中男女主人公的爱恨纠缠,但其实,一回神,却发现自己也正是别人所诉说的故事。

    每个人都活在故事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苏菜菜常常想,自己穿越到《暖酥消》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明明这个故事已经有了它的主人公,为什么还要让她穿越到这个世界里?难道真的就如同其他穿女配文那样,她的存在,就是为了剥夺女主所拥有的一切,改变女主的人生轨迹,成就女配无往而不胜的神话。

    后来,看了这么多故事,苏菜菜渐渐明白。

    她的存在,只是为了证明,她也可以书写另一道与女主叱咤风云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

    在《暖酥消》里,苏采儿是配角,但是,在现下这个故事里,她却是主角。每个主人公在自己的故事里称王称霸,但在别人的故事里,再怎么风华绝代,还是会沦落为配角。

    所以当你侥幸介入别人的故事里,别慌着招兵买马,别慌着李代桃僵。

    与其鸠占鹊巢占山为王,还不如各安其命,各自安好。

    苏菜菜戳了戳盒子里的蛊虫,看到它不满地瞪着自己,苏菜菜温柔地笑了起来。

    她现在这样,就挺好。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码上“全文完”这个三个字真的非常有感触。

    小时候看电视剧,前几集的时候,总是想着快进赶紧看结局,但是真当我一集集看下去,临到结局的时候,又会特别舍不得起来。

    一个故事的结束,就像告别故事主人公的一生。

    再也见不到了。

    就算再次相见,一定也不会有当初追逐时热血澎湃的心情。

    现在也是一样。

    非常非常舍不得我的菜菜,宫玖……还有各自故事的主人公,却维,裴言,卿妩,御琛,御尽然,颜弗,辞雪,白绥,魔尊,易芝君,傅宁远,灯华,司童,丰时今,耳瑞,胭脂,简林……

    谢谢姑娘们一直陪着我,听我把故事说完。

    我做事一直都是三分钟热度,之所以写到现在还有耐心和热情,都是你们还在,断更了这么久,我以为再次回来会是人走茶凉的局面,但是完全没有想到,大家竟然都还在。

    再次鞠躬谢谢大家。

    之后大概还会写几篇番外,写给愿意继续拥抱我的姑娘们。

    谢谢大家的手榴弹和地雷,竟然还有这么多呀,小熊姑娘像是手滑了按多了一样,看得我乐了半天,竟然还有一只直接砸给了我的专栏,这是第一只砸专栏的姑娘,谢谢牛肉面~!

    哈尼哈西耶路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1-26 14:11:27

    玉清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6 14:59:55

    Lolit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6 15:10:23

    王小熊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1-26 16:43:47

    王小熊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1-26 16:45:07

    王小熊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1-26 16:46:54

    Cupid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1-26 17:35:47

    juejue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1-26 17:47:33

    pliu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1-26 21:35:14

    红烧牛肉方便面扔了一个手榴弹给作者专栏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计划 秒速赛车登陆 快3正规平台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开户 吉利分分彩 秒速赛车投注